热门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广告网 > 4A商业报道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宣布整合美国市场医疗健康代理商业务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宣布整合美国市场医疗健康代理商业务

WPP近期整合动作不断,9月才将创意代理商VML与扬罗必凯(Y&R)与整合为新品牌体验代理商VMLY&R;昨日又宣布,将集团在美国市场的全部医疗代理商业务重新整合。整合后,集团旗下原医疗服务代理商Sudler Network将与VMLY&R的医疗健康部门合并;奥美大众医疗(Ogilvy CommonHealth)将并入奥美,成立新的医疗服务部门奥美健康(OgilvyHealth);而代理商Grey旗下的医疗服务分支GHG将并入伟门,并成立伟门健康(Wunderman Health)。此外,整合后WPP原有服务医疗客户的分支WPP Health & Wellness将解散;目前Grey与智威汤逊原有的医疗健康相关客户将保留在原有架构内。

Mark Read执掌WPP之后 连续任命了3位高管

Mark Read执掌WPP之后 连续任命了3位高管

自9月初继任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WPP的CEO以来,Mark Read首次任命了一系列高管。 随着前任CEO苏铭天的仓促离职,Andrew Scott曾经和Mark Read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联合首席CEO,如今他有了新的职务——首席运营官,将负责监督公司的运营结构和重要的收购。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传闻过后,WPP旗下VML和扬罗必凯合并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北京时间9月26号晚间,WPP正式发布声明称,将合并旗下扬罗必凯(Y&R)与VML两家公司,组建一家新的品牌体验代理商VMLY&R。“VMLY&R的目标是结合品牌体验和品牌广告,为全球客户提供现代化、完全融合的数字化创意产品。”WPP在声明中强调。新公司将会由VML的全球首席执行官Jon Cook来领导,他将向WPP首席执行官Mark Read直接汇报工作。Y&R前全球首席执行官David Sable将会担任非执行董事长,未来WPP或许会给他新的职位。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VML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是在1992年由John Valentine、Scott McCormick和Craig Ligibel合伙创办的,2001年被WPP收入囊中。这家代理商以数字创意而知名,根据营销行业媒体Ad Age Datacenter的估计,它的全球收入从2016年的3.9亿美元增长至2017年的4.04亿美元。 扬罗必凯则是WPP旗下的老牌代理商了。早在1923年,这家公司就由John Orr Young和Raymond Rubicam联合创办。1980年,扬罗必凯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代理商,并且在1998年上市。2000年,它被WPP收购。

广告巨头WPP正式任命Mark Read为首席执行官

广告巨头WPP正式任命Mark Read为首席执行官

近日广告巨头WPP正式宣布目前担任联席COO的Mark Read将出任集团CEO,成为继创始人苏铭天爵士之后的第二任首席执行官。今年4月,现年73岁的苏铭天(Marin Sorrell),在执掌公司33年之后,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辞去CEO职务,仓促退休。在新的CEO任命之前的这段时间内,由Roberto Quarta担任集团执行董事长,彼时Mark Read 被升任WPP集团的联席首席运营官。而今随着他的履新,现任WPP执行董事长Roberto Quarta将重任非执行董事长(Non-Exec. Chairman),现任联席COO的Andrew Scott 将继续担任WPP的首席运营官。

苏铭天接班人终于要有眉目了?WPP可能要指定Mark Read为CEO

苏铭天接班人终于要有眉目了?WPP可能要指定Mark Read为CEO

Mark Read是WPP的资深高管,他在董事会待了10年的时间,目前还是WPP旗下数字代理商Wunderman(伟门广告)以及WPP Digital(WPP负责数字投资的机构)的CEO。自从苏铭天在今年4月份仓促离职之后,他就在和前欧洲首席运营官Andrew Scott一起担任联席CEO。

广告业巨头守业维艰

广告业巨头守业维艰

【导读】WPP首席执行官苏铭天表示,数字颠覆、维权投资者和零基预算这三大因素导致全球最大广告集团营收增长放缓。当旗下拥有吉列(Gillette)剃须刀、佳洁士(Crest)牙膏和帮宝适(Pampers)尿片等品牌的消费品巨头宝洁(Procter & Gamble)把今年第二季度的数字营销支出削减1亿美元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什么都没改变。“我们没有看到(销售额和销量)增速下降,”宝洁首席财务官乔恩•莫勒(Jon Moeller)告诉投资者,“这告诉我,我们削减的支出基本上是无效的。”

甲方你醒醒吧、我是绝对不会免费做设计的

甲方你醒醒吧、我是绝对不会免费做设计的

是不是你也会遇到甲方想让你免费做设计朋友找你免费做设计的国外有人拍摄了的一个短片,短片中的甲方一律要求乙方提供免费设计、免费早餐、免费的服务...如果他满意才会给钱,结果被乙方一顿怼。看完之后只想第一时间转发给那些想要让我免费做设计的甲方、朋友、亲戚....等任何想让我免费服务的人视频:看完之后希望那些一直想要免费的甲方你能清醒点别在问我免费不免费了好吗1、他找建筑设计师要求先设计后付款2、他又找了一位装饰老板、也要求先做小样3、然后有去测试了咖啡店想先免费品尝、好喝就付钱、不好喝就不给钱

甲方和我站延禧攻略不同的CP,就撕逼了?!

