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艾瑞:中国第三方支付正迈向产业支付时代    

核心摘要:

发展背景:

•产业支付将成为第三方移动支付未来的重要增长点;

•线下扫码支付爆发式增长拐点出现时,新零售的概念被提出,可见第三方支付是互联网转型的晴雨表;

•产业支付将伴随产业互联网进入快速增长阶段,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巨头在C端占绝对优势,其他支付机构在产业端寻求新的增量市场成为关键;

•支付企业在产业支付生态中的核心功能是链接与赋能,各类参与者产业支付模式与发展路径迥异。

发展现状:

百万亿规模的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面临重新洗牌。

2C类型参与者的产业支付发展情况:

•“码商”逻辑下的服务升级与细化,C端支付巨头的入局将加剧B端商户数字化升级服务市场的竞争。但由于B端服务市场的客观复杂性使其很难像C端支付市场一样快速进入垄断阶段,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其他头部支付公司如平安壹钱包、翼支付、苏宁支付、随行付、快钱、宝付、和包支付、拉卡拉等企业将与支付宝、财付通共同形成“两超多强”的产业支付竞争格局。

2B类型参与者的产业支付发展情况:

•跨境电商支付:支付规模随跨境零售电商的发展而壮大,增速趋于稳定;跨境电商支付的核心竞争力不止于支付,付款、收单、跨境收款、金融服务、营销等将构建综合解决方案;“持证经营、外资竞争”是2019年跨境支付发展的关键点。

•物流支付:信息流的线上扭转催生千亿级的物流支付市场;第三方物流支付服务涵盖物流产业链众多环节;从支付撬动传统物流产业的互联网化与价值交付。

•零售支付:零售支付是支付与产业融合的“排头兵”;零售支付走在去媒介化支付体验一线;零售支付推动支付的低陷下沉,攻坚农村金融普惠;从支付革新到场景赋能的价值延伸。

发展趋势:

•商户线下获客渠道被疫情阻隔,依托产业支付服务商进行数字化升级将成未来主流;

•金融科技将全面升级支付清结算系统,完成“支付新基建”,未来技术投入将不断增加,进一步驱动“支付新基建”发展。

中国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发展背景

迈向产业支付时代

产业支付将成为第三方移动支付未来的重要增长点

从我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的发展历程来看,根据不同时期的主要增长点不同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3-2017年的线上场景驱动阶段,电商、互金、转账的先后爆发持续推动了移动支付的快速增长。第二个阶段是2017-2019年的线下场景驱动阶段,2017年开始线下扫码支付规模全面爆发增长,线下场景的支付增速远高于线上场景支付的增速,引领移动支付经历了由线上驱动阶段到线下驱动阶段的转变。第三个阶段是从2019年开始的产业支付驱动阶段,以C端驱动的线上线下支付因C端流量见顶都进入了平稳增长期,而产业支付伴随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崛起正逐渐成为我国移动支付新的增长点。

第三方支付是互联网转型的晴雨表

线下扫码支付爆发式增长拐点出现时,新零售的概念被提出

2016Q1-2019Q1,线上电商支付的交易规模从9654亿元增长到了19820.9亿元,增长了105.3%,而同时期线下扫码支付的交易规模从830亿元增长到了73805.3亿元,增长了8792.2%。第三方支付是互联网企业战略转型的晴雨表,线上电商支付与线下扫码支付增速的巨大差异,也体现了互联网企业从2016年底开始从纯线上向线上线下融合的转型。2016Q4既是线下扫码支付“S型”增长曲线的爆发式增长拐点,同时也是“新零售”概念首次被提出的时间。

C端流量见顶,产业互联网概念被提出

产业支付将伴随产业互联网进入快速增长阶段

线下扫码支付伴随着互联网企业面向“新零售”模式的转型而全面爆发,而产业支付也将伴随着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崛起进入快速增长阶段。2016年初至2017年底,个人端独立第三方支付APP流量从3亿增长至将近6亿水平。但2018年以来一直波动在6亿上下,无明显上升趋势,C端流量的见顶也进一步促使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加速转型。产业互联网的重要前提之一就是产业链条中资金流与信息流的打通,而支付业务本身自带资金流与信息流,因此产业支付与产业互联网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关系,由产业支付作为切入点来开展产业互联网业务的商业逻辑是十分顺畅的。

