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义乌快递价格战:一夜之间打到老板破产    

谁是王者,谁又是青铜?

  

编者按:

  

2019年年中,快递价格战在义乌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打响,单价低至一元,史无前例。

  

在行业洗牌期,龙头公司趁热打铁,攻城略地,落后者不愿出局,流血应战。在这场恶仗中,二三线公司被打得奄奄一息,“通达系”同样元气大伤。

  

后来,共同的上游平台阿里巴巴拟斥资百亿购入申通31.35%之股份,战火渐息。

  

双十一到来之前,《棱镜》复盘这场价格战发现,再用直营或加盟定义快递商业模式已显粗陋,不只顺丰,“通达系”同在进化,从创业初期的“藩王割据”到后来的“中央集权”,再到现在的组织结构再扁平,集团的控制权结构趋于精细,目标在于提升战斗力。

  

这是快递巨头的必然进化。“二选一”诉讼预示着电商增速见顶,快递作为电商的基础设施,已经进入你死我活的杀戮时代。

  

谁是王者,谁又是青铜?是为“快递之王”下篇。

  

快递价格战年年有,2019年格外凶残,义乌则是数一数二的主战场。

  

义乌,浙江省金华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常住人口130多万,系中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据浙江省商务厅2018年数据统计,义乌共计134个电商村。

  

白天,电商村看上去和普通居民区没有多大区别,夜幕带来另一番景象,印有不同快递公司logo的车辆停在马路边打包装车,撕胶带的刺耳声此起彼伏。

  

每天有上千万的包裹从义务发往全国各地。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义乌上半年的快递业务量达到23.6亿件,数量仅次于广州,高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

  

无论是电商还是快递,义乌都是出了名的价格洼地。

  

2019年6月份,义乌打响价格战,申通最低将每票价格打到9毛钱,弹尽粮绝之际,7月底,各家快递公司的老板先后来到义乌谈判,算是暂时止战。

  

价格战背后折射出快递行业洗牌正在加速,各家快递公司上市之后对于业务量变得格外饥渴。

  

根据兴业证券的报告,市场份额第一的中通快递2019年的目标是业务量增长超过行业平均增速15个百分点(以往是10个百分点);圆通的目标是突破100亿件大关,相当于增长约50%;百世的目标是业务增速为行业的1.5倍;申通的目标是提升1个点的市场份额,相当于增长35%。

  

2019年“双十一”到来之前,《棱镜》走访义乌,对话多位通达系快递大型网点负责人。他们是这场价格战的参与者,也是当下行业竞争格局的塑造者。

  

现在,《棱镜》将话筒交给他们,让他们共同讲述这场史无前例的价格战。

  

“老大、老二打架,最紧张的是老三、老四”

  

干我们这行,价格战不是什么新鲜事,经常打,每年都感觉那年是最猛的,但干了十几年也没想过申通居然会放出9毛钱每单的价格。

  

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发一票件,要给总部上交面单费、中转费以及派费等,固定成本在三块钱左右,这还不包括场地租金、设备折旧、人员工资、水电费什么的。

  

我们最低时每单一块四、一块五,不用想肯定亏的,但快递行业又是亏不起的,因为你给业务员至少每单一块二,他拿不到这个价是活不下去的,剩下三毛钱,连运输费都不够。

  

你看天天快递,量远没有我们大。我们一个业务员一个小区可能要送两三百票,他们的业务员可能这么多票要跑完一个行政区,所以老板给他每票一块钱他都不一定愿意干,这样就会导致员工流失严重,网络稳定性不够。

  

快递这个行业,规模效应很重要,量越多成本越低,有些公司一天跟不上可能永远就跟不上。

  

我理解的价格战其实是一种连锁反应,在义乌干快递没有不透风的墙,哪家公司每天出多少单,大家心里一清二楚。

  

