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好些大牌的广告都是他拍的 他可能是这个时代最酷的摄影师    

好些大牌的广告都是他拍的 他可能是这个时代最酷的摄影师

1.jpg

  据BusinessofFashion报道,在本月10日至20日的伦敦伯克利广场上,当代艺术与设计品交易平台Phillips展出了一组知名时尚摄影师JuergenTeller的摄影新作,包括《ArenaHomme+》和《System》两本双年刊近期刊出的摄影作品。

  

  在这组作品中,有一个部分是金·卡戴珊(KimKardashian)和坎耶·韦斯特(KanyeWest)这对夫妻档在荒草丛生中摆弄姿势。除了卡戴珊看上去挺瘦以外,这组照片还有一个违和点,那就是在这对夫妇之间会时不时“强行介入”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男人,他看起来不像那对夫妻那样精心打扮过。

  

  

  

2.jpg

  

3.jpg

  

  那就是这组照片的掌镜者JuergenTeller本人,他是如今在时尚界站在潮流尖端的摄影师。

  

  JuergenTeller是谁?他是LV、Céline和MarcJacobs广告的拍摄者

  

  Teller作品的点子总是能做到出乎意料:他和MarcJacobs有常年的合作,他会在Marc的广告里把一大把气球拴在老头的身体器官上,还把贝嫂像玩偶一样塞进纸袋,只露出了一双穿着粉跟高跟鞋的腿;庞克设计师VivienneWestwood在他面前曾脱个精光;同时,他的照片在商业上也往往能获得成功,这不仅帮他自己在LV、Céline等品牌间名声大噪,也能捧红很多照片里的人,比如KateMoss被他拍照时才15岁。

  

  Teller目前完全有资格只站在远处对拍照对象指手画脚,但他却在那对来自好莱坞的明星夫妻面前露出反常的表现欲。BoF说,在坎耶为卡戴珊精心指导拍照姿势时,他们的摄影师却在一旁孜孜不倦地撑着滑雪杖行走,要么就在农业废料堆上瞎刨一气。结果是三个人在照片中表现出了背离大城市的荒野求生感。

  

  “我希望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断冒险。我想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这些好莱坞明星,他们如此小心地维护自己的形象,确保自己永不出错,但当我开始拍照时,能看到他们心中的野性还在。我只是想跋山、想涉水。然后,就能取得胜利。”Teller对BoF说。

  

  Teller醉心于这次合作,以至于他把作品的后期制作权也拱手让人。然而这位如今名声在外的摄影师却说,这次拍摄都只是“关于他自己”。起初他只是随口对Kanye说“带上你的妻子一起拍照”,没想到来自美国的明星夫妇却订好了所有衣服和妆发师,把一切搞得像大制作。

  

  所以Teller决定好好拍,他们去到了巴黎城外一小时车程的昂布勒维尔城堡。但他把选景定在城堡外外的乡村。而这一切都是Teller自己的主意。

  

  说起他的童年,绝对称不上是愉快的,但摄影救了他

  

  从那张Teller抱着一堆树把的照片来看,这位于1964年出生于德国Erlangen的摄影师的确如他所言“喜欢黑森林”,这让人想起那部经典的老电影——《茜茜公主》,每当茜茜公主有压力时,爱她的父亲就会带她到巴伐利亚南部边境的黑森林里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4.jpg

  

  “Kanye,Juergen&Kim”,2015年摄于昂布勒维尔城堡|图片来源:JuergenTeller

  不过Teller没那么幸运,他的父亲生前是个酒鬼,最后自杀了,几乎缺席他的整个童年。后来他还拍摄过一张照片,是他光着身子,一脚踩个足球,手里攥着瓶啤酒,站在父亲的墓碑前。他的家族世代都以造小提琴为生,但他偏偏对琴木过敏。

  

  Teller其实也没什么文化。不过他在慕尼黑摄影学院修读过两年课程。而对于这样一个家庭环境凋敝的孩子,德国的福利机构给他买了一架35毫米相机、一架中画幅相机和一架大画幅相机。但他在1986年为了逃兵役和学英语跑去了伦敦,渐渐踏上了职业摄影师的路。

  

  “美国太远了,而且我当时有车开。”Teller曾说。

  

  伦敦成就了他,但真正让他脱颖而出的还是那独一无二的摄影风格

  

  Teller遇到了伦敦的好时候,那是在上世界八九十年代。那座城市对诸多时装设计师和时尚杂志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宽容。

  

