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视觉中国被黑洞“吸走”:百亿市值或蒸发殆尽,董事长不是实际控制人    

来源:投资家网 作者:虎魄

当你看到黑洞第一眼,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有这么一个企业看到黑洞时,想拥有它,结果被无情的“吸走”了。

第一个被黑洞“吸走”的企业

4月10日晚间,当人们还在吐槽为何第一张黑洞照片是座机拍摄时,4月11日早间,一家名为视觉中国的企业就因图片版权问题被推上微博热搜。

一张写着“友情提醒各位同行,那个黑洞的图公众号别乱用,版权来自视觉中国,听说准备大捞一笔”的图片在网上疯传,微博、微信被刷爆,议论纷纷。

舆论的焦点总的来说可以归结为一个:凭啥视觉中国拥有黑洞照片的版权?

可能见舆论如海啸,事态愈发严重,视觉中国火速更改了关于黑洞照片的一些信息,就连不怎么在网上露面的创始人柴继军都赶紧回应称,“已经撤销版权声明。”

但一句解释,就能化干戈为玉帛吗?在柴继军回应后不仅,一个由黑洞引发的话题迎来高潮!

当日下午3点左右,一个超级大V的一条微博,让视觉中国彻底陷入尴尬,“这些图片版权也是贵公司的?”随后视觉中国又赶忙发了两条信息,一个是承认版权不是独有,另一个是赶忙跟超级大V道歉,承认自己却有不妥之处。

视觉中国为何会连续发道歉信息?

第一个肯定是超级大V的影响,过往关于这家企业因照片版权问题也有过无数的争论,每次都不了了之,这次有超级大V站出来,视觉中国担心被舆论围攻,赶紧道歉。

第二个原因可能影响更深,关系到了自身实际的利益。4月12日,视觉中国迎来3.88亿股解禁,占总股本的55.39%,约合解禁市值103.30亿元。一旦舆论声势无法挽回,视觉中国就有可能面临100多亿市值蒸发的危险,投资人或血本无归。

当人们认为视觉中国可能会出现转机时,又一个重磅炸弹砸向了这个自称靠卖版权照片为生的企业!每日经济新闻采访到了欧洲南方天文台,对方称,“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我们。视觉中国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

就在这条新闻发布后不仅,网上开始出现大量关于“视觉中国过往付费照片是否真的拥有版权?以及可能涉嫌违法”的质疑声,这种效应很快传递到了股市,开盘即跌停!如果该事件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这家企业可能未来会一路迎跌停,百亿市值蒸发殆尽!

目前,视觉中国官网无法登陆,其企业已被天津当地约谈。相信,视觉中国有没有滥用版权,滥收费问题很快就会水落石出,谁在说谎一目了然。

那么,视觉中国到底是家什么样的企业,为何敢这么牛?今天笔者就来挖一挖。

图片版权是核心营收业务

视觉中国2000年创立,自身定位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2005年,该企业与全球最大的数字影像公司Getty Images成立了合资公司华盖创意,专注创意内容,进入商业市场。

7年后这家企业开启了买买买之路,2012年,视觉中国收购两岸三地最大的娱乐素材供应商东星娱乐,进入娱乐行业,后Shijue.me上线运营,视觉中国集团成立。

2014年,该企业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实现借壳上市(SZ:000681),全面进入数字娱乐市场,确立三大业务板块:视觉内容及服务、视觉数字娱乐、视觉社交。2018年,又收购了全球知名摄影社区500px。

如果算到2019年,视觉中国已运营了长达19年时间,现在是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

说直白些,视觉中国就是一家影像产品版权公司,图片版权是核心业务之一,你要使用图片不管发在哪,都可能会和视觉中国扯上关系。

从该企业的营收结构看,其互联网传媒与视觉内容服务的营收已经占据企业的70%以上,版权服务收益如何会直接影响到这家企业的增值空间。

有意思的是这家企业在2016年之前营收还比较一般,2016年之后开始爆发。2016年为何能成为营收的分水岭?

从大事件看,视觉中国在2016年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分析人士称,“过去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体量已经达到饱和,2016年之后头条号等三方平台号崛起,大批自媒体顺势而生,这些自媒体成为了视觉中国重点开拓的目标客户。”

有从事自媒体工作的人士表示,“自己公司做了几年,从小做到大,刚做起来没多久,就收到了投诉,说图片违规,需要支付相关图片费用,每张图片的价格还都不一样,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后来无奈赔了几万块钱,还成了客户,之后买图多还能给便宜。做自媒体如果视觉中国没找到你,证明你还没做大。”

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是较早在微博公开质疑视觉中国的知名人士,他称“其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元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张颖认为,“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

对于张颖质疑的“钓鱼维权模式”,当时视觉中国方面进行了否认并举例称,“当正规版权购买方使用图片并进行了公众号的发布,随后图片由搜索平台收录,并被不知情者进行了二次利用,这种属于不可控的情况。并非视觉中国主动上传,也就没有钓鱼维权一说了。”

此后,关于上述类似的风波还有很多,最终都不了了知了,有大量自媒体人表示,“要不是这次玩大了,他们还在闷声发财呢。”一些网友则说,“这家大牛企业到底是谁创立的,背后股东都是做什么的?为何能有这么大能量?”

