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一个英文很烂的文案在国际4A的生存经历    

1982年,我6岁。

我们家那个村子叫小马宋村,因为村子小,只有四五百人,就没有小学。我们村与潘村只有一公里的距离,潘村是个大村,有几千人,所以有小学。

那年秋天,我父亲带我到邻村的潘村小学,交了两块钱学费(真的是两块钱),然后我就去读小学了。

那时候的小学条件很差,我们班主任据说只读到初一就辍学了,别说教英语,连汉语都未必搞得特别明白。上一年级要自己带板凳,课桌就是一块水泥板用一些砖头垒了四条桌子腿。

写字是件很奢侈的事,那时候本子和铅笔都消费不起,我们上课用石板和石笔写字做题,写完作业然后擦掉再写。到了二年级才开始有作业本,用铅笔写字,我背的书包是我二叔小时候上学背的旧书包,钢笔就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东西,我记得在初中的时候才开始用钢笔写字。

我小时候看我堂姑读初中,在学英语,我还奇怪,为什么需要背英文单词?我一直以为英文单词可以像汉语拼音那样能直接念出来,直到我读初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

我们初中的英文老师,是一个高考落榜生,那时候能读高中就很不容易,所以高考落榜的很多人会选择到乡下的小学或者初中教书。

他的英文发音现在听来极其不准确,别说纯正美语,连纯正山东英语都很难做到。学了三年,也就是记住了一堆单词,要说应用,几乎没有机会。

高中时候的英语老师,人很好,只是英文水平一般。我们做题的时候,遇到不会的题,会去问他,他通常会反问我们:这个题的答案是什么?然后我们就把模拟题翻到答案那一页,他看完答案后,就开始给我们讲解为啥会选这个答案。我们通常听得似懂非懂。

我怀疑,我们高中英语老师要是去高考的话,不知道能考多少分?

那时候我的英文听说能力几乎没有,高考英文全靠平时刷题刷出来的成绩(我高考总分628,英文128分)。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锅炉专业,因为早就定了是中石化集团的培养生,所以对英文也就没啥兴趣,考过四级了事,至于托福和GRE这种事,我压根就没听说过,后来我们宿舍有个哥们考了托福,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再后来我同学说要去北京学英语,我才知道有新东方这样一个学校。

毕业后,我分配到天津石化炼油厂,因为闲着没事,突发奇想要考个六级。我知道我的短板是听力和口语,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就每天通过广播听一段美国之音的广播,听了半年之后,居然神奇地通过了。虽然听力依然不好,但我感觉自己的听力在那半年时间有了很大进步,考完六级后,就再也没有用过,结果又回到了之前的水平。

六年后我跑去广告公司做文案,从此工作与英文没有多大关系。后来进4A去了奥美,就有点小尴尬,雀巢和大众两个客户,内部都是用英文沟通。好在我是创意部门的人,所以英文有客户部同事来顶着。

去客户那里提案,我只能说一句“nice to meet you”,然后就眼巴巴望着我们服务VW的客户部同事来解救我,Wendy zhang 和Cherry lu,现在想起来,这两位姑娘就充当了我的保护伞。

如果不是我创意不错,估计早就被奥美那次经济危机后的裁员干掉了。不过德国人对中国文化很狂热,我随便提了一个金木水火土的想法,他们就惊为天人,good ,very good,赶紧做吧。后来我们用3000块一个的成本,做了一个奥运会礼盒纪念装。

在蓝标的时候,我对接某国际汽车品牌公关部,那边公关部一水儿都是姑娘,我们称为公关部七仙女。那时他们公关部要求我们来往邮件必须用英文,我就很奇怪,一帮中国人为啥非要用英文来沟通。可是又不能这么跟他们讲,只好把我之前的一个部下招进来救急,结果她在蓝标一干就是6年,我却早早的离开了。

后来这个为甲方爸爸的公关部每每新来一个同事,她们的介绍格式都是这样的:这是新来的公关同事XXXX,她原来在哪里,英文非常非常好

这段经历导致我后来不太相信国际大公司在国内从事市场的人,因为他们的首要素质不是市场品牌方面的能力,而是英文能力(这句话打击面太广,其实我很多朋友都是在国际公司的市场部工作,而且能力也极其出色的,我只是受到这段经历的影响)。

