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乐高:幼儿玩具,成人“情趣”    

你永远想象不到一块乐高积木能用来做什么,也无法猜到它在成年人手里究竟能有多好玩。


有人说,

男人的富裕分两种,

一种是豪车豪表豪宅的显性富裕;

另一种则是暗搓搓地把钱挥霍在自己的兴趣点上的隐性富裕。

比如说,

你看那个在桌子前安安静静拼乐高一天的人,

你以为他是在幼稚地玩积木?

别傻了,

他在摆弄的是钞票!

要知道,从入门款到主题款,

一套乐高售价300元到5000元不等。

仗着“给孩子买”的借口,

男人们只要进了乐高,

基本就出不来。

好不容易出来的时候,

一般手上都会拿着两套乐高,

一套给孩子,一套给自己。

如果是深谙生财之道的成年人,

还会直接拿走第三套,

没别的,就是用来投资!

真的别以为乐高只是儿童世界的乐趣,

其实它才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成人情趣玩具。

毕竟你永远想象不到一块乐高积木能用来做什么,

也无法猜到它在成年人手里究竟能有多好玩!

PART.1

在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

还有一个乐高次元

很多人不知道,

乐高总是能和改变世界的创新力站成一线。

无论是Google的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

还是Pixar皮克斯的创始人约翰·拉赛特,

这些以创新精神立足全球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

——拼乐高积木。

更有意思的是,

1996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就在斯坦福大学的地下实验室,

研究出第一台Google存储器,

而这台存储器的机箱,竟然是用乐高拼成的!

谈不上什么审美,

但它却实实在在地为Google服务了3年,

直到被捐给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博物馆。

诚然,在乐高的世界里,

没有边际的创造力才是最神秘的那部分。

当一个成年人开始在ebay上按斤地买乐高,

接着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来装乐高,

然后开始加入各种乐高兴趣小组,

还为自己刚搭好的小城堡而开心到模糊时,

他会慢慢醒悟,

这一切充其量只是拿到进入成年人乐高世界的入场券而已。

▲ 图源:nathansawaya,论斤买的乐高

毕竟在这个疯魔的世界里,

很多吃饱了闲着的人玩的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充值。

比如有着“砖块男子”称号的Ryan McNaught,

就用了12万块乐高、花了250个小时,

神还原了撞冰山后倾斜的泰坦尼克号,

无论是中间的断裂部分,

还是船上的各种人物都做得栩栩如生!

还有人拼出了西雅图的史密斯大厦

也有人耗时3个月做出拟真台北101。

▲ 图源:黃彥智樂高積木工作室

更有人会随手给你拼出一台老虎机,

不仅外形做到神还原,

甚至连内部的运作零件都是乐高积木,

就问你怕不怕!

在这群玩家的生活中,

口袋里可以没有钱,

但绝对不能没有几把乐高,

毕竟旧城区的残垣断壁都等着他们修补。

▲ 图源:janvormann

德国柏林艺术家Jan Vormann,在全球发起Dispatchwork运动,专门用乐高修补旧城的断壁颓墙

看着这些神物,也许你会觉得莫名其妙,

天啊,玩乐高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群怪咖!

说到如何完美地回应外界对自己“玩物丧志”的质疑,

这群成年人最直接的方式,

莫过于用自己的兴趣爱好大赚一笔。

有些大神利用乐高给玩家开发的建模软件,

挖掘出生财之道。

因为不管你在建模软件里设计出多怪的东西,

乐高除了不会给你支付设计费之外,

却会在一周内就给你把实物寄到家门口,

然后这些设计师就会把自己的作品放出来卖。

还有玩家机智地用乐高拍视频,

除了模仿最受欢迎的电影情节之外,

偶尔还会良心地来几波原创。

说实话,

真没有乐高不能进入的领域。

把乐高从玩具带向艺术品的关键人物之一,

是一名叫Nathan Sawaya的纽约艺术家。

▲ 图源:nathansawaya

他曾是一位成功律师,

却任性地放弃了百万年薪的律师身份,

转身追随儿时的乐高梦,

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既获得“LEGO Certified Professional(乐高专业认证)”,

又获得“LEGO Master Builder(乐高制作大师)”的大神。

你看,

初心讲起来很俗,但真能找到还是很酷!

▲ 图源:nathansawaya

从《蒙娜丽莎》到微型布鲁克林桥、

真实比例大小的恐龙等等,

Nathan Sawaya的乐高艺术作品已经达到了被画廊和美术馆争抢着收藏的级别。

▲ 图源:nathansawaya

甚至引来企业的青睐,

专门请他用乐高塑造企业视觉标识,

就连Lady Gaga的音乐录影带《G.U.Y》中的那个黄色躯体也是他做的。

▲ 图源:nathansawaya

乐高玩到这个程度,真的可以辞职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2015年奥斯卡颁奖礼上的最high时刻?