举个例子,中通在义乌的业务量每天是280万票左右。假设总部说,明天要干到350万票,那韵达听说之后肯定就着急了,会立刻召集大家开会,老大、老二打起架来,最紧张的其实是老三、老四,圆通、申通他们也会开会,立刻把补贴政策下放给城市网点,价格战就这么打起来了。

  

这背后都是总部在输血,单凭一线网点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挑起战争的,我们总部今年前9个月在义乌至少亏掉了6个亿。

  

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一个月亏损十几万还能勉强撑一撑,如果每个月都亏损上百万,任谁也撑不了多久。

  

总部通过返点政策让我们抢市场,比如大的网点如果每天能完成20万票的业务量,那么每票会返利九毛甚至是一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每票的硬性成本是三块钱,就会以一块七,甚至是一块五的价格去抢市场。

  

市场整体价格下滑,我们不降价,从客户这里挣不到钱,总部那里补贴又拿不到,可能还要被罚款,最后可能导致越亏越多,所以必须要向前冲,不抢就意味着等死。

  

“一夜之间,快递老板坐在那里卖废品”

  

价格战打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圆通干到一块三、一块二,申通口碑差一点,价格当然要更低,那时抢市场真的是刀刀见血,很多半死不活的公司都被干死了。

  

有一家公司叫快捷快递,他们网点离我们场地不远,一夜之间我发现他们什么都停了,老板坐在那里卖废品,可怜得很,就是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7月底,价格战打到最激烈的时候,除了申通,其他“三通一达”的董事长都来义乌了,大家谈了谈,然后逐渐把价格抬了上来,现在义乌市场的平均价格又回到了两块五左右。

  

价格上来之后,有些客户意见很大,说我们快递公司联合垄断市场,我能理解,因为人的心理都是这样的。如果说价格从一块四涨到一块六,对方或许能接受,但砰一下涨到两块四,他一天发一万单,一天多花一万块钱,肯定接受不了,但没办法,我们也要活着。

  

“你说顺丰也进来插一脚干嘛”

  

顺丰今年推出了专门对针对电商客户的特惠产品,对我们还是有影响的,有一个客户就转投顺丰了,说我们报价两块八,那还不如发顺丰三块五,还有一个客户,一天五六千票选择的是顺丰,价格是每票三块三。

  

那天碰到他们一个业务员,说他明明平时一件能赚1块的,经理跟一个电商客户谈完后,量上去了,价格下来了,每单顶多赚三毛,他说他都不想做了,谈了这个价格之后,他要收的件从每天百来票变成四五百票,没有车,还得管朋友借,但赚的钱却是跟以前一样的,忙得要死。

  

我们都无语了,你说顺丰也插一脚进来干嘛!

  

说白了可能也跟我们涨价有关系,有些客户不想我们涨太高,你说顺丰三块三摆在这里,我们有可能涨到三块钱吗?人家顺丰也要活,这点量都被通达系公司抢走了,他怎么办,他不带一些便宜的单子,车辆的空载率可能会更高。

  

“拼多多和淘系越来越接近,发货量接近四六开”

  

这两年明显感觉拼多多的业务量在猛增。从我们获得的数据看,在义乌,拼多多和淘系越来越接近,发货量接近四六开。

  

为什么拼多多发展这么快?我觉得跟快递价格也有关系,在广东、北京这样的地方,快递费平均在三块钱以上,和义乌至少相差一块,不要小看这一块钱,很多拼多多商家每天的发货量都是数以万计的,快递费少一块钱,就意味着一天多挣一万块,一年就是三百多万。

  

我们有一个电商客户,是卖干发帽的,就是洗完澡用的那种,每天出货量有两万多票,它们总部明明在湖南,却把仓储直接建在了义乌,每年可以省上百万快递费。

  

据我所知,这种企业应该还有很多,因为义乌的快递实在太便宜了。

  

不过,有些公司不愿接拼多多的单,一来是他们本来就是靠低价取胜,利润很低,哪有什么钱让快递公司赚,其次是他们对服务要求还很高,要求24小时之内必须揽货,48小时之内必须中转,时效达不到要求,还会被罚款,太麻烦了。

