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无人货架即将迎来终局,市场等不了只有“想象空间”的玩家了    

  在去年9月的一篇关于无人货架的文章中( 《无人货架疯狂“圈地”,争夺白领消费的战场已转向办公室》 ),钛媒体曾提到,就像当年的“百团大战”一样,无人货架市场也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收拢,尤其在团队竞争更激烈、基础设施更完善的格局下,收拢的时间将会比团购那波更短。

  

  如今,这个时间点已经近在眼前。一边,巨头、独角兽企业们已基本全部入场:阿里有盒马鲜生、京东有京东到家GO、苏宁有苏宁小店Biu、腾讯领投便利购、顺丰有丰e足食、饿了么有e点便利、每日优鲜有便利购……

  

  另一边,小玩家开始陆续被收割,先是果小美合并番茄便利、猩便利收购51零食,再是最近的便利蜂并购领蛙;而一些头部玩家日子也同样不好过,近日猩便利就接连传出在一、二线城市业务收缩,从三、四线城市大撤退的消息。

  

  只有“想象空间”的玩家都将出局

  

  在无人货架漫天飞的2017年里,钛媒体陆续也接触了不少无人货架创业公司,听到最多的就是对未来想象空间的展望,比如通过办公室熟人关系链,做拼团业务,再比如等体量足够大以后,可以针对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做商品的反向定制。

  

  规模才能撑起“想象空间”,于是,无人货架们都卯足了劲儿“跑马圈地”,拼速度、拼融资能力,点位数成了这个领域的第一指向标。

  

  放个货架、摆上商品、贴上二维码,一个无人货架就可以开张了,这样低门槛的模式很快聚集了众多的玩家,而激烈的竞争直接提高了这门生意的成本,也让这条赛道的竞争开始变的扭曲起来。

  

  为了抢下一些优质点位,很多无人货架不惜用“返利”给企业的方式来挤走对手的货架,你给几百的补贴,我就给一千的补贴,这让抢占一个点位的成本变的越来越高。一位无人货架从业者告诉钛媒体,如今一个普通陈列货架的铺设成本(商品+BD+补贴)已经从最初的1000元左右,上涨到五六千元。

  

  为了覆盖不断上涨的成本,快速从赛道中跑出来,拉高规模来获取融资就成了唯一出路。此前曾有媒体爆料称,猩便利为快速扩张、拿融资,大量接纳“无法盈利”的点位。在其他公司已把进驻门槛提高到企业人数需达50人的情况下,猩便利仍然愿意进驻30人的公司。还有一些不满足其他公司风控标准的点位,猩便利也照单全收。

  

  除了点位铺设成本的上升,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也对无人货架在运营、供应链效率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每个企业的商品消化能力和品类偏好都不尽相同,所以复杂的供应链管理是一大难点。

  

  散布在各家公司的货架,就像一个个数据黑箱,所有的缺货、补货信息都依赖于补货员的人工操作,而且随着点位数量的增加、覆盖区域的扩大,补货物流的压力也与日剧增。如何在合适的时间,把合适的商品,送到合适的点位,就成了货架规模化后最大的一道坎。

  

  在配送方面,一部分无人货架选择了中心仓加货车的的方式,但无疑效率过于低下。还有一部分公司选择了自建前置仓的方式,但这种方式配送单量很难支撑成本不说,在前置仓网络的搭建上也非一日之功。

  

  为了弥补自有运力上的不足,很多公司开始引入众包物流,但人员流动大的弊端一方面增大了运力上管理难度,另一方面也让盗损变的更加不可控,事实上,有大量的盗损都是在补货这个环节“丢失”的,补货员随手顺走点商品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而有成熟物流供应链玩家的进入,则正式拉开了无人货架领域转折的序幕。

  

  原来很多无人货架公司的设想是,我有点位、运营能力,商品、履约都可以交给擅长的人去做,大家合作共赢,但当可以提供物流等基础设施的公司摸清了无人货架的门道,开始以自营的方式加入赛道后,队友变对手,这让小玩家们都陷入了“自力更生” 的窘境中。