企业背后10位一致行动人

如果从4月12日的解禁信息来看,包括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在内的股东都是一致行动人,也是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

这些名字当中,最为知名的是李学凌。

李学凌,想必很多人并不陌生,都知道他因创立欢聚时代(YY)而出名,是一个让丁磊、雷军、周鸿祎等多位大佬都看好的人。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他还是视觉中国的创始人。

1993年,李学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人民大学哲学系。进入大学后,他没有像其他文艺青年那样整天泡在图书馆,而是经常待在信息管理系的机房里,上雅虎泡妞,自己熟悉的各种理论知识都成了他在网上交际的工具,很好的把理论与实际相结合。

虽然在哲学系,李学凌却痴迷网络,上学的时候他利用课余时间还学会了编程,因为在校园参与展示自我风采的活动不多,所以李学凌大学四年日子过得比较平静,没干出震惊校园的大事,不过,他自己却掌握了一套与本专业毫不相干的技能。

毕业后,这位文科男去了一家名为《中国青年报》的报社,干起了记者并主攻自己喜爱的IT方向。从1997年到2002年的5年间,李学凌采访了大量当年名震一时的IT界大佬,如张朝阳、王志东、陈一舟、雷军等。

做记者的优势是,能让李学凌更轻松的接触到这些牛人,学到更多东西,同时建起自己的人脉圈子,文笔扎实,敢写敢说的李学凌很快在业内出名,更被称为“京城四大IT名记”。

2000年是李学凌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在采访陈一舟的过程中受到启发,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他最先鼓动的人就是自己的同事柴继军,第二个被鼓动的人是陈智华,这个人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一长串名单里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这三个人敢想敢干,共同发起了发起了一家网络图片公司Photocome(2005年更名ChinaFotoPress汉华易美),还获得了中国百联优力(北京)投资公司U1G集团董事长廖杰的投资,这个廖杰就是现在的视觉中国董事长!

有意思的是,廖杰并不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廖杰1966年出生,加拿大国籍。2011年至今,历任中国智能交通系统(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裁,现任董事会主席。2014年5月9日至今任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杰虽然不是实际控制人,但他的父亲廖道训、母亲吴玉瑞却是。资料显示,廖杰为视觉中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即十名一致行动人之一廖道训、吴玉瑞之子。

在拿到廖杰的早期投资后,这几个人开始分工有序的干着这份事业,柴继军负责摄影,李学凌负责文字,陈智华负责技术,做起了跟图片有关的生意。

早期Photocome的寓意是“图片来了”的意思,不过后来由于企业业绩一般,李学凌又从报社跳槽到搜狐和网易就没太管Photocome,他自己离开网易后又创办了另一家企业,大名鼎鼎的YY,并把更多精力放在了YY上。

自从李学凌跳槽后,柴继军也离开了报社,事业蒸蒸日上,他算是当初那个合伙干的企业付出最多人,后来企业改名叫视觉中国,他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董事长,于2015年卸任但仍保留董事席位,不过,之后关于他们的报告却非常少了。

视觉中国进入了“沉寂期”,再抛头露面时,股东里又多了一些角色,对外参与发声比较多的仍是柴继军,李学凌也不是不管企业,只是视觉中国上市后,关于这个事业他很少提及。

必定,这个靠版权赚钱的业务,太高调很容易得罪人,被讨伐,只适合闷声赚钱。可是,有哪些生意能闷声赚一辈子呢?

因为黑洞照片,视觉中国成为了第一个被黑洞“吸走”的企业,并暴露出这家企业存在着一些问题,管理漏洞等等,现在是不是涉嫌违法还需要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但从这家公司的股东结构看,盘根错节,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劲爆的猛料被挖出。

就在视觉中国网站无法登陆后,东方IC网站也疑似被关闭,“图片无法搜索”,有的可能会涉及到图片版权问题的平台纷纷出来澄清,不要把名字“搞混”、“不做图片版权生意”。

现在谁都不敢趟上图片版权的浑水,由一个照片引发的黑洞效应还在持续,视觉中国之后,谁会成为第二个被“吸走”的企业呢?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