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即将上线的「飞聊」,能否缓解今日头条的社交焦虑?    

  字节跳动成功收割了大量的年轻用户,这与腾讯游戏、泛娱乐等业务的用户群高度重叠,从争夺用户的角度来看,双方存在激烈竞争。

  

  今年以来,字节跳动和腾讯这对新老巨头间的对决,让我们看的眼花缭乱。从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再到折戟的悟空问答来看,字节跳动早已想涉足腾讯的社交腹地,但想要全面对标腾讯,仍然缺少一个与微信势均力敌的社交产品。

  

  上个周末,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将上线一款年度级别的全新社交产品「飞聊」(flipchat)。该产品不会内嵌在今日头条App内,将会以独立App形式推出。值得一提的是,这款秘密开发良久的产品,还挖来了微信前几号员工做开发,意在模仿微信。

  

  与此同时,今日头条已经收购了“飞聊”的英文域名“flipchat.cn”。经查询,flipchat.cn的域名目前联系邮箱已经变更为ename@bytedance.com,这个邮箱后缀正是今日头条的英文名称。这似乎彰显着,这家新生的科技巨头,并不仅仅只是将目光局限在中国市场。

  

  字节跳动的新战场,「飞聊」会打破僵局吗?

  

  在字节跳动入局之前,其实也有一款叫做「飞聊」的通讯应用,这款产品出自中国移动之手,为的是拯救在微信和米聊冲击下日薄西山的飞信,但最终以失败收场,至于今日头条的新社交产品为什么要叫「飞聊」,我猜可能是张一鸣为了缅怀过去。

  

  张一鸣在九九房项目失败后,出来做的第一款信息流产品就叫「飞飞看图」,今日头条的域名一开始也是「feifei.com」,这个域名据说张一鸣卖了1500万元,这笔资金最后也变成了今日头条早期的启动资金。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字,被用来命名下一阶段的新产品,说实话一点不稀奇。

  

  

  

  针对字节跳动将上线「飞聊」的消息,YY创始人李学凌在朋友圈中表示:「我赌张一鸣的飞聊能够成功。因为我看到了太多成功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机会真的可能来了」。不过李学凌又补充了一句,「成功的定义其实就是自己能够持续的活下去,但不一定规模做的多么大。其实真正的规模是时间的产物,如果你能够在一个小规模下能够有活下去的理由,你就会持续成长的。」

  

  李学凌的评价可以读出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作为腾讯曾经的挑战者,YY取得过巨大的成功,如今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显然也会取得成功。第二层意思则更多是为了鼓励如今风雨飘摇的YY,在直播行业进入瓶颈的当下,YY正遭遇用户和营收下滑的戴维斯双杀,活下去比一切都重要。

  

  复盘YY当年之所以能在腾讯的夹击下存活下来,大体上遵循这样的方法论,「用户从0到1时你的产品一定是功能性的,用户从1到10产品要能场景化,用户从10到10000则需要有情感的注入、关系的形成,用户过万则需要平台化,用户过百万需要打造生态」。从一开始,李学凌找到了「游戏语音交流很困难」这个QQ无法解决的痛点,在这之后YY做直播平台,深耕泛娱乐场景,无疑恰恰是符合了这个产品发展规律。

  

  微信在产品创新上的惰性,事实上也让众多创业者看到了机会。子弹短信、微脸、echo、硬核、ZEPETO等社交产品的陆续涌现,似乎都在印证腾讯的社交帝国并非牢不可破,眼下的「飞聊」未尝没有新的突破点。

  

  所以「飞聊」能不能成功,关键是要看字节跳动能不能在当下社交场景中,找到一个微信没有办法解决的刚需。结合人工智能和算法,字节跳动早已形成了一套赖以成功的方法论,而这也可能成为「飞聊」最终的落脚点。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腾讯和字节跳动再度开战之前,陌陌很有可能会成为牺牲品,因为算法和陌生人社交的结合会更容易突破,探探实则上就是这样一款产品,而掌握更多用户数据的字节跳动自然也容易想到。飞聊的英文域名flipchat,也很容易让人想到Snapchat,这很有可能也会一款针对年轻用户的产品。

  

  时间争夺战,「头腾大战」再升级

  

  去年11月,在「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张一鸣宣布从「智能推荐」走向「智能社交」,而随着抖音等头条系产品的大获成功,这个构想也越来越成为一种可能,因为在本质上,生产门槛越低的内容,如文字、图片、短视频,就越容易UGC,而当生产者与消费者越重合,产品就越有社交潜力。

  

