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疫情之下的医药电商:猝不及防的问题和突然来临的机遇    

疫情帮助广大用户培养了线上消费习惯,为医药电商带来了明显的流量和用户增长契机。

  

作为一种抗病毒的处方药,奥司他韦的药量向来严格限制。但祝鹏程清楚记得,初五那天晚上,互联网医院的医生一口气给一位退伍军人开了4个人的药量(虽然奥司他韦主要治疗流感,但是在新冠肺炎流行早期,医院都在尝试各种治疗方式,包括奥司他韦)。身为1药网的首席产品官,祝鹏程行事向来谨慎。他找来旗下互联网医院院长,一问才知事情原委。

  

那位退伍军人是武汉的一位求助者。年前,他的父母回湖北荆州的老家过年。没想到一场疫情,竟成了永别。母亲初三去世,父亲正在抢救,姐姐和妹妹相继感染。受疫情管控的影响,家人拿着医院的处方在荆州根本买不到药,于是尝试线上购药。

  

笼罩在疫情之下的医药电商,凭借“零接触”的天然优势,反而成为用户“抢货”的重要途径。易观千帆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互联网医疗在线问诊领域独立APP的日活最高峰达到了671.2万人,最大涨幅接近160万人,涨幅达31.28%。对比疫情发生发生之前(1月上旬),截至3月9日,京东大药房新用户数增幅超过150%。

  

两个多月来,随着武汉新冠疫情从湖北迅速蔓延到全国、甚至海外,1药网的云药房团队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药企的电话,无一例外,都催着上线药品。“帮帮忙,把我们的药赶快备到你的仓库去。”这种被催促的感觉,在过往几年少见。

  

盐酸氯喹一个月销量超过数年总和

  

恐慌感笼罩在疫情早期,那是一段疯狂抢药的记忆。

  

抗感冒类、抗病毒类药物线上销量猛增,维生素经常断货。断货——抢货——补货,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个星期。疫情爆发太过突然,没来得及给医药电商一个反应的时间,面对供应链不够充分的困境,备受压力的金恩林必须得带着部门不断寻货、抢货。“这个过程是挺艰难的。”正如开头所言,药企向来是卖方市场,并不愁药卖不出去。

  

祝鹏程记得,1月19日,集团刚定了一个冲锋令,希望1月份的销售量能跟12月份历史的峰值持平。因为根据以往规律,春节期间线上销量会显著下降。但没想到当天部署完,第二天早晨,湖北传来新增100多个病例的消息,并且肯定有人传人倾向。本身就处于紧张的战斗状态的1药网冲锋团队,无缝对接就投入抗疫中去了。

  

抗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仓储物流,招招致命。

  

京东大药房已经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医疗零售渠道,2019年,京东健康零售占全国医药零售15%的市场份额。但金恩林坦言,有一些药品也找不到,比如盐酸氯喹这种抗疟疾药物,在过去一年里,全国销量也就100来万。但这次整个市场的需求量仅一个月内,可能就超过了过去数年的总销量。他认为,医药电商如果更早把货铺进来,发给消费者也好,供给医院也好,或多或少对疫情起到更大的作用。

  

备了一批货的祝鹏程,压根没想到在疫情中能派上用场。去年春节,公司就吃过一次库存不足的亏,节后销量远大于备货量,碰上物流不正常,导致缺货率很高。吃一堑长一智,今年公司早早地就把一个月的库存量做了翻倍增加,但国内防疫物资产量不足,仍旧一度缺货。整个100多人的采购团队,不眠不休地发动一切资源去国外找货。这种状态也是整个行业在疫情期间的常态。一位医药电商的负责人经常凌晨四点还在失眠,他的朋友圈全部是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疫物资的线上购买链接。

  

1药网团队是当年1号店的创业团队,以仓储物流、供应链管理见长。得益于在医药物资采购供应链方面长达十年的沉淀,祝鹏程认为,此次1药网在疫情中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在他看来,和上游供应链,彼此之间的这种信任关系,绝不是一两年一蹴而就,更不是用钱就可以把它搭建起来。

  

物流仓储是一大掣肘

  

