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2019,顺丰不顺风    

顺丰正陷入自己的瓶颈期,越来越焦虑,它过得并不“顺风”。

  

近日,顺丰贴上了金光闪闪的buff,一举一动颇为吸人眼球。

  

亮眼的三季度财报,积极布局下沉市场,独立同城业务,收购了唯品会的品骏……一系列的消息让人眼花缭乱,评价有正面也有负面,但更多的是给人一种疑惑——2018年,顺丰还苦陷于净利润下滑、股价大跌、股东频频套现、市场增长乏力的泥沼,形势十分严峻,怎么一到2019年画风就不一样了?

  

不!

  

实际上,只要你仔细刨析一下就会发现,所有的消息都在指证一个事实——2019年,顺丰正陷入自己的瓶颈期,越来越焦虑,它过得并不“顺风”。

  

一、顺势而为

  

一家公司的基因,往往从它成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7岁那年,王卫随父母迁居香港,后来辗转在广东顺德做起了印染生意,发现当时很多香港的生意人都把厂子开在珠三角,小件物品交流间十分麻烦。

  

有需求,干!

  

1993年,22岁的王卫从父亲那里借来了10万元启动资金,与几个朋友合伙成立了顺丰,背着背包、拉着拉杆箱每天奔波于香港和广东两地。

  

那一年,受到邓公南巡的感召,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内地,民营小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深港之间释放出了无穷的活力,出现了“前店后厂”的模式,直白的说就是店面设在港澳地区,工厂则在珠江三角洲。在这种模式下,两地的货物往返巨大,顺丰刚一成立,就顺利汇入了大时代中

  

有常年奔波两地的经验,又有启动资金和靠谱的合伙人,再加上大时代的加持,年轻的顺丰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开始做起了“挟带”业务——收到寄件人消息,于前一天上门取件,次日由业务员“挟带”出境,自香港收到物件后,再行带回。

  

这是一条发财的门路,早期快递市场混乱,政府监管又不严,门槛也极低,所以很快就涌现出一波又一波来“捞钱”的人,他们游离在灰色地带,把一个本就混乱的市场搅得更浑浊。

  

也正是这时,王卫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排斥投机,低价收件,高速发件,建立起了集散中心,把野路子的顺丰打造成一支正规军!

  

他的策略很快得到了一批中小商家的广泛支持,客户量剧增,将那些野路子同行甩在了身后,之后更是以顺德为大本营,一路向四周扩散版图,成功在长三角、华中、华北……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顺丰的身影

  

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处处是商机,处处有市场,似乎只要可以称为“业务”的都有银子可赚,快递业处在这样的盛世之中,最初起步的快递公司无一例外地实行多样化产品定位,同城、异地,甚至国际快递,只要是快递业务都照单全收,还有很多同行走上了“快递优则物流“的路子,纷纷拓展了物流业务,谋求着看似“大而全”的发展局面。

  

顺丰不同,它只做快递,只做小件,不做重货,近乎偏执的盯着最赚钱的一个领域,将那些单票收入只有五六元的低端同城客户,无情的拒之门外。

  

与此同时,为了提速和增强服务,顺丰开始提价,坚持直营模式,还采购了最先进的手持终端“巴枪”,实时扫描快件,跟踪快件运行轨迹,也率先提出要引入高素质的人才,拒绝业内暴力分拣,野蛮操作等问题。

  

2003年,一场令国人恐慌无比的非典席卷而来,疫情最严重的广东地区,人们谈“非典”色变,大多呆在家里不敢出门,航空运输也遭受巨大打击,顺丰借机和扬子快运签下租用飞机的合同,成为国内首个将快递运上天空的民营快递企业。2009年,顺丰更是自己购买飞机组建了一个航空公司,截至2019年9月,投入运行的全货机数量已达57架,成为目前国内运营全货机数量最多的货运航空公司。

  

那些还在打价格战的同行们,只能一边望其项背,一边默默学习。

  

2017年,A股可比的4家快递公司中,顺丰的净利润为77亿元,韵达为22亿,圆通为14亿,申通为23亿,也就是说“两通一达”绑在一起,盈利能力也才堪堪达到顺丰的76%。

  

  

所以正如民间口口相传的那样,在中国的快递界,一共有两种快递,一种叫做顺丰速递,一种叫做其他快递。

  

