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盘点:新媒体常见差错100例,你曾错过吗?    

  

    互联网狂欢背后的文字失范,其结果就是鲁鱼亥豕造成知识误导,话题炒作造成负面影响,习非成是严重污染语言环境。

  新媒体常见错误100例

  (1)将“鱼目混珠”与“鱼龙混杂”杂糅成“鱼目混杂”。

  (2)将八九个月误作8、9个月。

  (3)将电视机常用单位英寸误作寸。

  (4)将二〇一八误作二零一八、二O一八。

  (5)将iPad误作IPAD、Ipad、ipad。

  (6)将Wi-Fi误作wifi、wi-fi。

  (7)将隐讳号×误作x、X。

  (8)将国内生产总值(GDP)误作国民生产总值(GNP)

  (9)将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误作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

  (10)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误作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11)将“五个一工程”奖误作“五个一工程奖”。

  (12)将运-20运输机误作运-20运输机。

  (13)将连队要事日记误作连队要事日志。

  (14)将历史周期率误作历史周期律。

  (15)将无级变速器误作无极变速器。

  (16)将用户黏性误作用户粘性。

  (17)将栋梁之材误作栋梁之才。

  (18)将锲而不舍误作契而不舍。

  (19)将年逾八旬误作年愈八旬。

  (20)将人工授精误作人工受精。

  (21)将不依不饶误作不依不挠。

  (22)将掎角之势误作犄角之势。

  (23)将素未谋面误作素未蒙面。

  (24)将美人坯子误作美人胚子。

  (25)将唇枪舌剑误作唇枪舌战。

  (26)将明代嘉靖误作明代嘉庆。

  (27)将成群结队误作成群结对。

  (28)将阳奉阴违误作阴奉阳违。

  (29)将海晏河清误作海清河晏。

  (30)将电光石火误作电光火石。

  (31)将成功与否误作成败与否。

  (32)将留党察看误作留党查看。

  (33)将莫不如此误作概莫如此。

  (34)将按捺不住误作按耐不住。

  (35)将义正词严误作义正严辞。

  (36)将亚马孙河误作亚马逊河。

  (37)将鲶鱼效应误作鲇鱼效应。

  (38)将一言不合误作一言不和。

  (39)将福建莆田误作福建浦田。

  (40)将老两口误作老俩口。

  (41)将画等号误作划等号。

  (42)将超声速误作超音速。

  (43)将金刚钻误作金钢钻。

  (44)将窨井盖误作窖井盖。

  (45)将侦察兵误作侦查兵。

  (46)将庸懒散误作慵懒散。

  (47)将羊蝎子误作羊羯子。

  (48)将哈密瓜误作哈蜜瓜。

  (49)将抓现行误作抓现形。

  (50)将头炷香误作头柱香。

  (51)将捅娄子误作捅篓子。

  (52)将掉书袋误作吊书袋。

  (53)将一抔土误作一抷土。

  (54)将番禺区误作番禹区。

  (55)将株洲市误作株州市。

  (56)将满洲里误作满州里。

  (57)将武侯祠误作武候祠。

  (58)将闽侯县误作闽候县。

  (59)将菏泽市误作荷泽市。

  (60)将神农架误作神龙架。

  (61)将黄浦江误作黄埔江。

  (62)将达坂城误作达阪城。

  (63)将潟湖误作泻湖。

  (64)将跛脚误作坡脚。

  (65)将噘嘴误作撅嘴。

  (66)将顷刻误作倾刻。

  (67)将秸秆误作秸杆。

  (68)将雾凇误作雾淞。

  (69)将粘连误作黏连。

  (70)将豆豉误作豆鼓。

  (71)将鸭胗误作鸭珍。

  (72)将海蜇误作海蛰。

  (73)将拨冗误作拔冗。

  (74)将去世误作去逝。

  (75)将沉湎误作沉缅。

  (76)将奏效误作凑效。

  (77)将发轫误作发韧。

  (78)将打钩误作打勾。

  (79)将擘画误作擎画.