支付机构转向产业端寻求增长点

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巨头在C端占绝对优势,其他支付机构在产业端寻求新的增量市场成为关键

目前,第三方支付市场已形成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巨头垄断的市场格局,2019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两者的份额共计为93.8%。在C端支付市场中,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巨头已占据绝对优势,转向产业端寻求新的增量市场成为其他支付机构的关键突破点。

产业支付生态图谱

支付企业在产业支付生态中的核心功能是链接与赋能

第三方产业支付参与者类型

三种类型参与者的产业支付模式与发展路径迥异

根据起家背景、支付业务发展路径以及产业支付业务模式的不同,可将第三方产业支付的参与者分为2C和2B两类参与者,其中2B又可细分为2B2C和2B2B两类。这三种类型的参与者发展产业支付的业务重心与客户类型也呈现出差异化特征,具体请见下图。

中国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发展现状

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规模

百万亿规模的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面临重新洗牌

2000年左右,中国掀起了电子商务的探索热潮,电子商务的起步孕育了商户线上收款需求,从而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创造了企业服务契机。随后在互联网热潮的推动下,航空、旅游、教育、保险、零售、金融、物流、民生等众多产业也纷纷开始了互联网转型,物资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线上化促使了各行各业支付方式的线上扭转,同时产业的复杂性也催生了对于定制化行业解决方案的迫切需求,这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深耕产业支付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也对产业支付的从业者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从单一的支付服务向全产业链的数字化升级服务的转型已经成为产业支付市场的必然发展方向,新一轮的优胜劣汰即将开始,百万亿规模的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面临重新洗牌。

C端支付巨头的产业支付之路

“码商”逻辑下的服务升级与细化

C端支付巨头依靠自身APP的流量优势,在前期通过补贴的形式逐渐培养起C端扫码支付的习惯,二维码支付的普及也帮助C端支付巨头链接到了数千万的“码商”。而C端支付巨头产业支付之路的核心点就是围绕“码商”,以支付服务为切入点进行服务升级和服务细化,打造开放平台为不同行业的商户提供“支付+”的定制解决方案,从而实现从商户支付服务商到商户数字化升级服务商的转型。

C端支付巨头的入局将加剧B端商户数字化升级服务市场的竞争

C端支付巨头依托自身的流量优势和生态优势将快速的在B端商户数字化升级服务市场打开局面,但是B端服务市场的客观复杂性使其很难像C端支付服务市场一样快速进入巨头垄断的阶段。因此在C端支付巨头依托优势强势入局和B端服务市场的客观复杂性的共同作用下,B端商户服务市场将迎来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其他头部支付公司如平安壹钱包、翼支付、苏宁支付、随行付、快钱、宝付、和包支付、拉卡拉等企业将与支付宝、财付通共同形成“两超多强”的产业支付竞争格局。

2B类型参与者主攻的产业支付场景

互联网化的时间与难易程度决定第三方支付与产业的融合步伐

目前,2B类型第三方支付机构主要涉猎的产业包含电商、零售、跨境、物流、旅游、航空、教育、互金、保险、数字娱乐、公共事业等领域。对于前述产业领域,产业支付的覆盖过程主要取决于某一产业的互联网转型时间以及转型的难易程度,如有着天然互联网基因的电商行业,以及较早接受互联网洗礼的航旅产业,均属于第三方支付早期接入的产业场景。近年来,跨境、物流与零售等场景的产业支付发展火热,第三方支付对这些产业的影响与价值之大,将在后文具体论述。

场景一:跨境零售电商支付

支付规模随跨境零售电商的发展而壮大,增速趋于稳定

过去几年,在“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消费升级的推动下,跨境电商领域的健康快速发展得到了大力的政策支持。持续增长的跨境进出口零售电商市场规模为跨境支付业务创造了巨大市场潜力,同时也进一步带动了上下游产业(如仓储、物流)对跨境支付的需求。相比需求侧的旺盛状态,供给侧竞争胶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凭借便捷的跨境收付款手续、高效的到账速度以及对卖家和平台多元动态需求的灵活应对等优势,超越银行与汇款公司,成为了跨境零售电商支付领域的主角。

