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美哭!中国日报海外版惊艳世界,国内网友却不高兴了?    

世界都惊艳的中国好设计,为何引起中国网友不满?

作为一个设计博主,每当看到走向世界的国产设计,美丫姐总会由衷的感到高兴。

这不,最近就出现了这样一组世界级的中国好设计——《中国日报》海外版的版面设计!

先感受下设计大图,作为让世界了解中国的渠道之一,这些设计无疑是一张绝佳的名片,把中式美学诠释的很有国际范!

比如这篇讲全球化的文章,高铁从中式刺绣中呼啸而过,并且在同一个地球仪里,全球化的意义不言自明。先感受下设计大图,作为让世界了解中国的渠道之一,这些设计无疑是一张绝佳的名片,把中式美学诠释的很有国际范!

比如这篇讲全球化的文章,高铁从中式刺绣中呼啸而过,并且在同一个地球仪里,全球化的意义不言自明

谁说工业化的文章,配图就只能是气沉沉的钢筋水泥?设计师偏要将齿轮和钉子画成蝴蝶的形状。

发财树这么典型的土味元素,竟然被画的这么精致甜美。

科技不断更迭,前沿科技与古老文化能否共存?

实在太佩服设计师的脑洞了,“中国外汇储备降低至30万亿”。这么严峻的课题,都能被诠释的如此浪漫

考古学家对真相的探索,应该像淘金一样充满激情。

“只要我们都牵起手(团结起来),和平的小Fa Fa 就永不枯萎“

健康的医疗环境不能只是治疗疾病,更要给病人以春天般的关怀。

媒体就像一个巨大的镜头,带你看清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么“洋气”的设计,却来自一只根正苗红的中国团队,就是《中国日报》的美术部编辑们。

《中国日报》美术部漫画合影,前排左起:马雪晶、石宇、宋晨;后排左起:李旻、蔡艨、罗杰

其中主任编辑叫李旻,毕业于清华美术学院,从毕业起就就职于《中国日报》。

美术部主任编辑李旻

期间为报社创作了很多亮眼的插画,其中漫画《微信控》还获得了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早期她的插画设计,还不是如今的风格,更偏向于西方夸张的漫画手法。

2010年《中国日报》版面

直到2017年,华裔画师倪传婧,凭借独特画风,登上了福布斯名人榜。

主编李旻看后受到启发,在和团队的不断探索中,最终创造出了现在的独特风格。

报纸发行后,外国网友都被它的颜值征服了!

这样为国争光的好设计,按说应该受到大力赞许才对!然而图片流传开后,却引出了很多刺眼的不和谐论调。

比如热门微博下最高赞的评论,一上来就给团队安了一个,“瞧不起国内人民”的罪名。

更有人呢大胆提问, “是我们不配吗?”

甚至有人认为,不止一家企业,有这种设计区别对待的行为

面对这些网友的置疑,美丫姐只想说:你们真的想多了。

你们只看到国内外设计的不同,却忽略了好设计是需要时间的。

根据百度百科,《中国日报》的海外版都是周刊,也就是说,每幅设计都有一周的时间来准备。

而国内的《中国日报》却是每天发布一次,每次24个版面!除去撰写,审核,印刷的时间,留给设计师的时间就非常紧张了。

心疼编辑们,日复一日赶稿,已经挺辛苦了,还要被误解。

所以说,难道国内就真的没有专属本国人的优秀报刊设计吗?

当然有了!不仅有,还频频获得国际设计大奖,比如被誉为新闻设计界“奥斯卡”的国际新闻设计协会大奖(SND)

Society For News Design

好奇的美丫姐在官网搜索了“China”,就惊奇的发现,自大奖成立以来,中国竟然获得过359次奖项!

获奖作品中,针对中国人的本地报刊杂志占绝大多数。

下面我们就赶紧来看看属于我们自己的优秀新闻设计都是什么样吧!

早在2010年,《辽宁日报》的《东北虎》贺岁长卷就曾获得了当年的报刊设计类金奖。

它用国画的方式描绘了东北虎的特征、习性 官方是这样评价的:“它在布局、插图、色调上都展现出惊人的艺术境界简直无可挑剔”

近一些的还有2016年的《新京报》人物特刊《2016数英雄 谁是英雄》,获得了新闻特别专题类银奖。将几位完全不同的人脸拼接在一起,组合起来却并不违和。

采用类似方法的设计还有 ,奥斯卡影片《月光男孩》的海报

《新京报》获奖不止一次。2008年的《“误”种起源》,讲述了关于进化论的18个误区,获得了当年的科学专栏优秀奖。

同年的汶川地震《逝者》特刊,用庄重的雕刻质感设计纪念逝去的同胞,获得了突发新闻类优秀奖。

2013年《书评周刊》获得最佳专题设计奖。

2014年《新艺术》专栏获得特别新闻类优秀奖。

2014年《新京报》旅游版面优秀奖

2012年,《经济观察报》用人民币“¥”符号的创意设计,优秀版面设计奖。

获得同样奖项的还有当年的《生活方式》版面

还有2011年《东方早报》的作品《90年党史长卷》,获得了专题设计类银奖

与之前的获奖作品相比,它的独特之处在于:把连续9期报纸拼在一起,就会组成一张讲述恢弘的长卷。

So,看过了这么多国产媒体的优秀设计,我们发现并非中国好设计都在国外。为了做出更多专属国人的好设计,我国的设计师,从没有放弃努力。

只是有的时候,受制于环境以及产品自身的因素,常常会限制了设计师的发挥。比如《中国日报》的美术团队就表示,“内容编辑就是限制我们创作的上限”。

“我们会想这个东西入不入画,美不美,适不适合画,但编辑不这样想,他们会更多地根据内容限定画面的元素”。“编辑是我们的上限,有时候我们创作欲望与能量满满,但会被编辑所限制而表达不出来。”

——《装饰》

回到这次饱受争议的海外版周刊,相信每个设计师的初衷都是希望能把好设计传递出去。而这些周刊就是一个契机,让中国的好设计走向海外。

就像中国日报美术部主任李旻说的:

这不也正是我们希望的吗?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