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广告网 > 4A商业报道 > 人物·言论

你是谁、你在哪、怎么影响你?营销美学三连

你是谁、你在哪、怎么影响你?营销美学三连

今夏最激动人心的世界杯已经开赛,遵循着用户在哪,流量就在哪这一原则,世界杯这一大IP早早成为了各大广告商的必争之地。万万没想到,今年世界杯的花式植入广告,却遭到了大众网民的强烈吐槽,成为球场之外的互联网热点。这些广告为何引起如此强烈的大众反感?究其原因,在用户对于广告创意越来越挑剔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无差异化的刚性硬广植入当然会遭到非目标用户的抵触。创意和营销一定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平衡。在数字化媒体和互联网入口兴起之后,广告营销行业发生了剧烈变化。大家共有的焦虑就是,用户在哪里、如何找到TA、如何展现自己、如何抢占先机、如何感知用户。

对不起,没有月薪3万的文案!

对不起,没有月薪3万的文案!

我是文案背景入行,现在做了甲方,会极力忍住上手改文案的冲动,但还是改过或写过一些文案。现在很多文案举重若轻,但更多文案写的跟闹着玩儿似的也以为是举重若轻。大概几年前听到工业设计教父柳冠中借了一句诗说“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当时这句话给我的震撼挺大,后来查了一下,是出自唐朝的一句诗。这句诗放到广告界的启发是,钻进文字里的文案,根本写不出好文案。钻进创意里的创意,也想不出好创意。只有超越事物本身的迹象之外,才更了解事物本身,才可击中要害。

卸下70年经典LOGO,奥美的品牌战略调整得失几何?

卸下70年经典LOGO,奥美的品牌战略调整得失几何?

首先,奥美的新LOGO改得好不好?这或许是最方便我们入题的第一个简单提问。从SDi的观点来看,我们认为就LOGO设计而言,评判其优劣的核心指标,无外乎是“可识辨度”和“可触知性”两个方面。LOGO的存在,是为了构建并维系品牌认知,其中“认”是“知”的基础,可识辨度是一个LOGO可以让人清晰区分,并给人留下难忘印象的前提,而可触知性则是LOGO表达品牌核心价值的使命所在。奥美改换LOGO,从表面上看,首先是着眼于适应移动互联网的传播环境,提升品牌辨识度的诉求。如果我们跳出行业背景,将事件还原到近年来众多代表性品牌更换LOGO的趋势中来看,相信就更容易感知到这一点。

不只是阳狮的策略副总裁,还经营美食公众号,她就是一本活教科书

不只是阳狮的策略副总裁,还经营美食公众号,她就是一本活教科书

我1977年出生在台湾,今年实岁40。父亲浙江绍兴人在上海长大,母亲北京人在台湾长大。我听上海话,但不会说。小学举家移民美国,我很庆幸这个决定,因为我不是个很会念书,也不是很聪明的孩子。台湾的教育制度,如今看来与大陆非常相似。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念书就不辛苦只是除了学霸,其他可以表现自己的方式比较多小学毕业前,家境原本优渥。父亲中风,什么都没了。

甲方忽悠广告狗的最强情话盘点

甲方忽悠广告狗的最强情话盘点

作为一个手握几万预算的甲方,经常用情意绵绵的情话撩动着广告公司。这些甲方总是深情的望着你,用世界最美的语言把自己包装成即将改变世界的公司。当你上船以后他口中的泰坦尼克号可能变成了小舢板。那甲方忽悠广告狗的最强情话有哪些呢?情话1:钱是小事,我们这种高逼格公司只看创意?合作后:第一就是骗创意,第二高逼格的逼是装逼的逼。情话2:对设计要求很简单的合作后:哥们你怎么一点设计美感都没有?知道什么叫调性嘛,给我往杜蕾斯那个套套的样子整。情话3:不用考虑报价问题,该用小鲜肉就用?

4A广告公司,从来不点外卖!

