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摇摇欲坠的电视媒体    

敲这篇文的时候,天下锣鼓喧天,烽烟四起,不是世界大战,是社交软件大战,

三个牛人,同一天宣布发布社交产品,好像商量好的,三英一起来搞吕布。

 

都没用过,不知道咋地,所以无法评价,但可以推理。


产品是人搞的,什么人就会搞出什么样的产品,这个基因改变不了,

就像人,好人,扔索马里,也不会成海盗,坏人,扔女儿国,也温柔不起来,基因决定产品本质。

 

这表面是软件产品大战,本质是媒体大战。


大家都想尽办法搞用户,有用户,就有人气,有人气,就有流量,有流量,那就是媒体了,可接广告,

阿抖、微信都是这个逻辑,有上亿用户后,乖乖,就成报社电视台了。

 

三个社交软件同时搞事,最痛苦的不是报社,因痛苦好久了,已无感,

只会仰天长叹,天要下雨,别人要聊天,要好嗨哟,不喜阅读,随他们去吧。

电视真的焦急了,到2018年底,电视收视率和广告招标,急剧下跌,除了五个卫视和央视,以倔强的姿态撑脸面,其他成百上千的台摇摇欲坠。

 

电视是最讨厌社交软件的,为啥?完全被抢了饭碗。


社交软件和视频阿PP,像泥鳅样,既可看视频,又可聊天,还可发红包,还能随便看美女,选择性太大,

而电视观众,像奴隶,只能把遥控器当玩具,吃别人做的硬菜,根本没机会去打野,

翻来覆去,只能被电视玩,不是玩电视,玩了还不能喊疼,关键庄家不知道你疼。

 

这是个人人都想玩人的时代,玩微信、玩抖音、玩游戏,没听说过玩电视,

一件东西,只要能被人玩,且还能玩出花样,人一定会沉迷,就像玩游戏。

 

人都是有自尊的,报纸媒体玩人150年,人顶多发脾气,把报纸揉碎扔垃圾桶,既不能点评嘲笑,又不能刷礼物送么么哒,还需要仰视神秘的高贵和臣服。

1925年电视诞生,如今94年,而天朝电视普及只有30年,这30年,电视是群众最大的玩具,因没其他东西玩,所以电视傲娇了很久。

 

尤其前20年,基本没选择,无数人无数个夜晚,都无条件的奉献给电视,但有种距离,报纸电视都没法解决,就是近在眼前,却无法参与,

那笔走千秋的文字,那绚烂多姿的画面,跟自己无关,作为观众,愤怒和喜悦,报纸电视感觉不到。

 

这个要命的死穴,走到20世纪末,终于被人打破了,首先是PC互联网。


PC互联网不是报纸电视的克星,但戳了疼点,可以来点评和网上看电视,

对报纸电视,这不是威胁,电脑屏幕读文,比读报纸还累,电脑看电视,还不如看电视,

关键不能把电脑当玩具,电脑最后就是个工具,不是玩具,革不了报纸电视的命。

 

智能手机,才是真的革了报纸电视的命,不是内容,内容比报纸电视还low,是手机玩具特性。


很多群众呦吼NND,终于有个东西随手可玩了,就像盘核桃,那是就死的盘啊盘,盘到如今,人手一台,还有人盘几台的,

解恨啊,哪有时间读报纸看电视,玩手机玩平台,管TMD上面是啥,玩别人才有自尊。

 

2018年12月,伟大的报纸,实在是顶不住了,一个月停刊19份,数目不多,但这是个残酷的信号,报纸的历史结束了。

电视坐在旁边瑟瑟发抖,因无数人也不看电视了,尤其年轻人,这跟内容似乎没多大关系,

就像菜市场买菜,摊位多了,马铃薯菠菜小白菜到处是,哪人多就会去哪逛。

 

2018年五大卫视相当艰难,因收视低,破1的电视剧十几部,为了省钱,招商会和招标也不弄了,就在2017年,湖南台破1的就有10部。

至于综艺,更是惨不忍睹,几百档综艺,只有11部破1,这什么概念?机械算一下。

 

收视率1%是个重要分水岭,14亿人,就是1400万人看,在人口2千万国家,叫一网打尽,但在咱叫毛毛雨,

前段时间收视造假调查,让很多台差点翻车,说明毛毛雨中,还有毛毛雨。

1400万看,很牛了,关键啥人在看?中老年人和妇女最多,喜欢鲜肉娱乐搞笑保健,而年轻人基本不看。

 

如一个卫视台,憋着劲和一切资源,搞综艺播电视剧,最后是几百万中老年人看,这场面叫夕阳红碰夕阳红,惺惺相惜跳广场舞,

要知道全国还有几千家电视台,许多台有广场,没人去跳舞,但每天又不得不维护广场,

还要搭舞台,需要钱维护,需要钱发工资,前五的卫视跳舞的越来越少了,其他更是凄凉。

 

东北某卫视已发不出工资,北京卫视广告减少了十亿,十亿对地产老板那是零花钱,但对电视台是巨资。

首都地盘的卫视,靠贷款维持,就是传说的亏本经营,这一半是天灾,天灾就是时代,一半是人祸,不与时俱进,没危机感,


叹息致敬报纸时代的落幕,但不叹息电视的维艰。

 

因电视在这个移动时代,不是没机会,完全有机会与手机杠一下,就看观念思维能不能跟上,

很多电视台高高在上,要他们融入视频,不搞,最后被网综打的遍体鳞伤,毫无反抗,

联合吗,你鄙视我,我鄙视你,内容吗,能抄袭绝不原创,广告吗,收不到广告费,对客户就耍小动作。

 

电视暂时无法终结,但面对几千家电视台,几个卫视代表不了这行业,

如综合几千家电视台思考,这行业已算休克,巨量电视人处在失业边缘,很多靠垃圾广告在续命,有的靠财政。

 

在移动互联网5G大势下,电视转型其实比报纸容易,报纸消亡,就像纸替代了丝绸写东西,是颠覆,而电视不是,

转不转型,怎样转型,是观念,移动视频其实是电视的升级版。

 

当然最艰难是电视广告人转型,因这部分人最多,很多电视广告人回头一看,手里除剩下巨量名片和电话号码,好像啥都不会,

有人说,还会跪舔会忽悠啊,这是个伪命题。

采编、编辑、剪辑、主持、摄像、设备维护,这些人转型不难,各大视频和5G,都需要这种专业人才,技术型人才只要观念改变,没问题。

 

很多牛逼电视人转得早,在很多领域证明了一个逻辑:人才会发光,需要观念先行。

那个吐槽主持张骚刚,那风骚样,在电视台不可能,但在新媒体就行,且骚的风生水起。

 

电视一定会消亡,就像手机也一定会消亡,时间问题,但面对现实还是要生存,优爱腾的釜底抽薪,电视欲哭无泪,

当罗永浩、张一鸣、王欣发布社交软件时,电视更是被逼到死胡同,这些产品会分流观众更多时间,观众只想玩产品。

 

这场眼球和时间的媒体争夺战,哈哈大笑的只有一种人,叫客户,太幸福了,

无数媒体让他们玩和选择,下辈子要成为客户,这是媒体人倔强的憋屈呐喊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