围绕交易付款、收单、跨境收款、结售汇的支付服务与价值

第三方支付机构为跨境零售电商提供贯穿交易全流程、涵盖帐户侧与受理侧两端的支付服务。在跨境出口零售电商的交易过程中,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海外本地支付聚合、外卡收单、跨境收款与收结汇等服务;在跨境进口零售电商的交易过程中,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国内账户侧支付、聚合支付、国内收单、购付汇等服务。

核心竞争力转移,不止支付的服务价值

对于跨境零售电商支付的核心竞争力,无论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还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汇款公司之间,早先比拼的核心要素是合规与产品能力。跨境支付是全球化业务,其合规能力体现在是否拥有业务开展地(国内与海外国家)的金融牌照,是否满足跨境支付业务开展的前提条件;其产品能力体现在支付费率、到账时效、风控、支持币种等方面。多年发展至今,行业内日趋稳定统一的费率与模式的成熟化均表明上述产品能力已不再是最主要的竞争力,2019年随监管对跨境支付持证经营的强调,行业也即将迎来“无证”机构出清的合规大环境,这些都表明跨境支付核心竞争力的转移。当下,行业角逐的重点在于国内外支付环节的一体化对接与打通能力,以及基于跨境支付从点到面的服务边界拓展能力。

2019年跨境支付关键词:持证经营

自2013年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关于开展支付机构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的通知》正式批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以来,跨境支付迎来政策利好期,第三方产业支付机构逐渐对跨境零售电商支付展开探索。近年来,依托于跨境消费的快速增长,跨境零售电商场景成为热门的支付垂直赛道之一,然而在高速发展的背后,部分不合规跨境支付机构与网络灰产黑产牵扯不断,严重扰乱市场秩序。2019年跨境支付迎来史上最严监管期,对“无证经营”及各种违规行为进行严厉整治。

2019年跨境支付关键词:外资竞争

进入2019年,在蚂蚁金服收购WorldFirst以及PayPal收购国付宝两件支付行业事件的推动下,中国和海外支付机构间的竞赛正式拉开帷幕。蚂蚁金服借助国际支付公司WorldFirst扩大全球业务范围,而PayPal借助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进军中国支付服务市场。中外支付机构间的融合与竞争使未来支付行业的博弈复杂化,但同时也更加促进了全球支付服务的良性发展。

场景二:物流支付

信息流的线上扭转催生千亿级的物流支付市场

物流行业的运作方式较为传统,早期多以现金的方式支付结算,随第四方物流对信息流的整合,信息流逐渐线上化,从而催生了支付方式的线上化扭转,因而相比电商等其他的产业支付场景,物流产业与第三方支付结合的时间较晚。2016年及以前,仅有少数几家头部收单机构从事物流支付;2017年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涌入物流支付赛道,物流产业企业也纷纷通过收购支付牌照的形式入局物流支付,物流支付的交易规模走向高速增长,2018年企业端第三方支付机构物流支付交易规模达到2172.9亿元。

第三方物流支付服务涵盖物流产业链众多环节

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的物流支付相关服务涵盖物流产业链的众多环节。在收货方-物流公司这一侧,第三方产业支付机构提供付款、代收、对账等服务;在物流公司-发货方这一侧,提供代付服务;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还会与TMS(运输管理系统)软件服务商合作,打通货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推出集TMS、支付和金融于一体的钱包产品。在物流领域,头部第三方支付提供的产品与解决方案已实现从点到链的覆盖,助力物流产业降本增效。

从支付撬动传统物流产业的互联网化与价值交付

随物流行业的不断发展,物流支付的交易频次与金额逐渐提升,这使得物流产业原有支付环节里的问题与制约因素愈发显著,如账期长、对账繁琐、资金归集不便、资金周转与资金安全等问题亟待解决。第三方支付机构切入物流支付领域,不仅促使自身发力垂直支付领域,拓展客源与收入的增量空间,同时也在深刻塑造着“互联网+物流”业态,推动产业链上的资源共享与优势互补,构筑物流金融闭环生态。

