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我们去日本逛了一圈发现,贩卖生活方式是日本零售业领先的关键    

8月21日至27日,笔者参加了一次针对日本零售业的考察,我们走访了无印良品、茑屋书店、永旺集团、京都八百一、MiniStop、NITORY、银座SIX、大丸百货等具有代表性的日本零售企业。

“日本零售业至少比中国领先30年”。一位在日本永旺集团工作了十多年的中国人告诉我们。

如果说日本零售业的现在是中国零售业未来的话,这次考察让我对实体店的未来感到喜忧参半。忧的是大卖场、百货店等传统业态持续衰落,未来难见回暖;喜的是以茑屋书店、NITORY、无印良品为代表的生活方式提案业态表现良好,它们对中国实体店转型具有参考价值。

先说大卖场。家乐福在2004年就已经退出日本,沃尔玛的门店全部改换为西友超市,Costco虽然在日本拥有13家门店,但这种会员制仓储超市的大包装商品并不适合日本小型化家庭的需求。

再看百货业。自2000年以来日本百货业便进入无法逆转的衰退期,大丸百货一位门店部长对笔者坦诚,百货业的确是一个“夕阳产业”。购物中心化是百货店转型的一个方向,但日本市区土地面积有限,原有的物业结构无法满足购物中心大体量、重体验的物业需求,转型困难重重。

最后看便利店。即便在日本做得最好、全世界都来学习的便利店业态,也面临客流下滑的问题。日本特许经营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2年开始,日本便利店同店客流量出现缓慢下滑的现象,2016年一年更是连续跌了12个月。

另一方面,此次考察中我们也发现了几个颇具亮点的业态,它们共同特征是:打破传统的经营者导向,以消费者为中心,重新组建商品、编辑卖场。在国内,人们称之为生活方式集合店或者生活方式提案店。

茑屋书店、无印良品都是这样的业态。茑屋书店总经理称,他卖的不是书,而是书中的生活方式;无印良品则为消费者提供返璞归真、“这样刚刚好”的生活方式。推而广之,日本当前发展较好的几个企业比如LOFT、堂吉诃德、Tokyu Hands等均是这样的业态。

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的判断:商品极大丰富和零售渠道多元化的时代,消费者需要的不仅仅是商品,而是一套能够彰显价值主张的生活解决方案。实体店未来的出路是从单一的商品销售向贩卖生活方式转型。

火热的东急手创,冷清的高岛屋

8月24日,日本零售考察团一行来到新宿时代广场。这栋8层建筑被电梯从中间一分为二,一边是一家叫做Tokyu Hands(东急手创)的创意百货店,这家店集合了家居用品大卖场、文具店、杂货店等多种功能,提供一站式的生活解决方案;另一边是闻名业界的高岛屋百货。

当时正是东京时间上午十点左右,一个令人诧异的场景发生了:东急百货这边客流涌动,如同一个客流的洒水壶一样,消费者从八楼贯穿而下,川流不息;而电梯另一边的高岛屋百货却门庭冷落,只有购物广播回荡在空旷的商场。这个电梯仿佛赤道一样,将同一栋大楼划分为冷热不均的南北半球。

东急手创馆创办于1976年,主营品类有各种家庭用品、文具、手工材料、家具、五金用品、电器、灯饰、玩具、派对用品、行李、露营用品、自行车、宠物用品等共计约30万种商品。

除了商品之外,东急手创馆也有自己的咖啡馆——Hands Cafe。Hands Cafe延续了东急百货的DIY生活提案,以“Shake Hands”为经营概念,打造一个可以让顾客和店员互相交流的日式杂货风格休闲空间,提供餐饮和杂货等多样化的服务体验。

