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两会代表委员建言打通快递“最后一公里”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近年来,物流业发展迎来了“春天”。然而,伴随电子商务触角的不断延伸,城市快递末端和农村物流短板逐渐显现。

  

  在城市,快递“最后一公里”面临网点安家难、车辆上路难、进门难、员工雇佣难等多重障碍;在农村,“电商下乡”路上同样遭遇了物流成本高、效率低、生鲜农产品损耗大等种种挑战。

  

  今年两会,不少代表委员聚焦物流建设,围绕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最后一公里”仍有待通畅

  

  “我一年要去十几个地方调研,这次两会带来的提案是在去年一年调研的基础上形成的,关注的是物流建设问题,尤其是农产品上行过程中的物流设施建设问题。”3月6日,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说到自己的提案,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副校长贺盛瑜委员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看着车厘子烂掉但运不出去,真的很心疼种植农户付出的辛勤汗水。”贺盛瑜委员带博士生团队调研时发现, 在中西部贫困县域,建立物流网络基础设施,已成为培育和提升农业农村发展能力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贺盛瑜委员对农村物流的关注与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委员不谋而合。“在一些乡村地区走访时发现,这些经济不发达地区主要的问题在于物流建设滞后、销售渠道不畅,农民花高价钱买不到好东西、农民的好东西卖不出高价钱, 零售基础设施瓶颈严重拖累乡村产业的发展。”刘强东委员说 。

  

  除了农村物流,城市中快递的“最后一公里”同样存在障碍。“城市快递末端服务短板日益凸显,主要面临网点安家难、车辆上路难、进门难、员工雇佣难的‘四难’问题,已成为制约高发展质量的突出瓶颈。”国家邮政局普遍服务司司长马旭林委员说。

  

  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仍需强化

  

  “要强化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打造智慧物流系统平台。”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代表说,“过去,数字技术很好地服务了我们的生活与消费;未来,数字技术会更好地服务我们的生产与制造。为智能制造提供智能化的服务,共享新技术,共创新价值,这是数字技术的新使命和新未来。”

  

  “还是要通盘考虑物流网的建设,这样能极大程度上减低成本。”刘强东委员补充说:“京东花了10年的时间建立起覆盖全国的庞大物流,可以把农村“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成本降低50%~70%。尤其是随着无人机技术和新能源技术的进一步落地,整个中国的农村物流状况将会实现质的转变,我也坚信这张物流网络能够带来巨大的价值。”

  

  物流一直是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代表牵挂的问题,他曾多次建言现代物流建设。对于“最后一公里”问题,他告诉记者:“现在的快递箱和快递自取点在有些地方已经建立,我觉得还要构建低环境负荷的循环物流系统,有条件地发展共同配送和夜间配送等方式。”

  

  “最后一公里”还需政府发挥作用

  

  “应充分发挥政府作用,弥补市场机制失灵,探索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今年两会,马旭林委员带来了“加强快递末端公共设施建设”“将邮政服务网点延伸到乡村”等4份提案建议。

  

  为破解城市快递末端“四难”,马旭林委员建议,一是由国土资源和住房城乡建设部门出台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的具体政策,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城市居民社区建设配套设施中,将用地支持政策落到实处;二是发展城市末端共同配送,建立不同部门间的协调管理制度,理顺城市配送管理机制,建设融电商、快递、蔬菜粮油、饮用水等配送服务于一体的社区配送公共服务站或在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基础上搭载其他配送功能,避免各自为政、各占一摊,提高社区资源利用率。

  

  针对农村物流建设,马旭林委员算了一笔经济账。他在提案中建议中央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出台对村级邮政服务点建设以奖代补的政策。每村建设1个服务点,约需投资2万元左右。

  

  随着生鲜电商的发展,和新零售变革的日益深入,冷链行业发展环境可谓是日新月异。不少冷链企业面临着转型难、技术应用难、标准化发展难等问题,以致于难以满足人们消费升级的热切期望。在冷链物流发展的黄金时代,快递企业、传统零售商、电商、医药企业、物流地产商等开始杀入冷链领域,想要在这个领域中分一杯羹。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