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视频战争2019    

2017年的时侯,我曾经写过一篇「视频战争」。上图就是当时我做的一张提纲全文的图,可能当时我也是全国第一个公开提出B站应该对标YouTube的人(大概或许可能吧),我对市场上的一些视频做过一些研究与分析,近2年过去了,市场上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打算对这个市场重新做一次梳理。

上图是2019版的视频战争地图,我重新整理了一些视角,调整了一些位置(老规矩,我把直播整个忽略了,不是因为直播不好,而是信息量很大,值得花时间单开一篇讲),接下来展开讲讲视频战争2019。

1/

首先这个市场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短视频(当然,你也可以用小视频表述)的全面崛起。短视频平台混合了social media的属性,把发布与滤镜的基本功能整合的非常好,所以纯粹做「输入法」工具的摄像与滤镜工具在国内的UGC地位被冲击比较大,活下来的大部分都增加了社区的属性。

市场上已经听不到2017年初时类似“抖音会不会昙花一现”之类的疑问与质疑,取而代之的是“抖音还能笑多久?”、“快手的未来会演化出什么东西?”、“其他人还有没有机会”这样的问题开始多了起来。

2018年底的数据来看,抖音的DAU达到了2.5亿,快手的DAU则在1.6亿水平,而根据QM的数据来看,快手在春节期间也突破了2亿DAU。

不仅是DAU上,短视频的使用时长在2018年也是全面超越视频平台。

从QM的数据来看,整个短视频行业的时长增速已经达到了视频平台的十倍,而且总时长上,短视频和视频平台的差距还在进一步加大。

而从商业模式上,短视频带给我们的冲击可能更大一些。按照我的朋友潘乱在他的文章《快手已成为世界最大直播公司》一文中所披露的数字,快手2018年的直播收入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00亿rmb;而同时据我所知,抖音在2018年完成了大约250亿rmb左右的广告收入(maybe含有电商收入),这个收入规模将近占到字节跳动550亿rmb收入规模的一半,而在18年底的时候,抖音单日的广告收入已经达到了8000万-1个亿左右的水准。

我来帮大家稍微量化一下感受一下快手和抖音的商业化水平大概在什么水平线上:

没错,抖音和快手已经和爱奇艺以及王者荣耀的收入在一个量级上了

实际上在此之前我发过一条朋友圈,大概意思是18年看抖音和快手攻守转换,而抖音和快手实际上已经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今天我们回过头再来看,确实,两家单纯的比较DAU乃至时长的意义都不大了,两家目前在比较的是商业化能力的差异。而近似的产品定与不小的用户重叠,却在商业模式上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我对于广告还是直播这两种商业模式孰优孰劣其实没有特别的观点,ROI目前看可能还是抖音的广告略高一些。但如果我们稍微把尺度拉长期一些看,广告总体的商业模式天花板是比较低的。广告市场一直是个零和市场,而且广告赚的始终是消费市场的一个局部,未来可测的天花板肯定不如直接做娱乐消费的直播或者做电商业务来得高。

从百度凤巣出来的宿华想做广告不能成,反倒是把直播业务做得有声有色,而且快手的直播和过去的秀场直播模式差异很大,过去的秀场直播依靠头部主播和工会支撑,快手的直播克制的多,更平均的网络也有效的压制了工会力量,平台在博弈中明显更具备优势。

说来也是有趣,张一鸣想做的事情,宿华似乎总是会快一步。宿华这边把直播玩的风生水起,那边张一鸣就动手组起了字节跳动的新业务中台——直播中台。而这个新的中台据悉会从火山、抖音、西瓜之前的直播业务打散,直接把直播技术、运营、产品重组构成。相对于用来服务「信息流与广告」商业模式的UG、推荐、商业化三大中台,商业模式更toC的直播业务,重新组建一个中台,这回头条可能会在直播战场上,试图再现一次APP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