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广告网 > 4A商业报道 > 4A快报

天与空卖了?奥美换掌门人?这瓜一个比一个劲爆

天与空卖了?奥美换掌门人?这瓜一个比一个劲爆

端午放假第一天,我就不信你们还能专心工作。要不还是和女王一起看看,最近这段时间,都有什么瓜可以吃:如果你吃了罗永浩准备办脱口秀,那你可能没吃李国庆的瓜;如果你吃了阿里P8的瓜,那你可能没吃普华永道的瓜.......反正就是瓜田里,猹声一片。景甜入职阿里,花名“种甜”。 入职阿里没毛病,但是花名起得女王我云里雾里,可能真的只是甜,我却总有一种景甜抡着袖子下田插秧的画面,是我有问题还是她有问题?02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一开播,就给各大公众号贡献了好几个10w+,乘着这波热度,姐姐们也开始直播带货了。在芒果TV战略发布上,芒果宣布和抖音正式展开合作,共同打造《姐姐》IP唯一官方直播间,女王已经可以想到直播画面了:

重磅 | 奥美迎来新一代掌门人

重磅 | 奥美迎来新一代掌门人

全球顶尖广告代理商奥美(Ogilvy)刚刚正式宣布任命来自德勤数字的安迪•梅因(Andy Main)担任公司新一任全球首席执行官,接替即将卸任的苏腾峰(John Seifert)此前,梅因此前担任德勤数字(Deloitte Digital)的全球负责人以及德勤咨询(Deloitte Consulting LLP)的负责人。他将于7月底正式加入奥美,开始权力的交接期。从LinkedIn的信息来看,1986年毕业于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梅因,很长时间供职于凯捷管理顾问公司 Capgemini (1992-1999年),此后在1999年1月后就一直供职于德勤,长达20年。梅因于2014年6月成为德勤数字负责人,并在2018年6月晋升为德勤数字全球业务主管。

全球 4A 媒介比稿结果公示『珍藏版』

全球 4A 媒介比稿结果公示『珍藏版』

4A广告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已经有超过三十年的历史。1997年,为了适应全球传播的新格局,WPP旗下智威汤逊与奥美两大代理公司的媒介部合并成立传立媒体,一转眼也已二十周年。记录与倾听一个全球媒体代理公司在中国20年的心路历程,其意义不止于一家成功广告企业的经验与心得的坦诚交流,更在于它见证与推动了一个行业的成长起伏,一个时代的波澜壮阔。

北京电通正式日方独资

北京电通正式日方独资

来自知情人士的消息,传了一段时间的北京电通广告有限公司日方全资独立已经尘埃落定。于1994年5月5日成立的北京电通,原本的合资经营时间是25年(即2019年5月5日到期)。也就是说,在合资协议还差半年时间到期之前,电通集团搞定了北京电通的独资事宜。从工商企业信息上可以看到,在12月17日北京电通的相关信息已经做了变更:北京电通的法人代表已经从中方的周萍改为日方的马场章正(Akimasa Baba)。投资人(股东)从原先的三家变为一家——“株式会社电通”。原先的两家合资的中方股东 — 中国国际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市大诚广告有限公司——已经退出。

智威汤逊倒下了,谁崛起了?

智威汤逊倒下了,谁崛起了?

2018年,已经喊了十年的“广告已死”又增添了一笔有力论据——世界上第一个广告公司智威汤逊与数字营销公司伟门合并,“智威汤逊”品牌不复存在。各种言论甚嚣尘上,在怀念、感慨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传统广告业在互联网时代转型的艰难。全球范围内,咨询公司、数字营销公司、科技巨头都跃跃欲试分一杯羹;而在中国市场,笔者观察到各家互联网巨头,正在依托其平台力量,向着越来越专业的广告营销方向前进,慢慢展开一幅未来广告营销公司的图景。其中阿里旗下的大数据营销公司阿里妈妈,依托其电商平台的优势,构建了较为完整的大数据营销产品体系和方法论,故本文以阿里妈妈为例,探寻其是否能成为“下一个智威汤逊”。

2018最大一波4Aoffer来袭,你2019的offer准备好了吗?

2018最大一波4Aoffer来袭,你2019的offer准备好了吗?

高薪求职必备 阅读用时预计需花费十分钟岗位很多很长 看不完的! 请及时收藏!2018.12.27 第八十九期 广告圈招聘每周四更新的日常 每期招聘贴,均为招聘企业当周最新空缺岗位更新。 申请加入#4Aoffer行业交流群#请扫文末二维码 本帖细分,甲方机会,上海地区、北京地区、其他地区细心阅读不要错过大好机会,请往下刷吧 :-)#广告合作&发布招聘&商务合作的朋友 请扫文末#4Aoffer二维码#有多份创意/阿康 简历 需要请直接联系#面试辅导+简历协助,请联系小编!#工作内推,更快速获得更多面试机会!