  

  而已有成熟商业模式的公司做无人货架,大多是出于补充现有业务的考虑,一方面,他们在资金上更具实力,另一方面,无人货架长期来看对他们是有战略意义的。

  

  拿每日优鲜来说,一直以来,生鲜电商覆盖的主要是在家消费人群,布局无人货架可以帮助它触达更多的办公室群体,同时可以拓展更多的企业用户。

  

  再拿便利蜂来说,在线下超市普遍不景气,电商也面临增长瓶颈的当下,便利店凭借着点位密度,在即时性上跑赢了超市和电商。而对于便利蜂这样一个便利店界的新手来说,门店网络的搭建是需要时间的,布局无人货架可以帮助它弥补门店覆盖不足的问题。

  

  在“肉眼可见”的战略意义面前,小玩家们的“想象空间”就显的不值一提了,而激烈的市场竞争也等不住“想象空间”,所以出局就成了时间问题。

  

  无防盗设置模式不可持续

  

  无人货架自诞生之日起,被质疑最多的问题就是盗窃、漏付等造成的货损,虽然目前市面上几家无人货架给出的货损率都大概在2%-3%,但业内的共识是,各家的货损率都远不止这些。

  

  补货环节的“丢失”,无防盗设置造成的盗窃、漏付,挑战人性的生意注定是不好做的。为了从源头控制消费端的货损,无人货架领域一度陷入抢占优质点位的僵局中,也让无人货架在商品和场景的选择上十分受限。

  

  目前市面上的常温无人货架在商品上差异化很小,大多是10元以内的包装零食,单价高于15元的商品几乎很少涉及,虽然无人货架们都明白,高单价的商品毛利也相对更高,但这仍然是他们不敢尝试的一块,因为这将意味着更高的盗损率,突破他们所能承受的损失上限。

  

  无防盗设置不只让无人货架成了门微利甚至倒贴的生意,还让其在场景的选择绑住了手脚。

  

  另一边,与无人货架同时兴起的还有另外一种无人值守设备的——智能货柜,由于设有RFID标签、视觉识别等防盗环节,所以在场景选择上更加自由,目前在写字楼、地铁、餐厅、电影院、社区、学校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这种货柜。

  

  智能货柜魔盒CITYBOX COO沈博炜此前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多个场景的对比下,他们发现,客单价最高的场景并非无人货架们争相抢夺的办公室,魔盒目前统计到的销量最高的一台机器就位于学校,单日销量2268RMB。

  

  此外,智能货柜由于全部运营数据都上云,所以在运营上会更轻,在商品的选择上也更加个性化,可以根据不同区域的运营数据来分析当地的消费偏好,然后根据不同的场景匹配不同的产品,同时及时的进行商品调整和更新,比如可以在健身房会放洗发水、蛋白质粉,在地铁站会放三明治、豆奶。

  

  事实上,无人货架们不是不明白防盗机制的重要性,只是在第一阶段,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市场问题,把市场放在了货损的前面。

  

  在成本上,一个普通的货架的成本远低于动辄上万的货柜,所以在抢占市场的速度上更快,而且当一个可以随手拿的货架和一个需要扫码开门的货柜摆在一起,消费者大概率会选择前者,所以第一阶段,无人货架靠不计成本、降低使用门槛,跑到了无人业态的前列。

  

  不过,随着无人货架赛道的收拢,胜出者们终于腾出手来,可以去考虑赚钱的问题了,而通过无人零售技术去补上防盗机制,将会成为无人货架未来的方向。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一些无人货架开始着手做货架的智能化升级,比如京东到家Go、领蛙等。

  

  无人货架赛道即将迎来终局,下一个“美团、滴滴“很快将决出,而那些抱着不赚钱的生意只寄希望于“想象空间”的,要开始排队离席了。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