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即刻收购一罐“借尸还魂”,社交创业太难做    

即使“借尸还魂”,也许逃不了被“封印”的局面。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那两个呢?

  

据锌财经了解到,11月4日,一位阿里PM在社区平台“职人社”小程序透露:聚焦陌生人社交的应用“一罐”已被即刻收购。

  

正当外界对此消息持观望态度时,很多人看到了一则以“是的!一罐居然还在更新!”为标签的微博,微博内容主要是:一罐已经重新上线,并且承认一罐App已经由即刻App团队收购。

  

  

一罐产品经理的微博 图片来源于微博

  

  

这条微博是一个昵称为“一罐产品经理”的博主发出的,并且在这条微博下,置顶的回复是即刻App的官方微博账号,就此,即刻和一罐就用这样的方式石锤了这一消息。

  

今年7月,即刻App官方宣布由于技术升级,在升级期间App将无法使用;就在同一个月,一罐App创始人郭子威宣布将解散一罐团队。而到今天,即刻方面确认了收购一事,并表示,一罐将独立运营。

  

就此,这对难兄难弟,已经抱团取暖,但或许还是冲破不了社交创业的困境。

  

两次转型,“火焰”和“海水”

  

“期待每一次推送”

  

这是即刻App在2015年刚开始上线时的Slogan,正因为这样,它当时的定位还是一个新闻资讯平台。而在资讯平台中,因为它拥有无广告植入、推送较为精准、专注于年轻人兴趣社区等属性,看起来像是一个“异类”,然而就因为这样的特性,一时间成为了80、90后的“宠儿”。

  

  

正因为即刻一开始的定位是新闻资讯平台,聚焦在每一次推送的内容。这意味着即刻希望用户能够将主动订阅的新闻在push里看完,用订阅+push的方式来对抗微信公众号的低效率和今日头条的高信噪比。

  

虽然这一模式,让即刻在一开始达到了这个目标,但也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

  

订阅模式对于用户对于信息的认知要求很高,很多用户在并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的前提下,订阅了很多内容,最后发现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久而久之,订阅的越多,内容就会越多,无用信息也会越多,杂而无精,这时的推送就成了负担。而即刻自身也缺少有效分发的入口。

  

最初,即刻的定位是让用户在泛泛的信息洪流中找到他们真正关心的那些,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即刻本身也成为了洪流。

  

于是,即刻App开始转型。

  

2017年3月12日,即刻正式将品牌LOGO从黑白两色更换为黄底白字,并在次月将最早的Slogan修改为:就想看点好东西。这一改就将即刻早期的精准、简约的风格,赋予其更鲜活的年轻人气质,正式向年轻人的兴趣社区。

  

  

即刻改变前后的品牌Logo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此之后,为了拓宽更多的用户属性,它之后还赞助了多档综艺节目,包括面向潮流年轻人的《即刻电音》,面向饭圈的《中国音乐公告牌》,和面向二次元用户的《故事王2》。

  

在转型完成后,用户开始加快增长,据艾瑞数据统计,截止2017年9月即刻安卓用户下载量突破1000+万。

  

看到了转型社交的成功后,在今年7月,即刻又一次改版,产品形态更彻底地往社区方向进发。这次即刻加入更多的“90”后元素,其中包括像Instagram Story的功能“我的日记”,像QQ空间的功能“今日来访者”,首页也添加了各种的圈子卡片,用以推荐精选内容。

  

“转型就是求生欲”,即刻联合创始人林航这样解释即刻的转型之路。

  

他曾对媒体说,“在转型成社区产品前,还是一款内容工具的即刻就发现了转型的可能性。因为了解到用户在看完内容后,还会产生大量的互动,这一现象给了我们启发,相比内容工具,社交是个更大的市场,所以转型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上一次转型,给即刻带来了生机;而这一次改版,却将即刻送进了深渊。

  

2019年7月12日,即刻App官方微博发布消失称,为了提供更好的服务,即日起将进行技术升级,并且在升级期间App暂时无法使用。即刻CEO“瓦恁”也发布相关动态:“Thanks for being addicted,回见。”

  

  

即刻APP官网微博发布消息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后,很多即刻App的用户也在应用里收到了通知消息,提醒用户开启App的通知权限,并关注即刻App官微、官博,及时获取最新消息,升级完成后会及时提醒用户。