4A广告公司,从来不点外卖!

Christina啊,你这个Q是怎么回事啊,现在才几十K生意,commit这么少,funnel也看不到,甚至forecast一点也不准,BU最近run的那个program我看你也没做,你这样下去不仅bonus拿不到,base pay都困难,这种performce对的起你这么高的package吗?travel cost还这么高,finance那边已经challenge我们了,到时候别被audit了。你真的非常unprofessional,再这么下去别说ranting不好,估计要被PIP了。还有昨天request的这个price,reason一点也不solid,margin还这么差,还没有一点logical,公司没法support的。

离开4A公司后,北上广的创意总监们都去干什么了?

离开4A公司后,北上广的创意总监们都去干什么了?

很多做广告的创意人都有个伟大的梦想,就是想在4A公司做到创意总监,像《广告狂人》里的DON一样,等混了N年真正做到了创意总监时,却发现几大尴尬也随之而来,一是,4A公司已不是当初入行时的4A公司了;二是早期创意总监属于凤毛麟角,现在却满大街都是创意总监;三是入行头几年一路高歌猛进做到创意总监,然后再往上爬发现自己的上升空间已经所剩无几,无形中做了天花板的板主;四是做到创意总监,也算是跻身进了公司管理层,卷入到各种办公室斗争,直面各种人性黑暗面,发现人生许多事都没有童话中的那般美好。

广告公司与年轻人的理想关系,就是相互“利用”

广告公司与年轻人的理想关系,就是相互“利用”

有人问我,“你是否很喜欢广告?”我想了很久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我真正的感受,我对广告是有感情的。我得到了很多训练,知道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人,只是广告圈内可以长久的朋友不多。最后我想到了一个有创意的比喻。二三十年后的感觉就像自己昨天吃了一顿很丰富的晚餐,味道还在脑袋中,但肚子却已经空空的,消化了。我很幸运,自己在智威汤逊的时候得到了很多培训,这是成熟的大公司吸引年轻人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自己做上ECD以后,要帮助高层带领六七个团队,每个团队有正队长,副队长,每组大约有10来个人,我要对他们每个人未来的发展负责。如何让公司赚到钱、压力如何分布,那个时候带着他们,不必理会高层,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做ECD之前已向上司要到100%的自主权)。他们是将来可以强大的力量,不可以掉以轻心。

做一个独立的创意人

做一个独立的创意人

11月2日,是一个普通的一天,但是对于很多创意人来说,这一天是我们的独立日。在One Show中华创意节的大舞台上,由W创始人李三水、天与空创始人杨烨炘、F5创始人范耀威、Innokids创始人马超联合发起的中国独立创意联盟,正式对外宣告成立,并发布了震撼人心的《独立宣言》。在这个被灌输、被体制、被模式化的时代,中国独立创意联盟(China Independent Agencies,简称CIA) 的成立,是独立精神在广告创意领域的第一次集体回归。CIA的成立,让越来越多的创意人在未来投身到独立精神的追寻中,推动中国诞生越来越多的独立创意公司,帮助品牌主建立创意为王、内容为王的品牌构建观。

抢4A广告公司饭碗的狼,终于进屋了

抢4A广告公司饭碗的狼,终于进屋了

英国CAMPAIGN杂志报道,埃森哲互动拿到了玛莎拉蒂的全球体验代理业务。埃森哲互动在去年买下的Karmarama LONDON,将成为全球广告代理的 lead creative shop。埃森哲互动将负责玛莎拉蒂整合全球数字化品牌战略、广告、内容制作、传播战役管理和数据分析等业务。这一部分在今天,可是全球4A们最为眼热的部分,因为大家都知道,品牌营销的主战场未来必在互动领域。更何况玛莎拉蒂正在成长为年出货量五万辆豪华车的品牌,未来更是无可限量。

成为广告大师前,他们都干过什么?

成为广告大师前,他们都干过什么?