业内不少人反映疫情期间线上的访问量激增,但实际业务并没有涨太多。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医药电商活跃人数平均增长5.44%,1药网、康爱多、药房网、健客网等医药电商平台的日活平均增幅也在6%左右。一方面,人员不够;另一方面,库存不够。但物流无疑是一大掣肘。

  

整个2月份,国内物流几乎就瘫痪了。各地疫情防控措施不断升级,封城、封路,德邦、易达等物流公司都不接单。1药网通过和顺丰合作开通了绿色通道,得以将药品第一时间送达湖北。

  

京东向来是以物流见长。截至2019年底,京东物流在全国共运营了700多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库总面积约1690万平方米。随着武汉、成都、东莞等地的“亚洲一号”相继启用,京东遍布全国的25个“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形成了亚洲最大的智能仓库群。

  

一家外资创新药企主动伸出橄榄枝,这让京东健康医药部总经理金恩林颇为意外。一般而言,药企是卖方市场,销售渠道以院内、线下零售为主,创新药更是依赖院内。已经开展处方药近4年的京东健康,此前和这家药企少有合作。此次疫情,短短20天,就上线了这家药企的7款新特药,扣率、价格等条件都没过多谈判,合同迅速敲定。

  

但疫情也暴露了医药供应链上的薄弱环节,仓储与物流成为此次疫情早期的掣肘,如何与上游厂家、经销商建立紧密连接,如何在突发情况下,保证药品供应一度成为难题。

  

3月2日,国家医保局和国家卫健委联合印发疫情期间的“互联网+”医保服务指导意见(下文称《意见》),将互联网医疗正式纳入医保,打开了困扰已久的瓶颈。一些有互联网医院资质的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同样雨露均沾。加之网售处方药在疫情期间发挥了积极作用,医药电商酝的发展机遇正出现在眼前。

  

但即便如此,此次疫情中也碰到了阻碍。2月10日,京东在湖北地区开通慢性病断药求助登记平台,患者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登记用药需求。但在个别防御严格的城市,人车不能上道,快递仍旧进不去。“我们联合京东物流第一时间打通了从外省进入湖北的药品通道,确实有一些地区管控太严格,我们实在找不到有通行便利的人。”金恩林认为,这是比较遗憾的地方。但京东仍努力在个别严格封闭的城市,试图拿到一张特许通行证,解决线下患者断药之困。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为了避免发生交叉感染,在政府管控之下,电商的仓库只许出人,不许进人。而那段时期,恰逢用工荒。仓库员工基本都回老家过年,临时招很难招回来。仓储物流不正常,订单就会有积压。更为严峻的是,仓库时常面临被政府关停的风险。

  

祝鹏程说,在这种情况下,1药网在国内设有6大枢纽仓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公司也积极与当地政府进行沟通,承诺仓库会严格执行安全措施,日常消毒、测温一样都不能少。如若有仓库发生异常状况,则从其他地方的仓库发货。

  

药企转变对电商的态度,监管层也在变化

  

困难重重,但变化悄然而至。

  

京东健康的数据显示,1月20日至2月20日,京东大药房线上OTC类药品成交额同比增长超过4倍,其中流感、退热、维生素类药品达到8倍以上。医药类APP的用户活跃度呈爆发性增长。以1药网APP为例,1药网APP的日安装量同比大增约229%,增速位于同类之首。

  

从数据中不难分析出,疫情帮助广大用户培养了线上消费习惯,为医药电商带来了明显的流量和用户增长的契机,叠加政策利好,由此进入新的释放期。线上零售渠道的价值随势被放大,药企、医院、政府的态度也随之转变。在多位医药电商从业人员的印象中,这种转变并不是微妙的,而是巨大的。

  

药企对医药电商向来持观望态度。通俗来说,药企就是金主爸爸,电商得捧着求着供货,金主爸爸有了脾气可能会爱答不理。但疫情期间,线下门店和医院渠道关停,药企非常迅速地拥抱了互联网。

  

以往和药企合作,“甲方”会有各种各样的条件,价格要管控好、要上线医生等等,“这次大家都在让步,第一时间上线药,省了很多谈判时间。”金恩林介绍,有70多家药企和京东合作慢病关爱计划,一方面,药企愿意给用户补贴,在医保尚未全部打通的情况下,帮助降低慢病患者用药负担;另一方面,药企积极动员用户、医生到线上购药复诊。在他看来,这些都是非常直观的改变。

