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美国国家营销的困局    

美国现有的政治、经济理论,已经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而过时,依据它们解释不了世界,说服不了世界,也解决不了美国现有的问题。

  

国家营销,是一个国家根据国家发展战略,为实现国家战略目标,所采取的国家营销政策和营销行动。比如中国为发展和振兴经济制定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基本国策;比如三步走和GDP“翻一番,翻两番,翻三番”的增长目标;比如沿海14个经济特区建设、中部开发、西部开发和东北老工业区振兴;比如自由贸易区建设;比如1991年的质量品种效益年、2015年开始的供给侧改革等。

  

美国国家营销基本导向,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因其本身的固有问题,逐步陷入困局:在“美国优先”取向下,渐趋损人利己,自相矛盾。美国正在试图摧毁由自己主导建立的世界治理体系和各种运行规则,对于世界,美国不再是一个建设性国家。

  

虽然面临系列挑战,但从全球营销的角度看,美国仍然足够强大。其经济、科技、军事和金融实力,依然强大到在全球无出其右者。美国所以显得不那么伟大,在于美国体制和传统做法,正在伤害美国,正在侵蚀美国领导世界的根基和能力。

  

第一,任由去工业化伤害到美国制造业根基

  

尽管仍然处于全球制造业的顶端,但造成制造业体系解构。

  

在全球化背景下,一个完整的国家营销体系由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构成。虽然对发达国家来说中低端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不可避免,但它是有下限的。这个下限是由保证各个阶层人员充分就业和国家营销体系相对完整的需要决定的。

  

否则,就必然会造成美国当前的困局:一方面,难以将巨大的经济成就,变成国民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另一方面,一旦国家间出现严重的贸易摩擦,必然导致首鼠两端。

  

同样得益于全球化,中国没有出现上述情况,德日和其他发达国家也没有出现上述情况。美国从全球化的主导者和推进者,变成反对者,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美国在国家营销体系上,缺乏战略规划和战略远见。

  

《美国工厂》和中美贸易战反映出来的现实也表明,美国只有在继续推进全球化的前提下,才能再造国家营销体系,才能重建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而如果意欲通过摧毁当前的国际营销体系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而自利,那最终摧毁的可能是美国经济。

  

第二,美国体制决定了其很难重建投资大、成本回收周期长的基础设施

  

资本追求绝对的短期利润,就很难根据世界科技发展进程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重建投资大、成本回收周期长的基础设施。

  

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和前总统卡特都突然发现美国的基础设施落后了,但资本不愿意投资,国家的巨额财富又用错了方向。美国前总统卡特说,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因为美国希望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卡特还说:“我认为,我们已经浪费了3万亿美元。”卡特指的是美国的军费开支。“中国没有在战争中浪费一分钱,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走在我们前面。几乎每一个方面。”“如果拿出3万亿美元投入美国的基础建设中,我们会有高速铁路。我们的桥梁不会倒塌。我们的道路会得到妥善维护。”

  

第三,美国正在失去世界经济发动机的能量和领导力

  

除了不遗余力地维护“领导地位”外,美国并未制定能够惠及全球的经济发展目标和战略。

  

冷战结束后,“东西”这个政治概念失效,“南北”这个经济概念越来越得到强化。最典型的表现就是20国集团对G7取而代之,G7国家与金砖国家之间交往越来越“不讲政治”。

  

美国的国家营销,从20世纪90年代之后,逐步演变成赤裸裸的损人自利行为。美国的内政外交都失去了国家营销最基本的功能和使命,进退失据,陷入混乱。

  

第四,从制度、文化和国家治理上,美国失去了自省能力和学习能力

  

1980年代,面对日本的经济崛起,美国一方面对外逼着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另一方面在内部进行了深刻反省,进行了理论创新,并借助中国改革开放成就了近40年的经济繁荣。而对于2008年经由美国发生的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美国显然没有自省,而是自己生病,让别人吃药。

  

长期领先、长期霸权,使得美国丧失了向别国学习的能力。甚至,在美国人的认知上,没有任何国家能够优秀到可以让美国学习。夜郎自大尚且有治,难治的是这种确有自大资本的自大。

  

美国人没有意识到:它今天的资本主义已经是社会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的综合体,是被完善过,甚至是被马克思思想完善过的资本主义。“经典的资本主义”或者“纯正的资本主义”,在罗斯福之后已经不复存在。美国今天的“资本主义制度”,如果不能随着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变化,不仅会不再被继续证明是先进的,而且会被证明是“过时了的”。美国的制度不仅没有被证明优于德国、日本,更没有被近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优于中国。

  

美国也许是一个学习型国家(重视教育和研究),但美国一定不是一个善于学习的国家(制度层面、认识层面)。

  

第五,美国信奉的理论大多已经过时

  

美国的多数理论都是建立在美国拥有绝对竞争优势,其他国家不足以对美国构成现实和战略竞争压力的前提之下的;都建立在发展中国家经济、技术、军事落后前提之下。没有考虑到诸如金砖国家会异军突起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没有考虑到会产生一个或者若干个能够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机会和动力的新兴国家。面对新兴国家的崛起,美国精英包括政治精英和理论精英,都寄希望于新兴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等着它们经济崩溃、政治混乱。而当这些没有如期发生之后,美国整体上陷入认知和行为混乱。

  

事实上,美国现有的政治、经济理论,已经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而过时,依据它们解释不了世界,说服不了世界,也解决不了美国现有的问题。

  

不得不说,特朗普是近几十年来,最关心国内事务和经济问题的美国总统,也是看出了美国病根的总统。于是,他不择手段地致力于解决美国问题。问题是,在全球化背景下,美国长年积累下来的问题,是不可能通过这种损人利己的办法得到解决的。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