谈到广告大师,一定绕不开以下几位:克劳德·霍普金斯(1866-1932)如果你认为广告是科学的,那你一定知道他。他使广告成为了一门科学,摆脱了广告的盲目性,他撰写的《科学的广告》,被大卫·奥格威誉为“如果不把这本书读七遍,任何人都不能去做广告”。霍普金斯早年贫困,入行前传过道,卖过书。詹姆斯·韦伯·杨(1886-1973)12岁就辍学的广告天才,曾担种过苹果,干过政府公务员。他凭一己之力,将广告提升到哲学思考层面。“创意就是旧元素的新组合”就是这位大神提出的。

宋秩铭:广告死了吗?

宋秩铭:广告死了吗?

事实上,“广告已死”这个话题已存在超过10年了,幸好广告还没有死,我还可以讲讲。当时有一本书(《Advertising is dead : long live advertising!》Tom Himpe著)说PR的时代来临,广告的时代过去了。当年那本书的回响还不错,但是后来数位媒体发达了,很多技术都发达了,有了越来越多的社会化媒体、即时讯息,这些变化导致大家都在讲传统广告已经过去了。从我行业的角度出发,说公关会取代广告,我认为一部分是非常正确的。最近几年来PR的成长一直挺好,相对的,广告实际上是缓慢下行的。这个事实可以理解,因为公关一向面对客户中相对高层的人员,要提供给记者和媒介有关企业的讯息、故事,协助他的客户产生影响力,让故事能够在不同的媒介上刊登出来。公关面对的是内容,所以当大环境改变的时候,电视广告、平面广告等广告形式有限,但公关不会受形式的限制,他们产出的内容是很自然的。可以看出这段时间公关从全盘来讲好很多,而且他们能直接面对和解决客户的问题。

埃森哲可能是广告集团WPP和阳狮的潜在买家?

埃森哲可能是广告集团WPP和阳狮的潜在买家?

“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有可能收购广告集团WPP或阳狮”——这个听上去有些疯狂的预测,来自法国投资银行Natixis最近的分析报告。分析师Jerome Bodin认为,埃森哲这样的大型咨询公司,很有可能将WPP、阳狮、埃培智(Interpublic)、电通纳入下一个收购目标。如果从整个广告行业不断变动的市场格局来看,这个判断并非没有可能。就从市值来看,埃森哲已经具备吞下WPP或是阳狮的潜力——埃森哲目前的市值是904亿美元(约合665亿英镑),阳狮为133亿欧元(117亿英镑),WPP则是175亿英镑。

当东北人去4A公司上班后

当东北人去4A公司上班后

来源:adjob(meijie9527)大一的时候宿舍有一个东北人毕业后他收获了一群老乡…“东北话”这个魔性的语种自带BGM自带传染属性自带搞笑基因东北成语王奕杰 - MC奕杰合集当全世界都认为东北话是方言的时候东北人依旧认为自己说的是普通话当东北普通话遇到国际4A腔又将有哪些碰撞?东北话 & 4A腔哎呀我说Michelle大妹砸!你这个Q咋回事儿啊?就整几十K的生意,commit就这么点儿,funnel也没看着啥,forecast也不准(zǔn),要这样婶儿的不仅bonus拿不到,basepay都够呛!就别虚头巴脑整没用性的了!

广告圈有两类人,他们互相瞧不上!你站哪一边呢?

广告圈有两类人,他们互相瞧不上!你站哪一边呢?