  

其实,早在7月5日,广东网警通报了第二季度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App清理整治工作,在这次清理工作中,其中就包括了即刻App,因此这次即刻App的下架应该和该App的违规有关。

  

就像即刻在微博中并没有说清什么时候升级完成一样,这段“无即时光”到现在也没有结束。

  

现实与虚妄

  

从做资讯的转型到做社交,做不好是因为“水土不服”。但是从一开始就以社交创业的企业,也并没有太多优势,比如一罐。

  

上线于2018年6月份的一罐,是一款主打陌生人匿名社交的软件,类似“树洞”,它的slogan“年轻人的树洞社交”也符合它的定位,为用户提供可存储情绪、秘密的“罐头”。

  

网易前产品经理郭子威(纯银)在连续创业之后做的一款小众社交产品,郭子威曾对媒体这样评价这款产品:“这是我身为产品汪的代表作,它并非我为95后或者00后做的APP,而是我送给自己的42岁礼物,恰好让小孩子们也喜欢罢了。”

  

  

一罐App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这段话中,无不感受到他对于这款产品的自豪。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款App自打一上线之后,就在2018年接连拿了豌豆荚、最美应用、AppSo、小米等6个平台的年度APP大奖。

  

除了获奖之外,用户数方面也是一份好看的“成绩单”。

  

就在一罐App上线一个月后,据艾瑞数据显示,App的月度独立设备数达到了80万左右。

  

然而,这样的好景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在一年后,今年6月27日,一罐创始人郭子威在网上突然宣布:“刚刚对一罐团队宣布撤退,7月末全员解散。一罐还有小六位数的日活,也留了维持2年的钱。”

  

对于团队解散的原因,一位一罐员工对媒体透露:“一罐既没有广告也没有盈利,整个团队全靠金主爸爸投钱养活。很抱歉,今年我们最终没有达到让金主爸爸满意的日活。”

  

现在看来,在做社交方面,或许一罐App还太过于年轻,但其他产品也活的并不好。

  

Soul和狐友,也是主打社交的App,但也在遇到了不同的问题。

  

就在郭子威宣布一罐App解散的第二天,有关监管部门对一批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Soul就在其中。

  

另外,狐友在上架三天后就宣布下架一周的消息,但一周以后狐友并没有上架,直到目前也还没有重新上架。

  

现在看来,做社交创业做不好并不是因为有隐形的“天花板”,而是由于自身的一些原因限制了、或者阻挡了发展的道路。

  

社交创业太难做

  

对于社交创业来说,现在只做社交或许已经不够了,还需要做很多。

  

虽然目前外界都在宣称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互联网经济正在走向下坡路,但从社交网络总收入来看,却节节升高。

  

根据艾瑞数据经过统计企业财报、行业访谈和数据分析后,得出了《2013年~2020年中国社交网络市场收入规模及预测》,从这个数据中可以看到,虽然增长率在逐年缓慢下降,但社交网络总收入却在逐年大幅度升高

  

  

2013年~2020年中国社交网络市场收入规模及预测 图片来源于网络

  

社交网络总收入的增长除了社交平台广告收入的良好表现之外,用户付费收入的增长亦是主要助推力。包括直播、短视频、咨询整合等新兴内容载体与社交相结合所带来的新盈收点,使整个市场仍保持强劲不息的增长潜力。

  

对于这点,在36氪发布的《2019年社交行业研究报告》中同样提到:社交行业发展日趋成熟,平台可消费内容形式越来越丰富。

  

因此,即刻收购一罐之后,很大可能还会在社交这个市场再次“创业”,在吸取之前的失败经验之后,或许会在直播、短视频和咨询整合等方面进行重点关注和做出动作。

  

但时过境迁,在这些方面已经有很多产品做的已经足够好了,比如直播方面的淘宝直播、短视频方面的抖音和快手、资讯整合方面的今日头条。

  

如今的社交创业已经涵盖了图文、音频、视频等载体,普通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而现在作为入局者,要冲破现有的这些巨头产品阻碍,是非常艰难的。

  

因此,即刻想要通过收购一罐来“借尸还魂”,或许是一种幻想和奢望。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