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受审:十年积累身家36亿,被指攫取国企改制果实    

  9月12日上午,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案在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此次乔天明被检方起诉共涉及两项罪名,一是涉嫌向某官员行贿数十万元;二是在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提前预支广告费等方式使得剑南春集团的相关资产减少,共涉金额超2亿元,涉嫌私分国有资产。

  但对于两项罪名,乔天明在开庭不久的自我辩诉中均予以否认。而在此之前,乔天明涉嫌行贿的官员已落马。

  由于案件还在审理阶段,更多细节目前尚未披露。不过,自2015年5月,时任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的乔天明失联后,敏锐的媒体开始对其进行地毯式调查起底。

  而随着乔天明的受审,更多内幕或将浮出水面。

  9月13日,《经鉴》(微信ID:jingjian_news)打开剑南春官网,显示其董事长依旧是乔天明,工商资料也显示,乔天明依旧是剑南春集团的法定代表人。

  01

  有人说,没有乔天明,肯定没有剑南春的今天。作为剑南春的一把手,乔天明在剑南春三十四年,痕迹随处可见。但短短的数十年,与千年历史的剑南春相比,却显得微不足道。

  资料显示,产于四川绵竹的剑南春有着千年历史。因为唐代人们以“春”命酒,绵竹又位于剑山之南,故名“剑南春”。早在唐武德年间,名闻遐迩的名酒——“剑南烧春”,为皇族贡品,有“剑南贡酒”之名。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剑南春与茅台、五粮液并称白酒界的“茅五剑”三剑客,在中国举办的几届名酒评选中都位列八大名酒之一。

  也就是在此时,普通农家出身的乔天明进入剑南春,时间是1982年。

  短短两年,乔天明便升任为党办副主任。彼时,剑南春酒厂还是一家国企。1989年,应该是乔天明的人生转折年,这年初,他挑起了副厂长的重任,开始主抓厂里的销售工作。

  适逢酒企转型,从计划面向市场。转型并不简单,销不出去的酒堆满了仓库。媒体报道称,当年四月,乔天明派出大批销售人员到全国各地推销产品,不到半年,库存全部卖光了。至今回忆起1989年的销售大胜利,剑南春的老职工们都对乔天明赞不绝口,这次胜仗也为乔天明在剑南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随后,乔天明在剑南春酒厂的地位越来越高。1996年,乔天明开始担任剑南春集团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2000年升任剑南春集团董事长。

  在乔天明时代,剑南春成长为全国500家最佳经济效益企业和四川省100家利税大户之一。数据显示,2007年剑南春入库国地两税9.7亿元,占据德阳市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2008年1至4月,上缴国地两税4.7亿元。

  资料显示,2015年,剑南春对外宣布2016年到2020年的销售规模将达到100亿元。此前,白酒行业“百亿俱乐部”成员只有茅台、五粮液、洋河,这是剑南春第一次提出进入百亿元梯队。

  乔天明对自己带领剑南春创造的“历史”甚为满意。媒体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剑南春的今天与当初相比,八个字—翻天覆地,脱胎换骨”。

  02

  2016年初,一切风云突变。当年3月,媒体突然曝出自2015年5月开始,乔天明已经开始了长期失联。

  据说,2015年12月,乔天明曾短暂返回绵竹,签署完一些授权文件后,他就离开了工作岗位。

  外界即刻警觉起来。媒体随后又获悉,乔天明在人社局的个人档案与2004年剑南春整体改制有关的资料均被调走。报道称,身为剑南春掌门人的乔天明同时是绵竹市委常委,属于典型的“红顶商人”。

  一时,传言四起。乔天明被调查的消息也在业内广为流传。

  然而一年后,即2017年的1月9日,失联一年多的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突然有了消息。媒体称乔天明于近期回家疗养。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会长刘员同日也在朋友圈发文称,“欣悉乔天明回家疗养,祝福乔老板,祝福剑南春!”不过,刘员很快删除了该条信息。

  进入2018年,乔天明又突然复出了。

  2个月前,即7月24日,华西都市报的一篇报道中,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沱牌舍得、水井坊“六多金花”一把手集体现身。乔天明则代表剑南春表态,“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清华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给予了剑南春更强的信心和更加明确的发展方向!剑南春将积极响应省委‘川酒振兴’的号召,共同高质量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

  这也是乔天明“复出”后首度对外,似乎也是最后一次。外界以为,乔天明已平安落地,然而2个月后,乔天明却因行贿和私分国资两项罪名而受审。

  03

  根据指控,乔天明被检方起诉共涉及两项罪名,一是涉嫌行贿数十万元;二是在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提前预支广告费等方式使得剑南春集团的相关资产减少,共涉金额超2亿元,涉嫌私分国有资产。

  媒体猜测,乔天明的犯案被查,与15年前的剑南春国企改制有关。

  2003年,乔天明执掌剑南春的第三个年头。已经是中国白酒行业“三巨头”之一的剑南春集团,通过MBO方式成功实现国有资本退出。彼时,媒体引述业内人士说法,如此大规模国有资本退出,为大型国企产权改革积累了宝贵经验。

  然后事后媒体调查发现,改制遗留诸多后遗症,引发职工和管理层激烈矛盾。

  资料显示,此次改制,剑南春制定了管理层作为经营团队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国有产权改革方案。除了商标等无形资产仍由政府持有外,其余国有资本全部退出。该方案于2004年1月正式获得四川省财政厅批复,确定剑南春国有净资产为92930万元(不包含商标等无形资产)。

  改制之后,乔天明等20名高管组建的同盛投资有限公司持股69.54%,战略投资者四川蓝剑公司持股8.61%,四川融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38%,其余的16.47%股权则由剑南春集团工会代全体员工持股。当时工商档案显示,乔天明持有同盛投资41%的股份,间接持有剑南春约26%的股份。

  多年后的报道披露,从2004年四川省财政厅正式批复剑南春改制方案到2014年的十年间,64岁的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已从“亿万负翁”变为身价超36亿元的富豪,同时参与改制的管理团队成员也获利丰厚。

  据媒体调查,乔天明通过四川同盛实际间接持有剑南春集团约26%股份。改制之初,四川国资系统一位人士曾评价说,剑南春集团公司的MBO(管理层收购)实施,达到了绵竹市确定的这次改革的目的。但一位在剑南春工作20年的职工认为,改制只是带来管理层的暴富,并没有带来企业的质变。“引进的所谓战略投资给剑南春带来了什么?拿走了什么?”

  更为重要的是,2003年剑南春私有化改制以来,在乔天明的领导下,企业并没有体现机制灵活的优势,剑南春在中国白酒行业的话语权和分量在不断下滑。

  2012年8月10日,乔天明做出了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或最终决定了他今后的命运。当天,乔天明推出一份职工股权信托计划。这份信托的计划旨在将职工手中的《出资证明》换成《信托证明》,进一步弱化职工股权。乔天明此举,在员工们看来,这实际上是否定了自己的公司股东身份,随即引发了剑南春大规模停工事件。

  此后各种举报纷至沓来。2012年的国庆节,职工便开始去成都要求省政府介入此事。

  事态的转变出现在2012年12月2日,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被中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调查,随后乔天明也被带去问话。一天后,他从纪委回来,态度就变得积极起来,开始处理与职工的股权纷争。

  直到2013年7月,剑南春集团按照14.96元(税前)/1元出资额(1元/股)的对价,回购了职工手中的股权,约有90%的职工选择卖出股份。

  彼时媒体称,这意味着持续近一年的职工维权事件清场休息。

  但并没有改变乔天明最终受审的轨迹。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