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今年大幅削减的广告费,到底流向了何方    

CTR数据表明:2019年上半年中国广告市场同比下滑8.8%。这也就意味着广告主的投放金钱和平台的广告收入都在下滑,以往最热的BAT三大广告平台等为何频频被分羹呢?广告主砍掉的广告费又流向了哪?


电商种草



电商种草可以说是近一年内非常热的关键词,与他相对应的是对KOL、MCN等新型模式的探讨。从李佳琦5分钟带货15000支口红开始,电商种草模式被品牌商们纷纷效仿,包括大家比较熟知的小米、华为、自然堂等品牌都在电商平台上进行带货种草。


而“MD安瓶精华、植观洗发水”等一些从未听说过的品牌,通过电商平台带货种草,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追捧的“网红产品”。


尽管电商种草能加深消费者对于品牌的印象,转化为实际购买率,但这招也并不是屡试屡爽,所有最终能够引起效应的品牌,一定是在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优化整合,玩出了新玩法。


举个例子,通过电商种草火起来的稚优泉,在不断的探索中发现,即便是在电商种草的情况下,真正能激起消费者购买欲望,其实是产品好不好用和优惠力度多大,因此你打开淘宝稚优泉的店铺发现,优惠力度是很大的,其次,注重消费者的评价,在长期种草过程中树立了一个“平价好用”的品牌形象。

另外,要想带来更高的流量,一定要运用好粉丝这个元素,稚优泉在微博上坐拥46万粉丝,与粉丝积极互动,化身迷妹追星代言人“张云雷”,偶尔还要发个表情包,这样有血有肉的品牌人设不仅为他带来46万的固定粉丝量,还能每年带来增长近百万的成交量。


微博、电视综艺


不在直接打广告的品牌其实并没有“闲着”,而是换了一种更软性更趣味的方式。

主要是两方面:电视综艺和微博综艺。电视综艺很好理解,广告主现在经常冠名电视综艺,而综艺广告为了看起来不那么生硬,常常是通过某种特定的场景进行植入。


下边我们来说逐渐兴起的微博综艺,你会发现,微博综艺相比较于其他的综艺节目,更加简短精悍。但不缺乏娱乐性,而且传播话题度高。举几个微博综艺的例子,像《黄小厨的春夏秋冬》、《LOOK AT 幂》、《我的出街穿搭》等,通过这种垂直领域的内容研究,已经引起了品牌方的注意。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OPPO推出了微博综艺《不可思议的旅行》以及思念推出的《思念物语》。

品牌联名


品牌联名是最近广告主做的最多的尝试,几乎每周,都会有品牌联名的消息被曝出。


品牌选择联名的原因也很简单:品牌初始通过广告强化消费者记忆点的时候可能会有效果,可针对卖点的创意面临枯竭,此时为了产生新的信息,在已有卖点的情况下,通过联名把品牌做出新鲜感,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联名蕴含风险,但相比较于大幅度投入广告经费,品牌联名的风险相对来说是小的。


下边我们就来看看几个品牌的联名是如何做的:

优衣库×Kaws联名T恤,在正式发售之前,官方就放出话说这将是KAWS最后一次和优衣库进行合作。加重了商品本身的稀缺感,让消费者产生一种不买就会后悔的心理,联名结果也是理想的,一上线就销售一空。

人民日报和李宁联名,突出了产品特性:国潮复兴,同时也能展示出品牌本身的文化自信。

场景短剧

短视频风口下,又迎来一股“微短剧”风潮,可以说。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都在积极的布局,抢占广告营销市场。

为何短视频会如此受欢迎呢?最大的优势莫过于方便,坐地铁的时候就能看完一部短小的剧,上个厕所的时间也能看完一集,他整合了越来越多人的碎片化时间。因此,品牌商在洞悉市场动向后,自然也盯上了微短剧这一块。

在微短剧的类别上,通常分为搞笑类、情感类、穿越类、职场类等,这几个类别品牌都有植入。

举个例子,罗姑婆是抖音红人,她的视频当中有九成是情景剧的广告,常涉及的类别是搞笑类和情感类,即便是这样,消费者还是反应“知道是广告,但还是愿意看”。

总之,广告行业确实面临着挑战,但反过来看,也恰恰反映了时代进步下公众需求与创新意识的提高,机遇大于挑战。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