除了唱响乐高大电影的主题曲《Everything is Awesome》之外,

把现场气氛以及社交网络推向高潮的,

还有出自Nathan Sawaya之手、

让奥普拉·温弗瑞、石头姐都一脸惊喜、

明星们争着拿它合影的乐高小金人!

▲ 图源:nathansawaya

▲ 图源:nathansawaya

也有些一辈子斗天斗地但终究斗不过岁月的,

却仍能在乐高的世界里再借个100年,

优雅地老去。

▲ 72岁的美国老人鲍勃·卡尼,已经用乐高搭建了一百多座城堡

总之,成年人世界里的太多经典瞬间都和乐高玩具有关。

这个方方正正,

看上去就像一块糖果的塑料颗粒,

或许是玩具市场里最简单的商品。

咱不妨来个中场休息的脑力放松,

毛毛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如果给你6块8颗凸起的长方体乐高积木,你能拼出多少种组合?

10种?100种?最多肯定不超过1000种吧?

不好意思,

答案是102,981,500种!

但比这个数字更疯狂的是背后那群玩乐高的成年人们,

他们都致力于创造最聪明的、最美的模型,

他们会在乎自己的手法有没有风格,

他们会在乎自己拥有多少颗粒,

在简单的玩乐与收藏之外,

这个外形简单、规则简单的玩具,

更像是为了成年人挑战自我、

甚至在现实之外满足竞技欲和成就感而来的。

生活中有太多无形的压力,

唯独在玩乐高时,

才能忘掉旁边的事,

像是进入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绝对领域”。

毕竟对于每月看到还款账单都目瞪口呆的成年人来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乐高和远方。

PART.2

玩乐高的人家里一面墙

约等于村里十套房

别再天真地以为这些五颜六色的塑料颗粒只是小孩子的玩具,

在一些成年人的世界里,

它们不仅是黑市里的流通货币,

更是胜过股票黄金的投资理财产品。

▲ 有人专门做过统计,乐高每年的价值增幅就去到12%

这些说法并不魔幻,

毕竟数码产品会过时,

酒类和药物又难以不引人注目地大批量销售,

乐高横跨多个概念,

儿童玩具的属性加强了“值得信任”的象征,

而收藏市场又使得它具备等价物的性质。

这成了洗钱者的最爱,

近年大宗乐高玩具盗窃案频发,

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有人忍不住评论,

“乐高还做什么玩具,干脆转行直接发行“货币”得了。”

国外还有媒体发文称"乐高是比黄金和股票更好的投资"。

随便打开ebay搜搜,

2007年出厂时的售价约为3500元的星战模型"终极收藏系列之千年隼号"(Ultimate Collector's Millennium Falcon),

文章发表时的最高价格已飙升到人民币40,276元。

而2008年推出的《星战大战》中的绝地评议会长老普罗·孔(Plo Koon)小人,

卖价甚至达到近30万元人民币。

在备受经济大萧条冲击的1932年,

一个失去妻子和事业的中年男人,

还能做什么?

他创建了乐高(LEGO)。

其语来自丹麦语“LEg GOdt”,意为“play well”(玩得好)。

在全球三家最赚钱的玩具公司里,

对比有着变形金刚和特种部队等代表作品的孩之宝(Hasbro),

以及有着芭比娃娃等当家作品的美泰(Mattel),

只有乐高是用一种玩具类型来逃脱传统玩具业面临的智能产品及电子游戏机的威胁,

成为世界上利润最高的玩具生产商之一。

2015年2月,

乐高更取代法拉利成为品牌金融所评选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品牌”,

还顺手摘下2017年全球10大最具影响力品牌荣誉。

和其他玩具公司相比,

乐高不仅风靡儿童市场,

更拥有广大的成年玩家,

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儿童时期就受到乐高的吸引,

一玩就是一辈子;

而另一部分则是想着买给孩子,

结果却自己入了坑上了瘾。

一颗小积木为何拥有这般魔力?

或许咱能从一封在1970年代生产的乐高玩具盒中找到的、写给乐高迷的信里窥见一二:

每一个“孩子”都有相同的对创造的渴望。不论男孩或女孩。

这是一种想象的能力而不是技巧。你可以用你想要的方式来建造你头脑中涌现的任何东西。一张床或者卡车,一个娃娃屋或者飞船。

很多男孩喜欢娃娃屋,它们比船更人性化;很多女孩喜欢飞船,它们比娃娃的房子更精彩。

最重要的是,要把正确的材料放在这群“孩子”的手中,让他们创造任何渴望拥有的东西。

那么,你心中的“孩子”还在吗?

- END -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