  

拼多多这种客户,如果能挣钱,大家肯定抢着做,就算是每单挣个一毛两毛,一天也是几千上万,但是不挣钱,谁来做这个客户?只能踢给总部做。

  

比如说,一个拼多多客户每天的发货量是几十万单,要不要做?首先我们要考虑设备、人员和场地,每一项都是要投资的,而且在义乌这种市场,今天是你的客户,明天说不定就是别人的,变化太快了。

  

7月份之后,快递价格逐渐上涨对拼多多商家影响很大,因为他们利润本来就微薄,快递涨价他们就吃不消,他们希望包一个全年固定价。但我们做不到,市场变化太快了,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就差一块多,你让我们怎么跟他们签合同。

  

“申通上半年差点发不出工资,把厂房都抵押了”

  

前几个月,义乌这边一块二的价格,主要就是申通在做,其他公司的价格都在一块六、一块七左右,申通就是靠价格,那段时间每天的业务量从去年40多万票飙到200万、甚至是300万票。

  

在大家运营成本差不多的前提下,每票差3毛,一天亏多少?至少也是上百万。说白了,申通就是在举全网之力支持义乌,道理很简单,件量上不去,运营成本更高,有量至少还能活一下。

  

我们了解到的,义乌申通上半年已经打到弹尽粮绝,公司差点发不出工资,因为资金周转问题,老板都把自己的厂房拿给银行抵押了。

  

后来义乌市场整体的价格又上去了,申通这才活了过来。今年阿里入股了申通,可能也是因为有些股东实在是亏不起了。

  

我们记得刚入行的时候,申通还是这个行业的老大,但这两年明显不太行了,主要问题还是出在直营上。

  

在义乌,申通的运营模式和其他通达系公司都不一样,因为到现在,义乌申通还是只有一个老板,转运中心也不归总部所有,当地的网络一直没有拆分,不像其他公司在义乌的一级加盟网点就有几十个,直接和总部签合同,归总部管。

  

快递行业就是这样,如果这个地方只有一个老板,那其他人最多也就是区域主管,这种情况下,每个人干事的积极性是不同的。如果我是老板,亏了、赚了都是自己的,但如果我只是一个区域主管,赚了不是我的,但亏了是总部的,申通吃亏就吃在这里。

  

今年听到风声,说申通也计划把义乌划分成几十个区域,然后拿到市场上销售,相当于把网络拆细,跟通达系其他公司一样,走这条路是对的。

  

“阿里入股申通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现在不是快递行业的黄金时代,而是大洗牌时代,也许“四通一达”被洗掉一家也是有可能的,这种洗牌不是说这家公司倒闭,而是资源整合。

  

比如说百世快递,虽然它在上市之前融了很多钱,却是一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可能近两年的亏损幅度小了,现在价格战这么厉害,如果股东们觉得支撑不下去了,不想玩了,那该怎么办?倒闭和破产都是不太可能的,最有可能的还是和其他快递公司进行整合。

  

以前我们最相信申通和韵达可能会整合,毕竟两家是兄弟公司,是一家人。(编者注:1993年,聂腾飞创立申通,但不幸于1997年车祸去世,此后申通交由妻子陈小英和其兄陈德军接管,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于1999年创立韵达。)

  

去年申通的时效和服务都做得不好的时候,聂腾云还去他们那里指导过,现在不一样了,阿里入股了申通,整个公司是阿里当家作主了,申通的高管也换了一圈,两家公司之间关系变的很微妙。

  

对我们来说,这个行业其实最好做的时候不是现在,而是四五年前,每天收一万票的时候。

  

那时候的价格不像现在这么低,每票件肯定是有利润的,比如说一票挣两块,除去房租、人工和车辆,一天至少能挣个5000。现在一天10万单都不行,挣的钱差不多,压力也变大了。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
创意宝典
人才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