甲方和我站延禧攻略不同的CP,就撕逼了?!

甲方和我站延禧攻略不同的CP,就撕逼了?!昨天收到一个投稿差点!笑!死!他和他的甲方,就因为站《延禧攻略》里不同cp撕!逼!了😂12345终延禧攻略这么火,CP 遍地是,大家注意安全,小心撕逼。

WPP要搬离30年的总部 和苏铭天时代进一步切割

WPP要搬离30年的总部 和苏铭天时代进一步切割

在“后苏铭天时代”,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WPP又有一项颇为惹人瞩目的举动——从伦敦30年来的总部搬离。8月14号,营销行业媒体campaign报道称,WPP决定搬离位于伦敦西区梅费尔法姆街27号的总部,这里的建筑小而古旧,却是伦敦寸土寸金的区域之一。WPP现在的总部有不少苏铭天的烙印。这里曾经是智威汤逊(J Walter Thompson)的欧洲总部,苏铭天在1987年将这家公司收购,一年后,他成了WPP的首席执行官。现在,WPP大概有30多名员工在总部工作,包括财务、法律、并购和通信等职位。但执掌33年之后,苏铭天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WPP。今年4月份苏铭天的仓促退休,被普遍认为和他之前遭受过的“个人不当行为调查”有关,尽管他本人坚决否认了各项指控,外界关于WPP和他本人的种种猜测和讨论仍未平息。

要毙就毙我,别毙创意:盘点那些甲方毙掉创意的奇葩理由……

要毙就毙我,别毙创意:盘点那些甲方毙掉创意的奇葩理由……

甲方奇葩多,三更灯火五更眠拼出的创意。甲方随意指点江山,一个“NO”就打发了。在创意被毙的理由中,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的毙稿理由。那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创意被甲方毙了,他们的众多奇葩理由。

奥美从麦肯挖来John Dunleavy担任IBM业务组全球总裁

奥美从麦肯挖来John Dunleavy担任IBM业务组全球总裁

奥美(Ogilvy)昨日宣布任命了新的IBM业务组最高负责人—John Dunleavy。来自麦肯的John Dunleavy将担任IBM业务组品牌服务全球总裁(Global President, IBM Brand Services)。奥美与IBM的全球广告代理合作已经将近四分之一世纪,后者也是IBM目前最为重要的客户之一。John Dunleavy 接替的是Todd Krugman,后者将在明年1月在集团内担任某个全球性职务,具体职位目前尚未确定。加入奥美之前,John Dunleavy 从2014年起即担任埃培智旗下微软业务专项代理公司m:united//McCann 的全球总裁,服役已有4年半。今后将领导奥美在全球四大洲、六个办事处约400人的业务团队,为IBM这家科技巨擘提供全面整合的营销代理服务

“你刷新了我们对4A公司的印象”

“你刷新了我们对4A公司的印象”

2008年,社交媒体浪潮到来,广告主需要反应更加敏捷,更加整合的代理服务机构帮助其拓宽传播渠道,最大化提升传播效果。无法快速反应并及时打破部门壁垒的4A在数字媒体面前失去了先机。多年来唱衰4A的论调不时出现。媒介被市场反推,需要内容支撑;内容被行业竞争反推,需要外部激活;电商被流量价格反推,需要性价比更好的流量来源。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同的4A公司都在寻找自己转型的方式,探索策略、内容、传播一体化的整合营销势在必行。媒介被市场反推,需要内容支撑;内容被行业竞争反推,需要外部激活;电商被流量价格反推,需要性价比更好的流量来源。

苏铭天出走WPP后,广告业的100多个日夜

苏铭天出走WPP后,广告业的100多个日夜

数年后回望,苏铭天爵士离开自己一手缔造的WPP集团必然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事件节点。1985年,苏铭天辞去盛世长城CFO一职,与合伙人一道用67万美元买下了英国一家做购物车的上市企业Wire&Plastic Products(电线与塑料产品集团)。这个早年的WPP与现在人们所熟悉的广告业巨头形象相去甚远。此前10年,苏铭天亲历了盛世长城依靠不断兼并,先是吞下纽约康普顿集团36%的股份、成功上市,再是超越智威汤逊,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广告集团。 等到1989年,苏铭天成功收购奥美(Ogilvy & Mather)时,它的创始人、时年78岁的“广告教父”大卫·奥格威愤然给苏铭天赐了一个外号:“讨厌的小个子!苏铭天没有停下脚步,借WPP之壳、成功地靠“买买买”缔造出了一个广告帝国。直到2018年初的几个月,在股价重创、客户接连削减广告预算、同行竞争加剧的一连串打击下,苏铭天终于被宣布了离开WPP集团的消息。