每年,有大批从业者进入到广告行业。无论是想做出名留青史的广告作品也好,还是想曲线救国拯救中国广告业也好,甚至只是因为这个行业门槛低好就业也罢,踏入进来,每个人都在追寻着属于自己的广告梦。他们会在国际与本土之间迷茫,在高端和接地气之间徘徊,在曝光和转化之间摸不着方向,甚至从业多年后,对『广告到底有没有卵用』这个问题也无法给出答案。不堪其扰的人,已经离开,留下来的人,带着各自的行业使命,奔赴不同方向。据苏佬师多年观察总结,在当前的广告人里,留下来的这批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下面来跟你说说:一类讲广告就是曝光、传播,他们的信条是『总想搞个大事件』。讲究知名度和美誉度,和营销、市场是两码事,得区分开,代表如大部分4A公司。你在地铁、视频网站上经常能看到他们牛逼闪闪的作品,他们服务的客户也多是国内、国际大品牌;

我这一生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给甲方下的套路

我这一生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给甲方下的套路

一直以来,广告狗和甲方爸爸都身处于两个敌对的阵营,还美其名曰:“相爱相杀,我们身不由己”。广告人始终牢牢掌握着装逼领域的话语权,不断创造并引领着装逼界的潮流。即使是面对催稿,也能化压力为装逼动力,各种手段调戏甲方爸爸,上演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同台大戏。拖稿招式1.0甲方:小刘,上次让你们修改的修改图改好了吗?乙方:快好了!下班前就发给你!第二天早上甲方上班:小刘,昨晚怎么一直没有收到图啊?乙方:我......我这不是还没下班嘛?!

李奥·贝纳是怎么“不务正业”干上广告的

李奥·贝纳是怎么“不务正业”干上广告的

文/Cindy看了那么多广告,依然不知道它的历史?那些广告史里的传奇广告人、广告公司,还有风靡一时的经典广告,都值得我们铭记。谁都有“野蛮”生长的过去,广告野史,给你讲点不一样的。广告野史第一期——我们都怀念李奥•贝纳。“有一天,我终将退位,而你们或你们的继任人可能也想把我的名字一并丢弃。但是,请容我告诉各位,我会在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 那一天就是,当你们整天只想赚钱而不再多花心思做广告——我们这种广告之时。”

一个英文很烂的文案在国际4A的生存经历

一个英文很烂的文案在国际4A的生存经历

1982年,我6岁。我们家那个村子叫小马宋村,因为村子小,只有四五百人,就没有小学。我们村与潘村只有一公里的距离,潘村是个大村,有几千人,所以有小学。那年秋天,我父亲带我到邻村的潘村小学,交了两块钱学费(真的是两块钱),然后我就去读小学了。那时候的小学条件很差,我们班主任据说只读到初一就辍学了,别说教英语,连汉语都未必搞得特别明白。上一年级要自己带板凳,课桌就是一块水泥板用一些砖头垒了四条桌子腿。

急需澄清的几个营销广告“专业”名词

急需澄清的几个营销广告“专业”名词

文章作者奥美副总裁:古里奥。古里奥微信公众号ID:coolioyang不论什么事反反复复的做多了,就会越来越接近本质。做得时间越长,越会开始问一些最基础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这件事的真正意义是什么?而那些营销圈里每个人都懂,每天都在用的名词,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觉得没必要再去讨论它的定义,但事实却总是赤裸无情。碰了很多钉子;走了很远冤枉路;因爱而恨上了对方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些再熟悉不过的名词,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诠释和投射。那些曾经认真执着的对话其实都是鸡同鸭讲,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理性解释?

专访奥美上海副总裁杨超:广告人,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专访奥美上海副总裁杨超:广告人,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杨超Coolio Yang(后文称Coolio),是奥美上海副总裁兼社交团队负责人,曾带领团队创作小肥羊《寻味之旅》等口碑案例。在服务品牌的工作之外,他还是一位勤奋的自媒体人。许多人通过他的公众号“古里奥”,了解到很多营销圈的新观点与趋势,粉丝们也都戏称他为“老师”、“男神”。而与公众号的严谨风格不同,现实中的Coolio则十分风趣。为什么他会想去做一个风格迥异的公众号呢?广告人如何应对营销环境的变化?未来品牌的social营销趋势是怎样的?怀着这些疑惑,数英前往奥美上海采访了Coolio,带你深入了解这位多面的广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