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为什么出行平台都要集体“臆想”做社交?    

  与其暂时“无利可图”,那么出行平台更没有理由跟风做社交,更应该问问用户的真实需求。

  

  过去一周,很多人最担心的就是“出个门个人信息就被公开了”,涉嫌个人隐私泄露的新闻频出。

  

  首先是航旅纵横为用户设置个人主页,透露用户个人隐私,因此引发热议。之后又有传言称,另外两大出行平台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12306和摩拜的用户数据泄露,但即时被辟谣。

  

  坐飞机、查地图、打车、骑单车、甚至是坐地铁,人们日常出行越来越依赖出行平台,海量的个人信息也沉淀到了这些平台上。与此同时,人们也越来越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被出行平台以大数据、社交功能的名义滥用。

  

  不久前,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空姐事件就引发了公众对“出行社交”功能的争议。有用户在网上披露,顺风车司乘之间互相评论,导致接单之前就可能提前了解乘客性别,一些评论还包含对女性乘客外貌、身材的低俗评论。滴滴随后整顿顺风车,先是关闭了评论功能,随后听取用户意见,恢复开启了只与出行相关的“有礼貌”、“准时”等评价标签。

  

  每天接到不堪其扰的诈骗短信、广告骚扰电话,让人们意识到个人信息通过订外卖、订机票、发快递等各种网上交易泄露出去,造成安全隐患,因此公众对于自己在网上流露出的信息越来越谨慎,怕被“有心人”利用。出行平台如果没有充分考虑用户隐私就推社交功能,更是被广为诟病。因此,当航旅纵横自作主张借选座之机推社交,不出意料就遭到了人们的集体抗议。

  

  事发后,航旅纵横“叫屈”,特别举了几个例子来验证的一番苦心。

  

  比如:父母第一次坐飞机,要是飞机上有人可以帮忙照看一下该多好;登机口临时变更,要是同客舱的人早告诉我一声该多好;飞机延误,但是却错过延误餐,要是同行的人能够跟我打声招呼该多好;带妈妈去旅行,没有选座连坐的位置,要是能提前在线上跟邻座沟通一下该多好;长期出差,疲惫不堪,沉闷的客舱异常冰冷,要是能有个能说话的人该多好。

  

  作为一家专业的航空数据服务商,航旅纵横不可能不清楚这些理由有多立不住脚。无论是登机口变更、还是领取航空延误餐都不是简单地靠旅客之间的私信能够解决的。而具体到在飞机上换座位,或者为老年人提供特殊关照,一方面这并非其他旅客的义务所在,另一方面这应该交由乘务人员处理。

  

  至于邻座聊天,不排除有些人有此需求,但这是建立在用户彼此都知情且愿意的情况下,否则因为平台草率行事,构成骚扰等不恰当行为甚至安全隐患,平台也逃脱不了承担相关责任。

  

  这也是为何航空纵横在舆论发酵后发表的声明,再次遭“打脸”。声明其中第一句是:航旅纵横始终将保护旅客信息安全放在首位,致力于帮助用户建立一条获取权威信息的智能通道。

  

  可是航旅纵横在测试“虚拟客舱功能”时默认设置是打开的,也就是说用户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个人主页、飞行热力图、出行习惯等标签就可以被他人搜索到。而且很多用户反映,没有明显提示如何关闭此功能。

  

  根据去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第40条的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对其收集的用户信息严格保密,并建立健全用户信息保护制度。从法律角度,擅自替用户作主,是否已经构成了侵犯用户知情权?

  

  也许“美女”、“经常飞北京上海”这些个人标签并不像实名、手机号码那么直接,但出行平台并没有意识到,与网络陌生人社交最大的不同在于,出行场景是线下的真实环境,见面的“陌生人”将同处一个空间,从而也就打破了虚拟网络的“安全屏障”。

  

  为什么出行平台都在急于做社交?诚然,应用里叠加功能对于很多企业来可以增加用户粘性、增加流量也可能提升未来的品牌估值。在人人们都想成为“流量入口”的时代,社交看似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电商拉群拼团卖东西、销售利用朋友圈推理财、培训。

  

  但从目前看,出行平台推广社交功能并没有明确的商业变现目标,也不是急迫的经营需求。因为不像网络内容产出依靠社交来拉动流量、广告,出行服务自身就有实际的交易收入。

  

  与其暂时“无利可图”,那么出行平台更没有理由跟风做社交,更应该问问用户的真实需求。出行是否有社交需求,从滴滴顺风车恢复相关出行标签看,适度、合理的社交功能可以在出行过程中提供便利。

  

  但出行平台在设计使用中,首先要谨慎考虑到个人隐私保护,并且尊重用户意愿。出行领域用户信息,密切关系到用户的人身安全,而如果平台不慎甚至故意留出灰色地带,纵容一些人用社交功能方便行“苟且之事”甚至危害他人安全,平台更是难辞其咎。

  

  在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看来,航旅纵横和滴滴顺风车出现的问题如出一辙,添加过度个人标签,某种程度上迎合了一些人猎奇以及猎艳的需求。航空纵横的行为实际上暴露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苗头”和“欲望”:很多APP都有叠加和复杂化的趋势,有些投资人看中某个软件实际上是看中它有成为入口的可能性,并不局限考虑其所在领域。

  

  而一旦平台试图出卖用户个人信息和数据获利,更是不为法律所允许。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就强调,如果互联网平台违规使用用户数据,只要是获利,无论是通过增加下载量还是扩大扩大广告收入,都构成不正当的侵权甚至是违法。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