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交易额超1万亿美元,阿里凭什么?    

马云又完成了一个“大目标”。

“我相信,阿里集团会在五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一万亿美元的公司。”2015年5月7日,马云一封内部信许下了阿里未来的两个约定:1.平台交易额要过1万亿美元;2.张勇(花名:逍遥子)接任CEO。

倏忽5年,期间最大的变化是,互联网的世界里,鼎新革故的故事时刻发生着。中国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首次突破10万亿元,我们每天如丝滑般享用着淘宝、饿了么、菜鸟这些数字新基建的服务,却不曾想,每人一辆购物车能创造出来的价值。

进入2020,各行业通过触网复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冲锋抗疫,并在1至3月中国经济的至暗时刻,完成了一个里程碑。带领阿里实现这个约定的是马云的接棒者张勇。

5月22日,阿里巴巴发布了截止3月31日的最新一季财报及2020财年全年业绩。

这一季度,营收1143.14亿元,同比增长22%。2020财年GMV(平台成交总额) 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全球活跃消费者9.6亿。

同一天,拼多多也发布了最新一季财报,营收65.4亿元。

同类型大厂“撞日”的事情颇为少见,这场遭遇战够精彩。

21岁的阿里依旧“大象起舞”,5岁的拼多多延续了黑马姿态。

只不过,刚不可久,柔不可守,真正能够持续的成为行业的领导者,必须有体系化能力和长期的战略规划,才能最后赢取消费者。

超出预期

算上之前公布成绩的京东,我们得以全景扫描“黑天鹅”对电商三强的影响。试图通过对此份财报的研读,来判断电商巨头们是否做好了应对疫后市场回复期的准备。

本季度,物流停摆,工厂停工,疫情冲击着各行各业。阿里基数更大,受到的影响也最大。

22%的同比增速,高于京东的20.7%,低于拼多多的44%。

增速不如“后浪”们,阿里似乎发了封“平平无奇”的财报。

但2020整一财年,阿里收入5097.11亿元,同比增长35%,大象依然在跳舞。

从往季公布的数据看,下沉市场是巨头们不能退缩的战场,本季度淘宝天猫活跃用户有8.46亿,相当于京东拼多多之和。

拼多多依然延续了黑马角色,高增长的同时换来了高亏损,31.70亿元的净亏损是去年同期的两倍还多。

截至2019Q4,拼多多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为1720.1元,远低于阿里2019财年的8756.9元。

在本季财报中,云计算的表现相当颇有代表性。云计算此前具有高成长和强亏损双重特点,但阿里云季度逆势高速增长,营收达人民币122亿元,同比增长58%。阿里云依然是商家有序复工的优先选择。

随着疫情好转,网购变多,电商渗透率恢复正常水平。这从快递公司最近公布的业务数据得到印证。5月19日,顺丰公布4月业务量为6.11亿票,同比增长88%,韵达4月业务量为11.5亿票,同比增长45.2%。

中国的互联网版图已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重塑。电商作为一个出高估值公司的板块,阿里自不用说,京东与拼多多已跻身前五。

这场对撞,巨头们相继发布了超出预期的数字,实际上是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和潜能挖掘的比拼。

10000亿美金

将日历往回翻上十年,你可能觉得网上点击“购买”有人送货到家还是天方夜谭,十余年后的今天,网购已经成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这些变化,用一个节点性的数字形容更加贴切。

GMV是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的缩写。它的字面含义是网站成交金额,套用零售业的说法就是“流水”。

电商巨头们频繁提及这个数字,因为GMV一直是衡量平台竞争力的一个核心指标。

从过去一年的表现来看,阿里GMV增量2320亿美金,一年长出一个拼多多。决定性的因素包括ARPU和复购频次,从上文提到的数据对比看,想要追赶阿里,拼多多还有不少距离。

需要明确的,GMV并不等同于一家公司的收入。

王健林实现一个“小目标”都是自己赚的,但平台型经济不同,你支持武汉买的热干面,帮助果农脱销买的一份水果,创造了流水,但平台获得的费用并不多,甚至可能只是一次公益活动。

媒体时常拿超市巨擘沃尔玛进行比较,其实是不同维度。阿里之所以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逻辑在于搭建了便捷开放的平台,让消费者可以在上面逛,为商家提供多元化的商业基础服务,能让不同地区国家在上面开店,推荐自己的土特好物。

互联网的有效性,让阿里的生意半径更宽,边际效应更大,商家开店的边际成本则趋近于0。

有评论称,这预示着商业发展的“奇点”已经出现,新经济的脚步已经追上传统经济,接下来将是超越和迭代。

但阿里CEO张勇更愿意相信,这是“利他”与“分享”的价值。

这种价值就像一面镜子,在疫情下映照出了最真实的国人生活。平台借助产品和技术优势,让我们可以云买菜、云游戏,在线医疗,帮助企业在线办公,复工复产。

接近阿里的相关人士告诉「电商在线」,疫情下的两个大促,38妇女节、上海55购物节,平台明显感觉到消费正在觉醒,“交易额翻了十几倍,完全超过所有业务总经理的预期。”

接下去的618,天猫将和多地政府、品牌一起发放100亿现金消费券和补贴,消费需求被点燃,宜家、特斯拉纷纷赶来开店,天猫上进入“亿元俱乐部”的品牌已经超过2200个。能随时随地买房买车,还能边看直播边买火箭,这些购物车里的每一笔订单,每一个消费的往事,如涓涓细流汇集为汪洋大海,最后沉淀在平台上。

