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媒体人的两难选择:身体与工作,谁来成全?    

  2018年9月25日22时25分,钱江晚报副总编辑、钱江报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根辉因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在杭州逝世,享年47岁。

  徐根辉夫人所撰写的两人故事文章中曾这样写道:

  “老公在报社工作,晚上要审稿,经常凌晨一二点从城中骑个摩托车回到城西家中,有时因为稿子有问题,一个电话又把他叫到单位。他不想打扰我们休息,有时就睡办公室,儿子经常见不到爸爸的面……”

  熬夜写稿、三餐不定、肩颈酸痛、失眠焦虑……这些几乎是每一位媒体人的日常,“爸妈说我不爱惜身体,其实我是身不由己”。

  “我们下班不聊新闻,只聊生发”

  已经做了三年编导的gungun今年1月做了一次全面体检,报告显示——血脂尿酸偏高,“医生说这代表有潜在的疾病风险。”

  由于职业性质原因,gungun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段,一切跟着片子走,“我平时差不多1点多睡觉吧,但如果项目比较赶就四五点,所以睡眠时间经常不确定,五六个小时是常态。”他告诉记者。

  剪片子经常需要好几个小时盯着屏幕,所以gungun经常感觉眼花、脖子酸痛,有时候想转动一头部就听到咔咔咔的响声,虽然经常告诉自己不要熬太晚但身不由己。

  “我会尽量调整自己的工作状态,多活动多调节视力,保证休息,买点营养品补补,比如维生素、健脾祛湿调中茶、黑豆枸杞桑葚茶,我现在都快变成养生达人了。”

  和gungun一样,财经微博编辑“小熊软糖”也热衷养生,“每天对着电脑和手机刷微博太累了,肩膀和背都僵了,贼疼,必须每天美丽芭蕾来几套。”

  蓝鲸记者通过问卷形式采访多位媒体人,基本上所有被访者都有肩颈痛、脱发、失眠等健康困扰,一位北京的网络媒体编辑在“症状”一栏中勾选了所有项目,“亚健康”几乎变成了一种行业常态。

  由于久坐长时间面对电脑,眼睛酸涩、肥胖成为他们面对的一大难题,有的人体重三年加了20斤,有的人近视一年涨了200度。一位财经记者表示,自己工作以后经常眼睛酸,“我有时候会忍不住流眼泪,真的不是生活太苦了,是真的眼睛酸……”

  自媒体人小L在最近一次体检出查出轻度脂肪肝,所以很快开始了运动节食略有成效。有的人则选择了看起来更“高效”的方案,开始出入各种按摩馆、中医院,“我们下班儿都不聊新闻,只聊怎么治脱发”,一位被访者笑着说。

  编辑青木填完问卷趁势写了个段子发给我:

  这人啊一入媒体就缺健康,过去总是生龙活虎,精神!现在好了,有了选题采访撰稿运营调研一堆事儿,一个岗位顶过去五个,忒忙!您看我,一口气上五楼,大喘气。(参考新盖中盖高钙片广告)

  “弹性工作=随时随地的加班”

  媒体人做久了,不仅除了肉体可感的不适,不知不觉中也带上了不少职业病。

  媒体人的生活里每个人都长得像采访对象。

  毕业一年的小H在一家新闻网站工作,在她的脑子里“采访对象和选题比天都大”,“生活和工作分开?不存在的”。“同学聚会遇到老同学,一顿尬聊之后总要画蛇添足的加一句‘以后有新闻线索记得爆料给我啊’”,明明是为了工作,但听起来总有点“不怀好意”。

  很多人都羡慕媒体行业的弹性工作时间,但这其实意味着“随时随地的加班”。

  “我觉得我的病都是精神方面的。焦虑症、抑郁症、脱发、睡眠障碍,我说的都是真的,一点儿没撒谎,工作压力太大了,长期半夜接电话,睡眠能好吗?356天24小时随时待命,我现在就在出租车上,要去突发现场……”某视频记者告诉记者。

  “有些心理问题意识不到,往往很久了,听朋友聊起来才发现自己也是这种情况。”一位传统媒体资深记者说。

  在新媒体时代每一条新闻的价值都可以量化,新闻做好发出去并不是焦虑的终结,而是开始,微信公众号拥有最直接的流量反馈,而流量意味着商业价值。

  从传统媒体跳槽到新媒体后洋乐背上了kpi压力:“我学新闻出身,又在传统媒体工作过,所以总带着点新闻理想在工作,总想着‘这个真的有价值,读者必须得知道’。但现实是我们有kpi的压力,所以新闻发出去我得担心它的流量好不好,有没有人看,没人看的新闻等于没价值。爆款了也担心,因为你不知道会不会被删稿……”

  “哪一行都难,这个好歹我喜欢”

  媒体人日益下降的健康状况背后,是整个行业的激烈竞争与生存困境。

  对于传统媒体而言,日渐衰微的经营状况是每个“局中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发行量、广告收入、影响力几乎困扰着每一个人。从已经停刊的《看电影·午夜场》到即将停刊的《北京晨报》再到频频出现的传统媒体编辑记者欠薪讨薪事件,生存的艰难消耗着每个人的梦想。

  而影响力日渐壮大的新媒体则面临着激烈到甚至有些惨烈的竞争环境,这是一场“头部大V的厮杀”然而却有成千上万的“小号”在苦苦挣扎。

  根据新榜所发布的《2018年内容创业年度报告》,微信公众号中最头部的50个帐号仅占活跃数的万分之一,它们却提供了整个微信公众平台2.9%的流量。同时头部账号拿走了94%的广告预算和73%的投资总额。媒体行业竞争在升级,行业格局也比愈发确定,流量越来越贵,粉丝越来越难积累……

  流量、广告,这几乎是每一位新媒体从业者的压力来源,写个爆款——这几乎是每一位新媒体从业者的梦想,而梦想和现实间的差距总比想的遥远。

  这么难,这么苦,要转行吗?

  “不会吧,现在干什么不累?这个好歹是我喜欢的。”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