场景三:零售支付

零售支付是支付与产业融合的“排头兵”

零售行业可以说是支付与产业融合的“排头兵”。早先电子支付完成了线上交易的最后一环,同时解决了电商交易中的信任与担保问题;随“新零售”概念的提出与崛起,零售战场逐渐从线上至线下转移,线下支付得到了快速普及,与之相辅相成的是支付对零售企业从支付到营销、运营管理等核心环节的纵向革新。2018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38.1万亿元,庞大规模的背后既得益于同时又反哺支付的发展。

零售支付走在去媒介化支付体验一线

进入2019年以来,随蜻蜓、青蛙、蓝鲸等刷脸设备的推广,刷脸支付的序幕拉开。作为继二维码支付后的再一次支付体验升级,刷脸支付这一创新型智能硬件渐渐出现在各类线下零售实体门店的收银台上,改变着零售业的经营与消费形态。刷脸支付的普及开启了零售行业以无感支付为触点的“体验经济”,集支付、会员管理、广告营销、SaaS服务为一体的智能硬件连接起零售门店与支付机构背后的强大生态,通过场景改造与服务创新为零售商户的智慧经营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零售支付推动支付的低陷下沉,攻坚农村金融普惠

经历了跨越式发展至今,第三方支付不断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乃至更为偏远的农村乡县渗透,一方面是出于挖掘下沉市场机遇,另一方面,由于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国家高度重视金融机构在实体产业改造和扶贫工作中的推动作用,因而农村金融改革具有重要意义,而支付机构正是承担起普惠金融的使命。随着农村智能硬件的普及与政策对农村金融改革的不断倾斜,支付机构逐渐克服基础设施等客观条件的制约,向农村地区输送有效的金融服务。

从支付革新到场景赋能的价值延伸

在过去,支付是交易的终结,而现在支付则是商家与消费者发生联系的开始。支付打破了线上线下界限,实现了多维度、多层次、广覆盖的行为数据积累,对行为数据的挖掘分析改变了商户认知消费者的视角与商户自身的运营方式,数据为零售产业消费前中后期不同阶段提供了优化支持,从支付革新到场景赋能,支付与零售产业的深度结合不仅满足着商户与消费者两端的需求,同时也在创造着新的愿景。

中国第三方产业支付市场发展现状

疫情将加速产业支付进程

线下获客渠道被疫情阻隔,商户依托产业支付服务商进行数字化升级

受疫情影响,消费者长期“宅”在家,通过线上渠道进行消费,许多商户的线下获客渠道被阻隔。而疫情前就已经完成线上+线下布局的商户只占到整体较小的比重,因此疫情期间集中产生了大量的商户依托产业支付服务商进行数字化升级,构建线上云店铺的需求。艾瑞分析认为,疫情客观上加速了商户的数字化升级进程,布局“支付+”的产业支付服务商将迎来一波快速发展的机会。

科技促进支付升级

金融科技将全面升级支付清结算系统,完成“支付新基建”

支付一直走在金融科技创新的最前列,第三方支付的光辉成绩已被见证,其本质是通过支付媒介的转变从而链接更多支付场景,但并未触及支付基础设施建设。但是目前支付清结算系统存在协作效率低、风控力差、监管难等问题,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支付清结算系统将会从协作模式、风控、应用场景及监管等多方面进行重建。在提高效率及风控和监管效果基础上,新一代支付清结算系统将会链接更多贸易与应用场景,成为金融服务产业数字化落地的关键切入点。

支付清结算系统属于关键金融基础设施,其规模化升级需要从央行及监管层面自上而下逐步推进。

技术投入趋势

未来技术投入将不断增加,进一步驱动“支付新基建”发展

据IDC统计,到2024年中国85%的集装箱运输将由区块链跟踪,其中的一半将使用区块链支持的跨境支付。而从技术投入来看,银行相对更加积极,多以外部技术采购为主;支付机构技术多以用自研为主,头部企业技术能力领先,中尾部较为滞后,两级分化相对严重,通过艾瑞对银行、支付机构的调研,未来几年,支付业务中金融科技的投入将逐渐增加,“支付新基建”也将随着技术不断投入而越发成熟。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