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Facebook可能是科技公司也是媒体公司    

Facebook可能是科技公司也是媒体公司

640.jpg

德国司法部长赫科·玛斯近期表示,他认为Facebook应当被视为一家媒体公司,而非技术平台。这意味着,如果Facebook未能及时删除平台上的仇视言论,那么将需要承担责任。

 

德国政府部门正在开展一个项目,监控有多少Facebook用户报告的种族主义内容在24小时内被删除。这一项目将持续至明年3月。玛斯此前表示,如果届时的结果仍不能令人满意,那么将采取法律措施。

 

玛斯表示,欧盟需要判断,平台公司是否应被视为类似广播电台或电视台。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些公司将需要为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


社交平台作为当下使用率、打开率最高的网站、应用,用户体量、基数尤为庞大。腾讯发布的2016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8.46亿。


Facebook2016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月度活跃用户为17.9亿人,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为16.6亿人。动辄数亿、十数亿的月活跃用户,虽然让社交平台成为互联网中的庞然大物,但却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动辄出现的舆论事件,让社交平台如履薄冰。

 

Facebook为例,118日选举前,“希拉里重病缠身将不久于人世”、“罗马教皇支持特朗普”等都是社交媒体上最热的话题。美国第一大社交媒体Facebook由此陷入假新闻漩涡。这类恶搞算不算假新闻?他们有没有影响美国大选结果?


新闻越假,内容越偏激,在Facebook上的用户参与度(综合考虑点赞、分享、评论、转发后的成绩)。拥有136万“粉丝”的Freedom Daily,有23%的内容为假,另有23%为无法证实。而其单篇内容参与度在Facebook上全网第一。


拥有400万订阅用户数的极左Occupy Democrats,平均每篇内容转发量1万,超过Freedom Daily的单篇转发量947,更高于CNN政治的50


讽刺画代替新闻,“回声廊”效应强化既有认识,造成观点极端。社交媒体用户更愿意接受与自己的看法和信念相一致的内容,再加上计算机算法对用户投其所好,这使每位用户的看法不断强化加深,到最后真与假已经不再重要。一个结果是,Facebook上相对立内容的订户重合度极低,人群看法的撕裂程度不断拉大,走向极端。他们将这一现象称为“回音廊”效应。

 

面对质疑扎克伯格称Facebook将打击假新闻行为,但又着重强调,与其同时,我们对自己成为事实的‘裁判’必须保持极度谨慎。

 

为此,对待新闻等媒体内容的态度上,社交平台始终坚持只提供平台支持,而不是成为内容制造者。拒绝承认自己是媒体平台,就不会进入禁区,也就不会承担相关的责任。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信息流产品的发布会上直言不讳的说,“更希望从我们关注的公众媒体、艺术家和世界领袖级人物那里不断获得新的信息”,而这更像是过去twitter做的事。以前Facebook发布内容阅读应用paper,去年5月又推出Instant Articles,让媒体在Facebook上直接发布新闻。今年Facebook甚至向纽约时报等媒体付费,邀请它们使用Facebook live

 

社交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前者展示的信息由用户决定,而后者展示的信息由平台决定。按照这个标准,无论Facebooktwitter、微博还是朋友圈,早期都是纯粹的社交平台。在发展之初平台的用户规模有限,用户也还有比较强的新鲜感,这时候做一个更“社交”的平台自然没有问题。随着用户规模扩大,简单的定位为社交平台或者媒体平台就不合适了。

 

我们认为社交媒体和社交平台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或者逐渐融合在一起了。

 

 

本文章部分来源于康斯坦丁等并表示感谢。由中国广告网整理发布。责编:李动林舞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
创意宝典
人才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