确幸的说,创造10000亿美金这个数字经济里程碑的,正是此刻在屏幕前滑动手机的你我。

数字经济里程碑,凭什么

10000亿美金的背后,是多年的努力和积累。

截取时间的横片——

2003年,淘宝在西子湖畔的民居楼里诞生;

2012年11月,平台交易额超过1万亿;

2016年,3万亿;

2020年,1万亿美金。按现在的汇率算,7万亿人民币。

什么概念?横向比较,京东的GMV刚过2万亿,拼多多1万亿,而美国的亚马逊4408亿美元(约3万亿人民币)。

过程并非一帆风顺,2012年阿里面对未来诸多不确定性,菜鸟网络刚刚启动,阿里云坚持四年还没见曙光。隔壁微信和百度APP用户数相继过亿,淘宝的大半个身子还在PC端。

移动互联网时代,拼多多以独特的商业门道,在电商红海的夹缝中杀出重围,让人们见识到了“五环外”人群的消费潜力。

这个21岁的巨头何以还能快速奔跑?能保持持续增长,阿里做对了一件事:把握住了移动时代的红利。

从2013年开始ALL IN 无线后,在移动端引入在线营销服务,带来了更多样化的广告库存和广告形式,其移动端的货币化率自2015财年开始持续增长,到2019财年货币化率已经提升至4.37 %。

这些年,阿里通过自营、收购、合并的方式,拓展了数条新的业务线。

比如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是将电商优势延伸到本地生活生态圈;比如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试图撬动在跨境电商市场份额;33亿美元增资菜鸟网络,是对这个大数据物流协同平台上的继续押注;比如成立“达摩院”,是对底层技术和科学前沿的宏大视野。

2014年赴美IPO时,阿里的招股书上还只有三项业务收入——核心商业、云计算以及其他。

2019财年,云计算、数字媒体及娱乐、创新业务及其他三块业务的收入就达到534.44亿元,比2014财年的核心商业业务还多出106.12亿元。5年间,阿里又多造了一个自己。

张勇在给投资者公开信中表示,阿里未来推行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战略。这是对自身转型做出的一个回应——不只是一家无远弗届的电商公司,而是有着真正科技创新公司的气质。

20年沉淀的数字化能力已经成了数字新基建,举个例子,疫情期间,阿里联合湖北省秭归县政府,天猫、淘宝、盒马、蚂蚁等20多个业务力量“协同作战”,一个月帮助全国农民卖掉了9万吨滞销农产品。

同时,这套数字新基建的能力,补充完善社会商业基础设施。

所以我们看到,平台有能力孵化出三只松鼠、小熊电器各条垂直赛道的新独角兽。期间,也诞生了拼多多这样的移动互联网新贵。

回头看,1万亿美金GMV,背后体现出的价值,是我们不经意间完成的订单,能让商家快速回血,是商业毛细血管顺利流转的养料。

疫情期间,每天4万人淘宝创业,“蚂蚁雄兵”重塑了商业格局,每个人都能成为CEO。

2016年,阿里带来的直接就业机会超过1500万,到2036年,阿里希望服务20亿消费者,让1000万家企业盈利。

当平台越来越多的谈及自己带动的就业机会、增加的税收量级乃至促进的消费水平,这艘万吨巨轮正在转向新的航道,这也是张勇提出的“在数字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生意”的精悍执行。

下一站哪里

毫无疑问,一季报公布后,一场巨头间的新竞争,在湖面底下发生得静悄悄。

市场是残酷的,只存在冠军和“其他”。

拼多多的百亿补贴,从2019年6月上线以来,持续撒钱三百多天。用低价和补贴抢夺用户,底气来自不断撒钱换得的用户增长,不断筹集到的资金,构成了其进攻的弹药。

京东调整数月后重新回到轨道,刘强东发内部信提出了京东的新使命。

相应的,2019年中国网民已达8.54亿,互联网进入存量时代。

面对行业对手的追逐,阿里手里的牌重新进行了梳理。

针对不同的消费人群,阿里在各条战线上形成了不同的矩阵。其中手淘主打丰富,为流量大本营;天猫的心智为品牌主阵地,主打消费升级;聚划算主攻品牌货下行;特价版主攻工厂货上行。

升级后的聚划算,摁住拼多多借百亿补贴希望完成品牌升级和消费人群升级的上升通道。

今年3月上线后,淘宝特价版夺冠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特价版定位的核心,通过C2M的产品供给,把中间费用最大程度的压缩,提供极致性价比,同时还能通过数据洞察满足消费者真正的所需。

也就是说,聚划算继续负责压制拼多多的“上攻”,而淘宝特价版则接过C2M的大旗,开始“下压”拼多多的利基市场——下沉市场。一上一下,形成“钳形攻势”。

不管怎么说,一季度过去之后,所有公司都会回归到疫情之前的命题:如何保住现有的增速,以及如何获得新的增量。

我们认为,阿里巴巴未来GMV驱动因素将由量向价切换。直播电商、数据银行、全域营销、会员生态,效率驱动将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最早预判阿里将最早迈入1万亿美元公司的《经济学人》曾提到,阿里建立起来的关于建立信任、促进经济向消费转型、以及推动零售产业整体效率的影响将一直持续下去。

我们有信心也有勇气来面对这寒冷但也暗藏希望的2020年。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