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吃播凉凉了,玩播还会远吗?    

国家领导人倡导杜绝浪费,央视心急火燎地抓了大胃王做了典型。孙不二曾撰文《央视痛批吃播业的一点疑问:你懂什么叫浪费吗?》为之呼吁:不能把经济行为与生活浪费搞混淆了。大胃王是一个表演、几根羊腿只是表演的道具,但其撑起的是一个千亿市场的吃播行业,他伤伤自己的胃也跟观众无关,你能因为拳手鼻子被打出血就把拳击禁了吗?当然,这事我们不是没干过。

 

可惜孙不二的影响力不出自家那条胡同,陆续行业协会、各省市跟风,各大直播平台基本上将吃播都禁了,吃播主播也都改弦易辙,该干嘛干嘛去了。

 

那几条羊腿是省下了,可千亿市场凉了。

 

这也是中国经济场域的特殊景象,来自场外的非经济因素的干扰太多。

 

直播行业是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到现阶段的生态化产物,其在成长过程中衍生出吃播、玩播、声播等细分行业,每个行业都像一簇小苖,成长不易,就怕突来一脚践踏。

 

在孙不二看来:突然死亡的吃播没啥毛病,要说有点毛病的是那玩播。但偏偏没毛病的被一剂猛药治死了,有毛病的却因为躲过了大夫还活着。

 

玩播全称是陪玩直播行业,其始于游戏陪练、兴于直播陪聊,现生发出一系列陪玩约玩社交平台,通过陪玩app可以找到喜欢的对象陪玩陪唱,同时陪玩app软件还可以找到心仪的女神陪你玩lol、王者荣耀、吃鸡、虚拟恋人等游戏,陪玩app还有线下的同城伴游、同城陪玩、游戏陪练、聊天交友等综合性服务。

 

1.jpg


2018年3月,陪玩平台捞月狗宣布完成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由天图资本领投,B+轮投资了4000万元的SIG海纳亚洲继续跟投,青桐资本第三次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2018年7月,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A轮融资,该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融资金额为1500万美元。  

 

说玩播不能不提王思聪,2015年1月,王思聪实控的网鱼网咖,以5000万元对陪玩平台“比心陪练”进行了天使轮投资,2018年3月,“比心陪练”再次获得A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IDG资本,融资完成后估值1亿美元。

 

作为自己投资的项目,王思聪不止一次为比心背书,甚至曾在比心陪练上担任陪练师:其比心账号接单价格是 666 元一小时,每天陪练的时间限定在晚上 23:00 到 3:00。虽然只是作秀,但是在林更新等好基友的 “炒作”下,一时间也令“比心”名声大噪。

 

2.jpg


但是和直播行业的初始问题一样,就是玩播实际变现的路径其实很窄。

 

目前市面上的陪玩的变现主要还是收取服务费的方式。

 

当玩家进入到陪玩APP中时,首先能够看到各陪玩主播的信息,你可以进入陪玩师页面看其直播,如果满意下单互动即可。每局大概价格10-50元不等,之后平台分成。

 

3.jpg


玩家也可进入到娱乐互动厅,通过厅内主持人对不同陪玩师的介绍,让消费用户依次了解,之后刷取相应价值的礼物,即算下单成功。平台进行分成。

 

4.jpg


但这种方式和直播平台收取主播(打赏)礼物抽成是一样的。但陪玩师在一定时间内只能服务一个用户,也就只能有一份固定收入。而直播平台的主播相同时间内可以与无数网友互动,收到无数网友的礼物,因此两者面对的用户规模和用户群体相差巨大。

 

玩播平台的陪玩师的收入也与直播平台主播存在着一定的差距。陪玩师大都是些大学生、游戏爱好者,甚至是90-00三四线小城镇年轻人,待业或无稳定工作,日常自由支配时间较多,希望可以靠玩游戏赚点零花钱。因为小城镇消费水平较低,所以基本上碰到一次豪气点的老板,就够他们“吃饱”一周了。

 

收入不高,又常陪豪哥富姐,有的陪玩师便开始动起来歪心思。据媒体曝光,比心陪练的一些女陪练在幕后团伙指挥下,主动向“玩家们”兜售“深夜服务”,主要是视频裸聊和性服务,视频裸聊标价188元/20分钟,露脸价格是388元/20分钟。

 

此事被曝光后,比心陪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被上海市网信办严肃约谈,责令其自行暂停更新“陪玩日常”频道7天开展全面整改。

 

2020年8月21日下午,比心陪练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关于加强内容审核的声明”,称对近日网传平台出现低俗内容,比心团队高度重视,针对当事人在比心平台上的账号,平台已采取账号冻结、列入黑名单风控系统等措施。

 

其实不止比心,其他陪玩平台也都有“涉黄”现象。这可比起吃播来那问题严重太多了,如果哪天也被某个大领导点名,很可能给这个行业带来灭顶之灾。

 

一个新兴行业生长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成长的好,那就是给成千上万人带来工作机会,为中国经济增长贡献一份力量。以玩播为例: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为1.82亿元,2018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增长至4.0亿元。


5.png


艾媒咨询数据也显示,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会转化到陪玩产业,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353亿元,陪玩未来市场规模或超百亿。

 

6.png


但与吃播一样,这么大的市场,可能就会因为领导的一句话,就烟消云散了。

 

没有领导会有主观意愿针对哪个行业?领导只是强调了某方面的问题。但那些急于表功的部门、需要成果的执行者,往往不顾客观现实,泼洗澡水把孩子也扔了出去。

 

其实解决这类问题也很简单,就是少用行政手段多用法律约束,法律约束针对的都是违法的个体,对行业内大多数是保护的。而行政命令往往就针对一个行业去了,尤其我们多年来形成的运动式行政,其实对经济行为是有破坏作用的。

 

吃播凉了,玩播还会远吗?

 

但愿这个有病的孩子,能被救治而不是处决。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