高端定位、航空运件、直营模式,成了拉动顺丰高速发展的三架马车,也因此挖起了宽宽的护城河,优质高价的策略,让顺丰走上了与国内通达系完全不一样的成长路径,从始至终,它服务的目标客户就不是那些低端业务,至于同城客户和下沉用户,更是从未在乎

  

二、四面楚歌

  

这种经营思路,在2019年被打破。

  

这一年,顺丰披露了2018年的财报,营收909亿,同比增长了27.6%,在非经常性损益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其净利润却下降了近10%,如此增收不增利的境况,被认为是十年来最差的一次业绩

  

2018年,顺丰业务量增速仅为26.77%,反观其余的几个快递,韵达48%,百世快递45.1%,中通37.1%,圆通31.61%,申通31.13%,都纷纷与顺丰拉开了差距。

  

它的股价腰斩,从2017年上市之后的巅峰73元,跌到了30元以下,跌幅一度超过了60%,估值也从借壳上市时的70倍,只剩下了28倍,与25倍估值的韵达相差无几,资本市场对其未来的预期不断降低

  

  

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顺信丰合、中科汇通、刘冀鲁等大股东和董监高,也开始了频频套现,2018年到2019年11月21日,这些股东合计减持达65次之多,而且重要股东中无一人增持。与此同时,中原资管、中科汇通、顺达丰润等重要股东质押比例惊人,前两者甚至接近100%。

  

与二级市场态度相佐证的,是顺丰的护城河在一步步的瓦解。

  

前面提到过,顺丰赖以发展的秘诀有三——高端定位、航空运件、直营模式,这种战略让顺丰在过去漠视国际业务,轻视低端市场,放弃同城配送业务,然而在2019年,快递市场趋于饱和,快递行业的风口已经悄然切换,顺丰的三驾马车遭到了挑战。

  

首先,在高端定位上,顺丰再也不是中国的唯一。

  

2019年,京东物流为了摆脱亏损泥沼,绝地奋起,在超过100城以上的地区开启了个人业务,寄单价格和服务上都对标顺丰。10月29日,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晒出了成绩单,表示京东物流2年多来京东物流服务客户超过20万,外部收入增长近8倍,占总体收入近40%,个人快递业务还将继续投入。

  

京东快递在服务群体和质量上,都与顺丰有着高度的重合,而且由于多年的发展,体系十分完备,在全国90%区县都实现了24小时达,这对于顺丰来说,无疑是一个强劲的抢食者。

  

同时,“三通一达”也野心勃勃。圆通推出“承诺达特快”,采取直营模式,在同城、经济圈范围内可实现即日达、次晨达,跨省重点城市互发的快件实现次日达覆盖率90%以上;中通推出了“星航时效件”,主打“时效保证、高辨识度、高品质服务、全链路跟踪”等特点,享有体系内各项服务最高优先权;韵达推出了“韵达特快”,在服务上直接对标星航时效件;申通致力于“转运中心直营化”,使产能利用及中转效率得到有效提升,稳筑基本盘,逐步向高端市场发起冲击。

  

2019年10月,顺丰单票收入下降16.18%,韵达增长91.72%,申通下降13.23%,圆通下降15.26%。在单票收入上,顺丰下滑最严重。与此同时,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快递有效申诉总量同比大幅下降68.8%,有效申诉率为0.57%,同比减少了1.82%。

  

这些数据也侧面说明,快递公司在存量时代的厮杀已经悄然开始,顺丰与通达系之间的服务差距越来越小,护城河也就将越来越浅,用户的选择面更广。

  

其次,顺丰的航空速运优势,也遭到了挑战。

  

顺丰不再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机队的公司,不管是京东还是圆通,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货运飞机,并且持续加大在航空运输上的投入。

  

随着5G时代的来临,智能物流将大大提升物流效率,各地智能仓储建设稳步推进,增效降本效应十分明显。

  

当下,欧美发达国家的社会物流成本占到GDP的6~7%,中国则高达15%,刘强东和菜鸟CEO童文红都表示过,要把这一数字降低到5%以内。也就是说,未来在效率提升这一块上,都是各大快递公司的重中之重,顺丰的航空速运优势将进一步被追赶。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快递服务全程时限为58.87小时,同比缩短2.3小时,寄出地处理环节平均时限为7.56小时,同比缩短1.73小时,运输环节平均时限为36.85小时,同比缩短0.48小时,这说明提速的趋势已经开始显现。