全日本目前共有12家Hands Cafe,一般都是开在Tokyu Hands里面,每家分店的装修设计都不尽相同。根据当地的地域特色进行区分,将最贴近当地生活习惯的风格呈现出来。顾客们除了在Hands Cafe享受美食以外,店铺还会不定时的推出联名菜单来提高人气,或是举办各种主题手作活动吸引消费者,比如:手工皮革制作、印章雕刻等课程。

具有180年历史的高岛屋是日本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之一,在日本国内拥有20余家连锁店,2007年营业收入位居全日本百货公司之首。作为高端百货店,业界称高岛屋为“没落的贵族”,它是日本传统百货业步入下滑通道的一个缩影。我们对高岛屋的评价是,中规中矩,缺乏亮点。

在同一栋建筑内,东急手创的火爆与高岛屋冷清凸显了传统百货业的尴尬境地。面对新崛起的商品丰富、价格平民、体验感强的生活方式提案店,传统业态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东急手创

高岛屋

无印良品VS茑屋书店,生活方式提案店向全品类扩张

在国内,无印良品热度不减。关注到无印良品的两则新闻,一个是它在上海开出了一家自己的餐厅;另一个是它开始卖生鲜了。无印良品画风突变,其品类扩张范围之广让人甚至有些匪夷所思。

但当你参观了无印良品位于东京有乐町的旗舰店之后便会明白:无印良品到底想要干什么,或者说未来无印良品将发展成什么样的模式?

无印良品有乐町店号称是它的“世界旗舰店”,这家店于 2017年 7月 28日扩建后重装开业。改建后的门店采用LOFT的形式将三层楼面全部打通,从一层可以看到二、三层的陈列商品和消费场景。

一层是无印良品的首个生鲜卖场,还有部分是自营的烘焙食品;二楼是服装、日用品、文具和图书,并且有一个无印良品自营的餐厅;三楼是一些家居、智能产品、家用电器甚至还有销售自行车。

无印良品有乐町店释放出的一个信号是,无印良品未来将涉足消费者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无印良品官方明确表示,无印良品希望通过商品和服务,成为一家为全球消费者的生活提供助力的公司。

《无印良品的转型》作者渡边米英告诉笔者,无印良品甚至还涉足建筑业,可以帮消费者建造房子。笔者在无印良品旗舰店也看到了一间“无印小木屋”的样板房,这件十来平的小房间造价为税后300万日元,合计人民币18万元。

在访问无印良品旗舰店之前的8月21日晚,日本考察团走访了茑屋书店代官山店。这家店是茑屋书店的集大成者,将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卖场编辑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关于茑屋书店,此前有详细报道,在此不做赘述。

笔者想说的是,对比了无印良品和茑屋书店之后,我们发现它们在品类上的重合度越来越高:茑屋书店经营图书、美食、音像制品、创意小百货甚至服装等等,而无印良品也经营上述品类,不同的是,无印良品的商品多为自己开发的自有品牌

为此,我们的结论是, 未来生活方式提案店将会向全品类扩张,延伸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 无印良品和茑屋书店,这两个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企业未来也会遭遇巷战。届时,消费者的取舍是,要选择像无印良品那样简约自然的性冷淡生活方式呢?还是选择茑屋书店那样优雅时尚的新中产生活方式?或者是兼而有之?

无印良品旗舰店

无印良品开卖自行车

无印小屋,零售价折合人民币11万

从NEWoMan到京都八百一,细分化、主题化业态大有可为

8月24日下午,我们来到新宿一家名为NEWoMan的主题百货店。顾名思义,这家店的特色在于,所有的商品和服务围绕女性展开。当然,作为女性用品的一部分,里面也销售很小比例的男性服饰。

这家只有7000平方米的精品百货店是全球“网红”品牌的集合馆,比如正宗意大利料理ROSEMARYS TOKYO、被誉为“咖啡界苹果”Blue Bottle Coffee;米其林两星餐厅BbyB. Shinjuku Sta;沙龙级服务的CHANEL BEAUTY BAR;还有创设于1976年,旗下共计有16个独立品牌的集合店Beams。