  

医院同样如此。在之前,新建一家互联网医院,医院总会提各种需求。比如,必须要跟医院HIS系统做对接,要有单独的公众号和APP等等。而这次,京东健康合作的两家公立医院只用了三天时间就上线了互联网医院,APP里首页要怎么设置,要放哪些类目服务,都没来得及详谈。

  

上线互联网医院之后,医药电商负责药品配送,相当于诊药结合。但之前,和医院谈药品供应、配送需求时。医院的要求会比较多,必须按照医院药品库百分之百匹配药品后,才允许上线。金恩林说,这次不一样,我们有多少品种就先上。医院给了我们一个多月的时间,让我们去补足剩余的品种。

  

令整个行业最为振奋的,在于政策层面的改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各大医药电商都试图向监管部门证明一个观点,即线上更易监管。无论是从合规性、合法性的角度,还是合乎用户用药安全角度,线上都能做得更好。原因在于,线上数据链更完整,更可被追查和监控。有一些官员会接受这种观点,愿意给企业尝试的机会。但更多的仍有担心。

  

“好几个省、市卫健委的官方公众号上,过去没有药品销售这样的服务。但就在最近,这些公号里上线了复诊续方的功能。”金恩林说,京东和这些政府部门合作,基本第一天谈,第二天打通平台入口。

  

“即便疫情期间,监管环境相对宽松,医药电商也没有乱来,也没有出现违规的事情。”医药电商在此次疫情中有积极作用,一位行业人士相信,未来和监管部门打交道,会更好沟通。

  

互联网医疗被纳入医保,对医药电商有间接影响

  

医药电商自身也出现了一些契机。

  

O2O的医药电商,主要是依托自己的合作门店,用自有的配送力量,确保送货速度。主要的医疗需求,是感冒、发烧、疼痛这些疾病。虽然电商能解决掉很大一部分用户的需求,仍有很多用户不习惯,或者是有更急的用药需求,就用O2O的形式去购药。在京东的版图中,这个业务叫药急送,疫情中业务的增长量可观。

  

“我们的合作门店大概13,000多家,每家店的同比环比增长,订单量都有非常大的进步。”但金恩林也指出,O2O只是医药板块当中很小的一个部分,社区门店的供应链比较浅,备货量比较小,很容易就卖光卖断,更大的板块仍在线上B2C的零售。

  

3月2日,国家医保局和国家卫健委联合印发的《意见》将互联网医疗正式纳入医保。医药电商也望通过互联网医院接入医保。

  

但一位行业人士认为,医保是属地化管理的,各省、市、自治区医保具有区域化特点,且资金池、报销规则等情况并不一致,线上医保落地相对障碍更大。他举例道,医药电商要在北京享有医保结算资格,必须在北京有一家门店。中国有300多个地级市,如果每一个城市接医保的时候,医药电商都要在线下开一家门店,那这家医药电商就成了线下连锁了。“希望未来能成立一个针对电商渠道、互联网医疗统一的结算网络,只要有一个主体,不论哪里的用户都能线上报销。

  

对于这个问题,祝鹏程比较乐观,认为政策有非常大变动的可能性,最终的政策肯定是为了让社会资源更加高效。

  

互联网医疗和医药电商的价值已经凸显,但相对互联网医疗而言,上述行业人士认为,医药电商在处方药这一块,仍旧处于一个不清不楚的暧昧状态,虽然从最新的《药品管理法》中,看到一些曙光,但实际的指导方案现在还没有出来。不过疫情期间,已有松动迹象,各地放宽了慢病长处方的时间。

  

经此一疫,祝鹏程认为,医药电商行业会发生一些变化。一个是医疗,互联网医疗会呈现质的飞跃;另一个是药品,交易市场会出现三大趋势,从院内转向院外、从线下到线上、从互联网线上诊药分离到诊药合一。还有一个是支付,“整个医保接入互联网后,医药电商一定会加速。本来我认为这是个五年的事,但我现在判断就是三年的事。而且在今年,或许就能看到一些成功的案例。”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