  (80)将青睐误作亲睐。

  (81)将美轮美奂误作美仑美奂。

  (82)将寥若晨星误作寥若星辰。

  (83)将大快朵颐误作大块朵颐。

  (84)将趋之若鹜误作趋之若骛。

  (85)将布依族误作布衣族。

  (86)将分辨率误作分辩率。

  (87)将挖墙脚误作挖墙角。

  (88)将全天候误作全天侯。

  (89)将螺旋桨误作螺旋浆。

  (90)将度假村误作渡假村。

  (91)将不承想误作不曾想。

  (92)将床笫误作床第。

  (93)将赖床误作懒床。

  (94)将辍学误作缀学。

  (95)将掣肘误作制肘。

  (96)将阈值误作阀值。

  (97)将消弭误作消弥。

  (98)将涵泳误作涵咏。

  (99)将坐镇误作坐阵。

  (100)将收官误作收关。

  主流新媒体文字差错不容忽视

  移动互联网时代,主流媒体所办的新媒体(可称为“主流新媒体”)发展如火如荼,从最初的官方网站拓展到官方微博、官方微信、客户端等,整合资源,深耕细分,引导舆论,形成了消息源可靠、粉丝数多、受众面广、影响力大的全媒体传播格局。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主流新媒体中的文字差错呈逐年上升之势,一些文字差错随着“10万+”“100万+”高阅读量的文章,被瞬间传播出去。互联网狂欢背后的文字失范,其结果就是鲁鱼亥豕(把“鲁”字写成“鱼”字,把“亥”字写成“豕”字。指文字传写刊刻错误)造成知识误导,话题炒作造成负面影响,习非成是(对于某些错的事情习惯了,反认为是对的)严重污染语言环境。

  主流新媒体人更应当好把关人,带头纯净网络语言环境。主流新媒体中的文字差错,除了有传统纸媒上的共性问题,也呈现出新特点。

  拼音输入法之误

  综观主流新媒体,常出现非知识性技术差错,而这些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差错多是拼音输入法造成的。

  7月30日,环球时报官方公众号将“一架直升机”错为“一家直升飞机”,“直升飞机”的表述不妥,应为“直升机”,这属于知识性差错,而“一家”之误,显然是拼音输入法造成的。

  类似的还有将“政治”错为“整治”,将“少数民族”错为“少数名族”,将“报效祖国”错为“报销祖国”,将“途经某地”错为“途径某地”,将“森林防火”错为“森林放火”,将“挺起腰杆”错为“挺起遥感”,等等。

  这类差错往往打眼一看不容易发现,而且用校对软件检查不出来。还有一种就是依赖输入法的提示而导致的错误,如将“勠力同心”错为“戮力同心”,将“铆足干劲”错为“卯足干劲”,将“剐蹭”错为“刮蹭”等。

  “快”中出错

  时效性是把“双刃剑”,新媒体“抢新闻”往往会造成只注重速度而忽视文字错情的问题。2017年8月8日晚,四川省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某主流新媒体第一时间发布稿件,被多家网站转发。

  然而,这则129个字的消息出现了3处差错:将“四川省军区政治工作局”错为“四川省军区政治部”,将“九寨沟县人武部”错为“九寨沟县武装部”,将“通信中断”错为“通讯中断”。虽然原稿被及时删除,但错情仍然在网上快速传播。

  时间再紧急,主流新媒体也应仔细检查,层层审查。否则,发出的信息就失去了公信力,往往会被读者笑话。

  基本功不扎实

  有人认为,新媒体没有差错率规定,对新媒体编辑不用像纸媒编辑那样严格要求。这种观点失之偏颇。

  9月4日,人民网观点频道刊发了一篇评论文章,标题中将“罔顾”误作“枉顾”,遗憾的是,次日《光明日报》转摘该文章时,也没有将标题中的差错改过来。如果作者不“埋雷”,编辑不“来稿照登”,就会消除标题中那“显眼”的错误。

  转载通稿有错情不敢改。有人认为,新华社通稿不会出错,就算出错也应按通稿来,这种想法是不对的。2017年6月7日,新华网发布新华社通稿,通稿中将“蹚出”错作“趟出”,被多家网络媒体转发。

  值得注意的是,次日转载该文时,《新华每日电讯》《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等四家中央级报纸,将通稿中的“趟出”改为“蹚出”。新媒体转发新华社通稿要不要再次校对?这是肯定的!一转了之图省事,不好;发现错情不敢改,也不好!如果发现错情,媒体应及时通气,而不是任由错误传播。

  此外,还有一些主流新媒体受标题党和网络语言的影响,以讹传讹,动辄在标题中加上“懵了”“懵圈”“发懵”等词语。其实,“懵”应为“蒙”。

  当然,新媒体中出现的错情远不止上述几种情况。有人说,出现文字差错,作者和编辑“要么是不懂,要么是不认真”。的确,除了能力不足,最主要的就是缺少责任心。

  低差错率是媒体的生命线,质量把关不严最终影响的是媒体自身形象和口碑。虽然新媒体没有像纸媒那样规定差错率,但必须明确审校流程,比如“军报记者”公众号就有编审值班制度,尽量将文字差错消除在文章发布之前。

  提高编校业务能力是一个老生常谈而又不得不谈的话题。这个“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需要具备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匠心意识,需要掌握新知识、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

  从现实角度出发,新媒体面临不少痛点:时效性给采编人员带来时间压力;稿件质量不高;采编校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艰难的经营环境使得“减员增效”成为必然,导致人员使用捉襟见肘等等。引入技术手段可以弥补校对力量薄弱等问题,这必将成为一种发展趋势。

  当然,任何技术手段都替代不了人的责任心。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