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遭遇疫情,自由职业广告人都怎么样了    

新冠疫情来的猝不及防,许许多多的公司都面临着裁员 、倒闭……,就算互联网巨头们也面临着项目暂停,线下业务批量延期或取消的困境。大部分公司采取了在线办公的模式,但在线办公后却面临着激烈的裁员。疫情之下,人人自危。


那些本来就“在线办公”的自由职业者更是由于项目暂停而陷入了不可言说的彷徨中。相比于正常的员工,他们更像是电视台的“栏目聘”,什么都要靠自己。但是当初选择的自由让这份不稳定更加强烈。以前的自由职业者们,都是挣多少钱花多少钱,现在才觉得,没有什么比攒钱更重要了。一名广告设计师如是说。



从青岛大学毕业的孙晓毕业后就变成了一名动漫插画师,他日常的工作就是给各大广告公司做设计,以及负责公司对外宣传和物料的设计,不受束缚的非坐班让他很快爱上了这份自由职业,但是没有公司依托的自由职业者,往往面临更大的风险——客户项目的延期或取消,各种不确定性增加的大环境,让他们往往不知道,明天的饭碗到底在哪里。



年底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因为这是各大广告主手握预算、营销活动最为密集的时刻。孙晓平日接到的工作,大部分来源于自媒体或者品牌客户的广告项目,本指望过年期间能大赚一笔,给自己拿些“年终奖”,但无奈人算不如天算。


从去年开始,动态漫画成为了继H5、短视频之后又一个广告新思路,也成为了一种广告主追捧的新型营销方式。孙晓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为自媒体公众号绘制插图,而这类插图 通常是为了给品牌客户的广告进行植入。孙晓坦言,疫情来临,“艺术学”似乎成为了最无用的专业,但自己曾设计了广告发布到社交平台为白衣天使助力。



而国外的自由职业者们在疫情蔓延到各个国家后也遭遇了同样的滑铁卢,来自美国芝加哥的Sarah Young,过去5年一直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在为DDB、FCB和Calvary等广告公司提供艺术指导。最近,她突然收到一封邮件,说项目暂时搁置了。



在公司缩减预算和开支的当下,实习生和外聘人员自然是最先被清退的一批。不过出暖花开后疫情总会过去,无数广告人对于疫情也要抱着乐观的态度,相互支持,疫情之下,我们同在。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