为了凸显女性化主题,这家百货店还引入了帝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妇科诊所,该诊所上午是综合体检,下午为专业门诊。

关注到其中的两个品牌。一个叫做SALON的跨界结合馆,它将轻食与时尚跨界融合。SALON门店特别改造了一个挑高空间,下层销售服装、香薰、化妆品、小零食等;上层是一个餐厅,有主厨现场烹饪美食。

难能可贵的是,SALON将时尚和轻食有机融合在一起,毫无拼凑的感觉。笔者参观时正值下午三四点左右,二层的餐厅坐满了人,多是一些年轻女性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品茶、交谈。

另一个品牌位于NEWoMan一层,以大米为主题的生活方式店AKOMEYA TOKYO。店内贩卖着从全国各地严选的米,与米饭有关的食器,以及用稻米做出的清酒和食物等。食与器的结合,让店里散发出寓于日常的平淡质感。

NEWoMan为传统百货店转型带来启示。 一是如何在不改变门店物业结构的前提下,尽可能丰富商品组合,将百货店做出购物中心的感觉;二是如何通过细分定位获取精准顾客群。

无独有偶,我们于8月25日访问的京东八百一同样是一家细分化、主题化的新业态。京都八百一是一家集合农场、零售、餐厅与一体的食品超市。笔者走访的是京东八百一总部的一家门店,这家600平方米的门店月销售额折合人民币1200万元。

从NEWoMan到京都八百一,可以看出, 在零售业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细分化、主题化的业态将大有可为。

其中有两个关键点:其一、要有统一的价值主张。比如NEWoMan的主张是简约、自然、新女性,这一主张通过门店设计和VI形象不断渲染暗示;再比如京东八百一的主张是有机、健康,它们销售的蔬菜甚至看上去卖相不是很好看,但这正是农作物本来的面貌。

第二个关键点是“小切口,大容量”。即以某一细分的价值主张为切口,但门店的商品和品类组合要围绕该主张大作为张,要丰富而饱满。以NEWoMan一楼的大米主题店为例,这家店虽然主题是米,但其商品涉及到食品、餐具、酒水、礼品、调味品、甚至餐厨服装等周边商品。

newoman

以大米为主题的生活方式店

京都八百一

日本没有“新零售”,中国才是全球零售业的创新中心

日本零售考察团中不少人是奔着求解“新零售”去的。但日本访问之后却难免大失所望,因为,日本根本没有什么新零售,其电商发展状况与国内相比也处于低级水平。

大丸百货相关负责人表示,线上线下如何结合是他们最大的困扰;而京东八百一常务董事弘敏二也对日本考察团表示,他们对于如何发力电商也没有好的答案。可以看出, 国内实体零售商向线上扩张时,遭遇过的沉痛同样笼罩在日本零售业心头。

此外,中国电商发展获得的成果并未在日本零售业看到。一个典型代表就是支付。我们都知道,在移动互联时代,移动支付是电商最核心的部分。目前国内以微信、支付宝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几乎普及,甚至路边小摊贩都可以支持移动支付。 但在日本,移动支付应用率普遍不高。

另一个代表是服务最后一公里的落地配送,国内也要发达于日本。举例来说,中国以美团、饿了么为代表的第三方配送平台,已经覆盖到80%以上的实体零售终端。类似于永辉、大润发等大型零售企业,则通过自建配送团队竞逐最后一公里。另外,还有阿里、京东等零售巨头,通过菜鸟网络、京东到家布局“1小时”落地配。

在互联网的应用层面,中国处于世界领先。由电商演化而来的“新零售”理念也处于全球前列。不久前,有国外媒体深度报道了盒马鲜生。这也说明,国外的零售同行也在向中国学习。

目前来看,虽然中国实体零售业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处于落后。但从它的创新力度、市场容量以及未来增长空间方面来看,潜力巨大。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