  传媒实验室对此表示,「媒体产品和社交产品最显著的区别在哪里: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统一程度。在最具社交属性的产品中,所有用户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但在最具媒体属性的产品中,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完全割离。今日头条作为媒体产品完美的完成了人与信息的连接,但是始终还没有做到人与人的链接。或许这也是腾讯拼死要捍卫的真正的护城河。双方的中场战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今年5月,张一鸣发了一条关于抖音的朋友圈,马化腾破天荒的进行了回应,双方也由此开启了一场口水战,在之后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的战争就频繁成为了2018年移动互联网的热点事件。对于腾讯而言,虽然表面上双方此时的主业并不冲突,信息流和即时通讯也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但关于「用户时间争夺」的战争,硝烟早已弥漫开来。

  

  

  

  从Questmobile最新数据来看,以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为代表的短视频产品,正在给腾讯的即时通讯流量带来巨大的威胁。在短视频行业的总使用时长从3.6%飙升至8.8%的前提下,即时通讯的占比却从 34.7%下降至 31.5%,短视频正成为吞噬即时通讯的流量黑洞。

  

  抖音的爆红让腾讯始料未及,这款产品一度让字节跳动成功收割了大量的年轻用户,这与腾讯游戏、泛娱乐等业务的用户群高度重叠,从争夺用户的角度来看,双方同样存在激烈竞争。而不同于腾讯早前遇到的对手,字节跳动的流量生态自成体系,且团队充满朝气,这一切都让腾讯感到惊慌。

  

  互联网上曾流行着这样的说法,「在互联网时代,你永远不知道将要打败你的是哪一家企业,甚至不知道它将来自哪个领域」。从这个角度看,再宽再大的「护城河」,也无法阻挡那些颠覆性的创新和技术。在腾讯主导了十多年的「熟人通讯+封闭关系」,字节跳动凭借「算法+短视频+开放式关系」产品模式奇袭了腾讯的社交大本营,并成功打开突破口。

  

  如今字节跳动即将推出以通讯工具面貌出现的「飞聊」,显然就是摆明了要叫板微信。可以预见,当用户红利逐渐消失,移动互联网进入存量市场之后,双方的竞争还将进一步加剧。

  

  疯狂扩张边界,是焦虑还是野心?

  

  今年11月,据36氪报道称,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Pre-IPO融资已经close,投前估值达到750亿美元,再联想到在此之前的一系列动作:陈林接任张一鸣成为今日头条CEO、上线商品搜索进军电商、推出小程序打造开放平台、以及布局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放心借”,种种迹象都在表面,字节跳动在为IPO进行最后的冲刺工作。

  

  

  

  但眼下的字节跳动却不得不在IPO之前,面临用户增速放缓的困境。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数据显示,头条系APP的总使用长占比首次出现了下滑。其中,今日头条应用程序月活用户虽然达到2.54亿,但增速仅为14.5%。

  

  

  

  而根据Trustdata同期发布的另一份报告,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四款APP的用户数在9月份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下降。换句话说,在持续3年的高增长之后,字节跳动的拐点已致。

  

  相比BAT,头条系的生态布局相对单一,既缺少熟人社交、零售等生活服务类目的布局,也没有形成支付闭环,而BAT三巨头却各自有自身的护城河:百度满足用户的信息检索需求,腾讯满足用户的即时沟通需求,阿里则满足的是用户的消费金融需求,这些都是现阶段没有其他产品可以取代的刚需。

  

  但纵观头条系所有的产品,往往仅仅只是作为用户获取信息的渠道,而这具有很强的替代性。套用微博CEO王高飞早前的观点,那就是「中国的手机用户普遍会在12个月左右换一次手机,没有社交关系的纯信息流产品多半需要重新获取一遍用户」。

  

  头条系的产品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全部采用的是以算法为核心的去中心化模式。这种基于用户兴趣推荐的个性化分发,可以让产品流量极短时间获得爆发式的增长,而正是基于这种流量分配逻辑,今日头条可以不断孵化出火山小视频、悟空问答、微头条等产品,但缺乏用户关系的头条却没办法做金融、做电商,因为本质上电商和金融并不是简单的流量生意。

  

  没有社交,头条始终有沦为工具的风险,字节跳动与用户、内容创作者和开发者之间的关系就永远只停留在弱链接上,而这始终也是张一鸣的心结所在。因为用户更多的只是被动接收相关信息,内容创作者完全依靠的是被动的算法推荐,开发者也无法在头条的生态中建立足够的消费场景。实际上,即使我们没有悟空问答、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这些产品的账号,也仍然可以无缝使用头条系的产品。对用户黏性来说,最高效和稳定的方式永远是建立网状的用户关系链,也即「社交网络」。

  

  对字节跳动而言,疯狂扩张边界之后,如今不得不放缓脚步寻找新的用户增长点。在建立类似BAT的生态之前,字节跳动也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建立网状的用户关系链。但我们对「飞聊」的推出乐见其成,毕竟天下苦微信久矣,只有竞争才会有进步。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