  

然后,就是直营模式和加盟模式之间的对决。

  

一直以来,以顺丰为代表的直营派和以“四通一达”为代表的加盟派的竞技难分伯仲,也正是两种不同的模式,让双方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

  

不管是京东物流,还是圆通推出直营的“承诺达特快”,似乎都在验证一个事实,那就是直营天生更适合高端

  

它有一个显著的缺点,那就是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巨额的硬件设施,在一些经济落后的地区,顺丰没办法铺设网点,开展业务比登天还难。

  

偏偏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快递行业步入存量时代,下沉电商如火如荼,顺丰过去是完全看不上这一块业务的,但是在2019年5月份,也积极推出了自己的下沉业务——特惠专配,开始走性价比之路。

  

短期来看,顺丰可能刚推出一项业务似乎引起了市场的反应,但是作为一项重资产业务,长期来看,高高在上的直营制要是能干得过加盟制的四通一达,那号称能把快递送上珠穆朗玛的邮政EMS早就活不下去了。

  

另外,下沉市场走的是性价比路线,如果降低了员工薪资,那么直营的优势也将丧失,无法保证高质量的服务,更甚至于会连累品牌,到时候一方下沉,一方猛攻向上,顺丰与四通一达之间的品牌差距将更进一步被抹平。

  

综上所述,在“螳螂财经”看来,顺丰赖以发家的三驾马车,都遭遇到了尴尬

  

三、深层次的焦虑

  

当然,除了这些坎坷外,顺丰还有更深层次的忧虑。

  

第一,2017年,顺丰为了保持高端优势,果断与菜鸟“决裂”,关闭了菜鸟方面的接口,从此以后也就意味着,它的背后将缺乏电商平台的支持,为了弥补这一劣势,顺丰先后推出“顺丰E商圈”“顺丰优选”“顺丰大当家”“丰趣海淘”等电商和零售服务,但效果都不如预期。

  

反观“四通一达”,它们借助阿里菜鸟做大了蛋糕,增量市场让他们飞速发展,在珠三角一带把规模集群效应搞得有声有色,而顺丰在这一轮竞争中却只拿到了一点边角料而已。

  

阿里系是平台运营思维,顺丰是“仗剑走天涯”的孤军道路,这一进一退之际,两大流派之间在未来必定会有一场更大较量。

  

第二,第三季度财报发布的前一天,顺丰宣布独立了同城业务,全面布局同城急送市场,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个好事,但实际上却透露出了顺丰最深层次的焦虑,要知道在这之前,顺丰是完全瞧不上同城业务和下沉市场的,但是在2019年却把过去丢弃的骨头再捡回来,这更说明顺丰确实陷入了一种增长乏力,急切增收的困境

  

不仅如此,同城业务比想象中的更为艰难,从美团的“美团配送”到饿了么的“蜂鸟即配”,再到京东的达达,它们无一不是背靠着互联网巨头,并且深耕多年,顺丰想要抢占到一席之地,无异于虎口夺食。

  

第三,顺丰从成立以来,它的发展和经营理念,与国内大大小小的快递是完全不一样的,回顾它走过的路,其实大多都是国际快递巨头已经验证过的,顺丰再将这些先进经验巧妙搬运和加工,融入到了中国电子商务高速发展的时代大势中。

  

现在的顺丰,看似四处出击,但却更像是哪里有缺口哪里就去堵上,和当初那个行业龙头,只会冲在最前面,让后来者效仿的顺丰完全不一样了,在下沉市场和同城业务上,它甚至是一个跟随者。

  

结语

  

中国快递江湖的草莽时代已经进入尾声,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毫无疑问,即将过去的2019年,就是这样一个关键的节点

  

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中国有中高端快递的需求,所以顺丰成功做到了“顺风而行”,这是它的偶然,也是时代之下的必然

  

我们并不想用一两年的状况,来分析一个快递巨头,但是从它的成长路径和基因中,我们难说它在下一个十年依然一路顺风顺水。

  

对于投资者来说,随着中国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存量市场的结束必将加大精细化的经营,阿里系正在构建一种平台和智能柜的不一样的玩法,护城河在一步步瓦解的顺丰,还能否跟上时代的步伐?

  

对于消费者来说,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在未来顺丰还是不可代替的吗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