  以一个例子来说明:1992年,AlexanderMcQueen(麦昆)成立了个人品牌,一年前他还是个圣马丁的大一新生,但他的作品很快就被《Vogue》的时装记者IsabellaBlow报道了,然后就红得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伦敦在时尚领域的繁荣景象让人们对这个产业热情很高,这也意味着整个市场的需求十分旺盛。Teller就是在那样的氛围下被一名叫做NickNight的摄影师发掘的,他被Night说服做了他的助手。Night对Teller很照顾,给了他很多自我表达的机会,一直到他开始为《i-D》拍摄罗马尼亚特辑,他终于成为了独立的摄影师了。

  

  Teller最初的时尚作品刊登在90年代中期的ArenaHommePlus杂志上。“(在ArenaHommePlus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棒的机会,也是学习的过程。我学到了如何做商业工作,如何刻画人物和如何准时。(以前)我对团队合作和专业精神所知甚少,这两者是走向成功的必备条件。”Teller对BoF说。他在一群造型师、设计师、编辑和音乐家之中工作,团队成员包括JudyBlame、NenehCherry和造型师VenetiaScott,他们在社交和情感上都相互支持。

  

  一个艺术家最怕的是失去自己,当然这也很可能是一句不负责任的断言。但起码,成就Teller的伦敦时尚环境并没有磨掉他作为德国人的民族性。Teller还是挺自我的,他依然有些内向,并且很多人称他的作品有种“德国式直接”,那份来源于民族血液的直截了当不断地重复出现在他的作品里。

  

  

5.jpg

  被称为冰岛精灵的歌手Björk和儿子玩水

  

6.jpg

  年轻的KateMoss

  比如那组Gisele阿姨的70岁生日派对照片。据BoF报道,Gisele阿姨的孙女刚从非洲回来,她发现寿星要给其他孩子喂蛋糕的仪式。于是Gisele和所有的客人都做了一遍这项仪式,而Teller也就“老老实实地”把给所有人喂蛋糕的照片拍了下来,而没有耍滑头地漏掉任何一个。

  

  这在摄影中被称作“单一手法”,这也是Teller拍照的标识,它们总是遵照同一个主题。Teller也是一位拜仁慕尼黑的球迷,他尤其喜欢佩普·瓜迪奥拉(PepGuardiola),虽然Guardiola曾在几次拍照合作中不怎么待见Teller,而Teller也并没有像美国人那样表现出外向的自来熟感。最后他默默地拍了个Guardiola的背影。在这些故事里,Teller展现出德国人略微刻板单调的一面。

  

  但作品中的他又是另外一个人。在JuergenTeller手中拍摄照片的明星们,总能表现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在他为MarcJacobs拍照照片的15年(1998-2013)年里,常常和Jacobs达成某种共识。他的创作不受到限制,这是他在面对模特时更能关注人物本身,他甚至在早期不向品牌收取任何费用,以换取创作时的全权自由。在那些年,MarcJacobs被成功塑造成了一个偏爱波西米亚风的叛逆纽约潮牌。

  

  而在Teller的其他标志性作品中,贝嫂被塞进一个购物袋的照片也很有名。还有VivienneWestwood,这位对政治一向激进的英伦庞克设计师在Teller面前却露出宗教般的温和笑容,她光着全身躺在刺绣印花欧式沙发上,白皙的皮肤衬着她金黄的头发,还有微微隆起的肚皮、下垂的胸部都在照片中展露无遗,就像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壁画。

  

  

7.jpg

  VivienneWestwood

  

8.jpg

  贝嫂

  

9.jpg

  贝嫂

  和大多数时尚刻意营造的距离感不同,Teller的人物像和生活更近,他总有能力挖掘对方最真实的个性。这一点和追逐名利的高端时尚界放在一起,总有些离经叛道。不过这也是各大品牌热爱Teller的原因:他让他们的作品看起来的艺术价值大于金钱本身。

  

  “我对受欢迎什么的,毫无兴趣。”Teller对BOF说。

  

  而现在的Teller已经很少和杂志们合作了,他嫌弃杂志们因为商业化变得紧张和压抑,他更喜欢和设计师单独沟通。

  

  他说:“这是一个严肃的职业,创作作品需要大量的教育和技艺。此外,你不应该害怕赚不到钱或者遭到拒绝。如果你坦率积极,那么时尚就会给你非凡的渠道和不可思议的机会,让你遇到最奇妙的人。如果你拥有勇气,时尚就会向你敞开大门,带你进入一个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地方和境界。”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
创意宝典
人才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