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微博的自我救赎之路,仅靠一座“绿洲”行不行?    

微商入侵、抄袭风波,还未正式开放公测的绿洲已经开始消耗用户的好感。接下来整改优化之后重新上架,其对用户的吸引力还有多少,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头号玩家》中,现实世界混乱无望,人们将救赎的希望寄予名为“绿洲”的虚拟宇宙。

  

9月2日,新学期开学。绿洲App选在这个充满朝气的日子,借 @来去之间 一条微博亮相。

  

残酷的是,还没来得及和各位新朋友say嗨,绿洲就被一场入学考试安排的明明白白。

  

微商界知名“老师” @龚文祥 当天即表示“推荐大家先试用一下”,第二天则与微博叫板,称绿洲之所以能够冲到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其实都是自己的微商会员在推动。并以截图为证,绿洲相关微信群已拓展数十个。

  

这不禁让绿洲打了个寒颤。微商的凶残程度大家有目共睹,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乃至微博都惨遭毒手。影响用户体验,破坏平台生态,微商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堪比蝗虫过境。

  

祸不单行,被质疑翻版小红书的绿洲还被网友扒出Logo涉嫌抄袭,目前官方已做下架处理。

  

莫非,绿洲会和上周末刷屏的ZAO App一样,来去匆匆,就这样被劝退了?

  

微商盯上的不是绿洲,而是流量

  

指引大家向绿洲进发时,@龚文祥 说得很直接——“新平台流量大”。

  

哪里有流量就去哪里,对于微商而言,流量就是第一生产力。

  

2011年,微信上线。2012年,用户数跨过一亿大关。2013年,用户数突破三亿。微信大楼平地而起,某些嗅觉敏锐的人意识到了机遇所在。此前活跃于贴吧、人人等地的个人代购向微信转移,微商概念兴起。

  

艾瑞咨询统计的数据显示,2013年时中国微商市场交易规模就已经大大224.9亿元。此后增速虽有放缓,但依旧保持在高位,预计2019年微商市场交易规模将接近1万亿。

  

万亿市场是2017年做出的预测,现在回头看,实际规模或高于此,因为其忽略了短视频兴起这一变量。

  

8月24日举行的第一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透露,抖音上线17个月后日活用户达到1亿,上个月日活用户已经突破3.2亿。

  

由此,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成了微商的新阵地。千万微商摇身一变成了抖商,乘着短视频的东风,抖商的表现要更加疯狂。线下动辄千人规模的抖商大会一场接着一场,以至于今日头条官方都要站出澄清,从未授权任何抖商相关活动。

  

  

再有就是小红书,面对微商的入侵同样失守。种草社区为微商提供了天然切入口。例如,在小红书内搜索“法拉利488”可得到325篇笔记。其中,排名在前两篇就是典型微商喜提爱车的操作,“白手起家”、“创业买的第一辆车”......有用户在底部评论,“大家看破不说破,都懂”。

  

一个月前,种草笔记作假、刷量、内容违规等负面缠身的小红书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趁此空档上线的绿洲,有内部人士透露其定位正是种草社区。

  

但是,注意力转移到绿洲,微商盯上的其实也并非绿洲本身,而是流量。

  

微博CEO王高飞把绿洲推向大众之后,绿洲的邀请码很快就刷了屏。微博 #绿洲# 话题相关讨论已有5.7万,阅读数过7000万,最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第35名。

  

在App Store中,绿洲则从1000名开外攀至社交(免费)榜首、应用总榜(免费)第2的位置。一时间大量用户涌入,难承其重的绿洲多次提示“服务器走丢了,请稍后再试”。

  

这一切,微商都看在眼里。

  

  

@龚文祥发出的截图显示,以绿洲为主题的KOC群聊已经拓展至29群。“在线求绿”在微商群体的新潮流,即绿洲账号互粉。另外,生活、宠物、时尚等各路绿洲KOC的报价表也已经流出。

  

然而,一番号召之下,龚文祥在绿洲并没能收到多少回应,其账号发布的动态,截至目前互动最多的一条仅收获了十余个点赞。

  

靠绿洲自救还要迈过几道槛

  

要么没流量,要么满是垃圾流量,社交玩家普遍受这一魔咒所困。

  

某些不守规矩的微商就是垃圾流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实际上,微商发展至今,行业已经趋于成熟,也不乏正规军为用户提供商品和服务。但部分一味追求流量、利益地售卖三无产品,刷屏骚扰用户的微商则是给平台体验造成了极坏影响。

  

马化腾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微商乱象头一两年很严重,现在已经好一些了。从后台和大数据看到,一些微商是健康发展的。但对于潜在的不可持续的微商,腾讯会及时制止。

  

微信对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的规范,外链平台的打击以及近期朋友圈折叠等一系列措施,虽没有点名微商,但切实给微商活动设下了限制。

  

小红书近日公示了部分违规ID和违规内容,针对售卖高仿假货、违规广告导流内容、广告销售等做法,给予禁言48小时、禁言7天、永久禁言、封号等不同程度惩罚。

  

微博也一直在与微商作斗争,@龚文祥 就有提到,微博天天封杀微商,给微商降权。同时,微博还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谨防绿洲成为微商新的集散地。毕竟,选择在这个特殊节点登场的绿洲,肩上的担子应该不轻。

  

2009年上线的微博,已是在互联网江湖混迹十年的“老人”。从数据表现来看,微博的增长似乎已有些吃力。

  

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博当季广告和营销方面营收3.70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3.699亿美元仅增长0.21%。作为营收主要来源,这部分收入约占到整体的85.85%。不容乐观的是,这已经是广告增速连续第五个季度下滑。

  

推出绿洲,一定程度上就是微博在尝试自救。

  

上次遭遇困境是在2015年,董事长曹国伟用换血之术让微博重回上升轨道。一是地域的下沉,二是年龄的下沉。新浪微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8微博用户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微博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由2017年的28%上升至31%;所有用户中,30岁以下用户占比达81%。

  

循着已有经验,微博应该继续下沉。但业内人士指出,微博十年,社交媒体的属性不断增强。朋友圈七年,分享的内容越来越宽泛。用户需要一个更加集中、能够分享生活化内容的空间,所以ins、小红书等产品深受年轻用户喜爱。

  

如外界评论那般,绿洲是翻版小红书,又是中国版ins,瞄准的正是年轻用户未能在微博上获得满足的社交需求。而由于前文说到的绿洲服务器表现不稳定,有调侃称“绿洲方ins真的仿的太到位了,不用翻墙都和ins一样卡”。

  

抄袭的质疑不止于此,9月4日下午,网友扒出绿洲Logo与韩国平面设计工作室studio fnt 2015年给Ulju Mountain电影节设计的视觉形象相似度颇高。经王高飞确认后,绿洲暂时下架。

  

作为一款新产品,因隐私安全被约谈的ZAO以及本文所说的绿洲,无论是否身兼重担,首要任务应当是活下来,吸引更多用户。

  

但微商入侵、抄袭风波,还未正式开放公测的绿洲已经开始消耗用户的好感。接下来整改优化之后重新上架,其对用户的吸引力还有多少,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