我从奥美离职后,有段时间情绪很低落,几乎可以算是人生的最低谷,并非生活窘迫,而是人生和职业上缺失了目标和方向。

面试了几个工作,也都没啥意思,在本土广告公司尝试了一下,已经无法忍受天天加班和浪费生命的来回反复修改。有些国际公司的职位,往往都要求可以用英文流利交流,而我就很忐忑的说,我英文不好,对不起。曾经接到过一个职位邀请,是苹果的互动创意总监,看了一下要求,我就放弃了。

那时候就特别羡慕那些英文好的同事和朋友,从奥美出去也能找到一份特别华丽的工作职位。

我曾经去水晶石面试过一个策划总监的职位,去了才知道,这个职位主要是对接英国伦敦奥运会,水晶石是当年伦敦奥运会的服务供应商,也是他们最风光的时候。

面试我的人刚开始用中文交流,觉得不错,最后说还是要看看我的英文能力,让他们的一位总经理秘书跟我沟通,我磕磕巴巴的用中式英文介绍了自己,然双方就非常尴尬的不知道要聊什么。看起来对面那位美女助理很同情我,后来她很友好的跟我说,会考虑一下,然后再通知我。我知道,他们肯定再也不会通知我了。

但我始终对学英文怀有恐惧,人一旦认定自己学不好,那他可能就真的学不好了,这就是心理学中的“自证预言”,尽管我也懂这个道理,可是依然无法克服这重心理障碍。

所以,从在初中开始学英文已经有30年了,都是哑巴英语的状态。

也因为英文差,我对出国这件事充满了莫名的恐惧,所以到现在还是个土鳖,没有出过国。在FCB,公司outing去过泰国、马来西亚,我都没去,在奥美的时候公司旅游可以去日本,我选择了去丽江。去年我是虎嗅年度最佳作者,得了一个斐济双人8天7夜的旅游奖励,嗯,至今我也没去,不知道虎嗅那边这个奖励有效期是多久?

马占凯对我说过,没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只要你掌握了方法和付诸行动,而且英语是打开你对世界认知的基本工具,因为目前来看,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思想还是来自英文世界。

我在想,如果我的英文好一点,当年是不是会成为苹果的互动创意总监?如果我的英文好一点,会不会在戛纳搞定一个全场大奖?

李笑来跟我讲过一个观点,未来的文盲其实就是不懂英语和编程的人。

看来我已经是一个半截身子埋入文盲土里的人了。

一个人多一项技能,他比别人获得的机会不是多一倍,而是多一个数量级。万维刚老师讲过一本书叫《巨人的工具》,他说一个人在一个领域一项技能上达到世界顶级水平是非常非常难的,但如果他在两个领域都达到前25%的水平,其实比较容易,而在这两个领域同时达到前25%的人已经很少了。如果你在三个领域都达到了前25%,那你就几乎就是最顶尖的人才了。

甚至都不是前25%,而是你只要达到多个领域的初级水平就好了。比如李笑来,他学过会计和统计,又是一个初级的程序员,英文还不错,因为这具有这三项技能,他就根据统计学方法,自己编程把托福词汇挖掘了一遍,找到那些最高频的词汇来写了一本《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因为比其他词汇作者懂编程和统计,这本书就成为托福词汇的畅销书和长销书,李笑来现在每年的版权费超过100万。

对我来说,我对人工智能的第一个期待,就是实现多语言自由翻译了。

但对有些人来说,掌握英语是不能等的,因为你们还年轻,不应该像我一样放弃治疗。

如果你不去好好学英文,还以为现在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

现在推荐给大家一个学英语的平台:立刻说。立刻说,是美联国际教育集团旗下的在线学习品牌,提供24小时/365天不间断的真人在线英语培训产品与服务。如果你想提升一下自己的竞争力,不妨关注立刻说,立刻去学英语。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
创意宝典
人才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