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我为蓝标说两句    

我骂过很多人。经纪公司的,广告公司的,投资公司的,会计公司的……唯独没有骂过公关公司的。为什么?因为我有良心。虽然我也遇到过傻逼公关公司把我骗到荒郊野外,美其名曰参加活动,但其实就像人身监禁。活动的地方太荒,不敢逃跑,怕遇到狼。但即便如此,我也没骂公关公司的人,因为绝大多数公关公司的人都很好。他们可能是除了电信和信用卡中心外第三个能记住你生日的人;他们是你唯一能遇到你找他们帮忙,他们忙完还会说:“谢谢你”的人;他们是唯一逢年过节都会想着给你送点什么的人。

 

所以,这次有人骂蓝标,我决定站蓝标。原因有三,首先是常识告诉我那个自媒体说的情况,真实性非常可疑;其次,那个自媒体写得东西太差了吧?根本看不完。倒是蓝标两条澄清的文章清晰流畅得多,也有趣得多。你们干嘛请这样的自媒体?你们自己比他有才华多了,还省钱……关键是不受气;最后,我选择相信蓝标,并不是因为他们澄清文章里的那些实锤,而是我真见过很多媒体人坑公关了……那景象,每个都像911现场。

 

 

有回公关公司邀请去香港参加活动。有个媒体同行从下飞机开始,就问公关哪里可以买便宜奢侈品。在从机场去酒店的商务车上问;在酒店大堂集合时问;在招待晚宴上问;吃完饭回酒店的路上还在问……嗯,倒是活动开始,他不问了。因为他压根就没去活动现场,而是直接去活动现场的楼下购物了。

 

更荒诞的是,这边公关公司办着活动,这位老兄打电话给对接他的公关小妹妹,说看中一个包,钱不够,让这个公关小妹妹带钱过去接他。听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拿钱去接他,他就不参加活动了。

 

公关小妹妹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带着自己的信用卡下楼。不久,这位媒体老兄喜滋滋拎着新包来了活动现场。据媒体小妹妹说,她刷了2万块。

 

活动结束后回北京。这位媒体小妹妹找这个媒体老师还钱时,这位媒体老师百般拖延。一会儿是国外出差了,一会儿是国外出差了,一会儿是国外出差了……感觉他不是出差了,是移民了。

 

最贱的还在后头。只要跟他说要参加活动,不论何时何地,他都有时间,而且必到,就像没事人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相信蓝标的常识——公关行内管客户叫爸爸,管媒体叫祖宗。他们宁可自己背2万块的损失也不敢得罪媒体,更别说无缘无故不配合媒体工作和他们结梁子了。

 

 

有回公关公司去拉斯维加斯参加活动。有个媒体同行从下飞机开始,就问公关哪里可以找姑娘。在从机场去酒店的商务车上问;在酒店大堂集合时问;在招待晚宴上问;吃完饭回酒店的路上还在问……嗯,倒是活动开始了,他不问了。因为他压根就没去活动现场,而是被警察“咪嘛咪嘛”给抓起来了。

 

这一路上公关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在拉斯维加斯嫖娼是犯法的。但这个媒体老师就是不信。他执着地认为,美国就是个大妓院,结果被警察抓了现行。

 

等公关知道他在局子里时,都快疯了,赶紧带人去保他。最后,公关自己出了几千美刀保释金不说,还利用私人关系找当地的朋友作保,这位媒体老师才算全须全尾出来。明告诉他过几天还要过堂,结果这位媒体老师在不告知公关的情况下,私自订票回国了。

 

结果就是,那几千刀保释金打了水漂,而且连累公关的朋友留下信用污点还被罚款。公关回国再给这个媒体老师打电话,就再也没有人接了。

 

这也是一个常识。公关可能行程安排不合理,可能安排不周到,但绝不可能故意坑你。他们巴不得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回去替他们说好话,坑你一点好处也没有。而且,一般情况下,媒体人只要不作都不会死,非要作死,其实公关也很害怕,因为不管你怎么死,他们都是垫背的那个。

 

 

早些年在杂志工作的时候,汽车公关都会有些试驾车提供给媒体用。不过,这些车过年的时候一般都会收回去。但有个同行,过年前就威逼利诱一个汽车公关把车借给他过年。最后,这个公关估计也是被逼无奈就答应了。那是一辆上百万的跑车。结果过完年,这位媒体同行就没有来上班。一打听才知道,他为了嘚瑟,开着这辆上百万的跑车回家过年。可他老家是在河北的村儿里,路上连灯都没有。他还非得炫耀车技,结果一头撞到树上。其实,这种人撞死了都没事儿,但车被撞得前鼻子都快没了才让人心疼。公关那过完年安排了7个拍摄,听到这消息,真是眼前一黑,差点死在电话那头。

 

到善后的时候,人家公关态度颇好,主动说:车有保险,你不用担心了,好好休养身体。

 

但媒体老师却说:这医药费你们不负责吗?

 

公关当时估计比听到车被撞了还惊讶。媒体老师接着说:要是你们不负责的话,我就写稿说这车的刹车有问题。

 

最后一个常识。就是即便媒体犯了错,公关大多数情况下哪怕心里已经恨毒了,但依然会笑脸相迎过来说:没事没事,就怕得罪了媒体出黑稿。但即便如此,也挡不住这世界上总有人渣出没,其中还有几个混进了媒体。

 

 

做媒体的经常自嘲是民工,钱又少,活儿又累。但不得不说,这些“民工”在公关身上找到了当爷的感觉。

 

传统媒体的行情如股市一般狂泻不已,但依然有很多朋友不愿离开。最大的原因并不是什么媒体理想,而是真放不下那些公关公司的服侍。

 

同行中很多人这辈子最好的人生体验都是来自于公关公司的安排。曾经有个同事说,公关公司邀请去香港某酒店体验。没想到竟然给他安排了一间能够俯瞰维多利亚湾的总统套间,水龙头都是金的。他进门就哭了,是真的眼泪流下来的那种。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是做媒体,不是公关公司安排,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住这么好的酒店,这么好的房间,有这样梦幻的体验。大多数媒体人心里都知道,很多体验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即便自己有钱,也不会去做那么奢侈的享受。更何况,媒体人大多数都没钱。

 

这就是公关公司的日常——用客户资源交换媒体资源。但就像开饭馆总会遇到不讲理的食客一样,开公关公司也躲不过媒体里的白眼狼。以一己之私,拿爆料威胁,这样的媒体人我是不屑的,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他们也就看上去清白,但人品经不得细嚼,嚼多了口臭烧心没朋友。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