Cheil杰尔广告赢得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代理业务

Cheil杰尔广告赢得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代理业务

2018年8月3日,北京——Cheil杰尔广告(Cheil China)宣布,公司正式成为东风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业务代理商。自2016年成为东风英菲尼迪数字整合营销业务代理商以来,Cheil杰尔广告为豪华汽车品牌英菲尼迪创作的“数字之上”、“一米换一米”、“超越双屏”、“唯敢 为爱翻转”等品牌传播案例多次引爆社交网络,取得杰出成效。在2017年,相关案例作品亦在釜山广告节AD Stars、大中华区艾菲奖、4A金印奖、中国广告长城奖互动创意奖&媒介营销奖等国内外广告奖项上获得佳绩。

电通安吉斯集团任命Tim Doherty 为创新与创意解决方案负责人

电通安吉斯集团任命Tim Doherty 为创新与创意解决方案负责人

电通安吉斯集团今日公布任命Tim Doherty为电通安吉斯集团中国新成立的创新与创意解决方案负责人一职。履新之后,Doherty将着力于提升电通安吉斯集团中国的创意产品。凭借其在创意与商业转型结合方面丰富实战经验,Doherty将领导创新产品的开发,并将创意与其他包括策略、技术,用户体验和咨询在内的关键领域进行整合。Doherty将常驻上海,并向电通安吉斯集团中国首席执行官Susana Tsui述职。他于2008年加入安索帕中国,这些年见证他带领团队为可口可乐、雪碧、百威及华为等品牌创造众多广受赞誉的获奖作品。作为安索帕中国和亚太区首席创意官,他负责推动和加强服务该区域客户的创意输出。

广告人版《延禧攻略》,这样的甲方也就紫禁城有

广告人版《延禧攻略》,这样的甲方也就紫禁城有

来源:广告女王/(ID:adqueen)最近,于妈的新剧《延禧攻略》真是火得一塌糊涂。女王抱着好奇的心态打开视频,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看了二十集它看似是一部清宫剧,但女王怎么依稀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没错!《延禧攻略》放到现在,那就是一个广告人进入职场打boss的故事啊!不信,你看!▼广告人版《延禧攻略》故事发生在清朝最大的广告公司,也就是紫禁城。这天,紫禁城新招了一批设计实习生。组里的leader带着他们在公司溜达了一圈熟悉环境。

阳狮传播任命方华为北京阳狮广告、盛世长城及Team One北京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

阳狮传播任命方华为北京阳狮广告、盛世长城及Team One北京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

近日,阳狮传播(Publicis Communications)北京正式宣布方华(Ken Fang)就任阳狮传播北京旗下阳狮广告、盛世长城及Team One北京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进一步推动业务增长。同时在今年4月的任命中,赵斐被委任为阳狮广告、盛世长城及Team One北京的创意合伙人,带领团队增强创意实力。履新后,方华和赵斐分别向阳狮传播北京首席执行官徐宁(Oliver Xu)和执行创意总监吴泰仪(Nuno Wu)述职,将负责上述品牌的独立发展和扩张,并同时协助各个专业团队间的紧密合作,为包括汽车、快销等在内的客户提供更整合的创新数字营销解决方案,为品牌加速业务转型的同时也将为集团内数字化营销提供持续的支持。

做广告没销售,就忤逆了广告大神的名言吗?

做广告没销售,就忤逆了广告大神的名言吗?

大卫奥格威最出名的话之一(虽然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的中文名和公司的名字不一致)是 “We Sell or Else”,中文的意思好像翻译成“除了销售我们一无是处”。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公司出去提案都会把这一页放在开始的重要部分,强调公司使命以及与客户生意共存亡的决心。 我也有幸讲过很多次这条名言,每次确实都心潮澎湃,尤其是迎上了客户认同的眼神,更觉得使命感爆棚,坚定了客户服务的意志和决心。这是一句定海神针似的话,至少对我来说有着神奇的魔力。每当碰到项目执行的决策时,它总能提醒我应该怎么去权衡取舍。如果不是本着帮助客户生意的初心,很多事就不要去做。

4A广告体系崩塌后

4A广告体系崩塌后

不久前,奥美开除了全球首席创意官谭启明。还没过24小时,麦肯健康开除了它的全球创意官Jeremy Perrott。最近几年全球整个4A体系正在发生剧烈震荡,并以不太体面的方式。世界发生了什么吗?4A已死声音最大的时候反而是前几年,近几年很少再听到有人讲4A已死的事情,甚至有个别声音说4A的春天刚刚到来。但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武断的结论,4A确实正在慢慢死去,如果还不能适应新环境的话。至少在市场营销,品牌传播行业, 几乎所有的变革,都是基于互联网的变革 。凭什么广告的传播环境发生了剧烈变化,而广告却还遵循着几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的标准与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