年度最丧盘点:2018的广告业,没有春天

年度最丧盘点:2018的广告业,没有春天

2018年,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广告业,都是艰难的。经济下行,钱没以前好挣,一掷千金的品牌少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过去几年,遍地暴富故事的自媒体,广告量普遍下滑,很多完成原始积累的自媒体,开始走出去,给自己打广告,吸引金主。捡钱的好日子过去了,往后就看谁能先霸占甲方的投放list,僧多粥少全靠会抢。消费降级,用户没那么多闲钱冲动消费,每一笔都精打细算,且价格比以前敏感。双十一再破纪录,2135亿,某种程度是,大家隐忍购物等待时机,对优惠、折扣的疯狂投票。

她是奥美文案女王,她是李诞的师父

她是奥美文案女王,她是李诞的师父

广告圈的大佬分两种,一种是过去做出过很厉害的作品,另一种是现在也还能亲手做出令人叹服的作品。 前段时间,李诞做客林桂枝的广告节目,回忆初入职场时,想象中以为职场很险恶,必须蝇营狗苟才能挣到钱,是林桂枝扭转了他的观念,也让他明白,挣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把事做好,久别重逢的师徒二人谈笑风生,聊起过去,念兹在兹。据说,这也是老爷子拍过的唯一一个广告,广告词用的就是他的经典相声曲目《逗你玩》。

【深度】智威汤逊的消亡与广告帝国的坍塌

【深度】智威汤逊的消亡与广告帝国的坍塌

为了提高效率,广告公司开始精简结构,一家150年的老牌创意公司也随之消失与一家数字公司合并。虽然这是关于生存转型的选择,但也更是一个信号,让这个行业无数广告人心中的麦迪逊大道和广告帝国开始逐渐崩塌。11月27日早晨,陈耀福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老智威汤逊(James Walter Thompson)的照片,配文是“1864—2018,R.I.P J. Walter Thompson”。广告行业内的人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11月26日晚,广告传播巨头WPP发布声明称,将旗下老牌广告代理商智威汤逊(J. Walter Thompson,简称JWT)与数字营销公司伟门(Wunderman)合并,组建为新的公司Wunderman Thompson。

百年历史的4A广告公司智威汤逊被合并,与WPP旗下伟门组建新公司

百年历史的4A广告公司智威汤逊被合并,与WPP旗下伟门组建新公司

一则重磅消息让广告行业震动。北京时间11月26号晚,广告传播巨头WPP正式发布声明称,将旗下传统广告公司智威汤逊(J. Walter Thompson)和数字营销公司伟门(Wunderman)合并,组建新的公司Wunderman Thompson。WPP在声明中强调,新公司将有“端到端解决方案供应商”的独特定位,通过创意、数据、商业、咨询和技术服务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客户。智威汤逊会和伟门分享许多核心客户。随着技术重塑营销,Wunderman Thompson还将利用与Adobe、亚马逊、谷歌、IBM、微软、Salesforce和SAP的密切和长期合作关系。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宣布整合美国市场医疗健康代理商业务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宣布整合美国市场医疗健康代理商业务

WPP近期整合动作不断,9月才将创意代理商VML与扬罗必凯(Y&R)与整合为新品牌体验代理商VMLY&R;昨日又宣布,将集团在美国市场的全部医疗代理商业务重新整合。整合后,集团旗下原医疗服务代理商Sudler Network将与VMLY&R的医疗健康部门合并;奥美大众医疗(Ogilvy CommonHealth)将并入奥美,成立新的医疗服务部门奥美健康(OgilvyHealth);而代理商Grey旗下的医疗服务分支GHG将并入伟门,并成立伟门健康(Wunderman Health)。此外,整合后WPP原有服务医疗客户的分支WPP Health & Wellness将解散;目前Grey与智威汤逊原有的医疗健康相关客户将保留在原有架构内。

Mark Read执掌WPP之后 连续任命了3位高管

Mark Read执掌WPP之后 连续任命了3位高管

自9月初继任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WPP的CEO以来,Mark Read首次任命了一系列高管。 随着前任CEO苏铭天的仓促离职,Andrew Scott曾经和Mark Read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联合首席CEO,如今他有了新的职务——首席运营官,将负责监督公司的运营结构和重要的收购。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传闻过后,WPP旗下VML和扬罗必凯合并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北京时间9月26号晚间,WPP正式发布声明称,将合并旗下扬罗必凯(Y&R)与VML两家公司,组建一家新的品牌体验代理商VMLY&R。“VMLY&R的目标是结合品牌体验和品牌广告,为全球客户提供现代化、完全融合的数字化创意产品。”WPP在声明中强调。新公司将会由VML的全球首席执行官Jon Cook来领导,他将向WPP首席执行官Mark Read直接汇报工作。Y&R前全球首席执行官David Sable将会担任非执行董事长,未来WPP或许会给他新的职位。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将旗下两家公司VML和扬罗必凯合并

VML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是在1992年由John Valentine、Scott McCormick和Craig Ligibel合伙创办的,2001年被WPP收入囊中。这家代理商以数字创意而知名,根据营销行业媒体Ad Age Datacenter的估计,它的全球收入从2016年的3.9亿美元增长至2017年的4.04亿美元。 扬罗必凯则是WPP旗下的老牌代理商了。早在1923年,这家公司就由John Orr Young和Raymond Rubicam联合创办。1980年,扬罗必凯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代理商,并且在1998年上市。2000年,它被WPP收购。

广告巨头WPP正式任命Mark Read为首席执行官

广告巨头WPP正式任命Mark Read为首席执行官

近日广告巨头WPP正式宣布目前担任联席COO的Mark Read将出任集团CEO,成为继创始人苏铭天爵士之后的第二任首席执行官。今年4月,现年73岁的苏铭天(Marin Sorrell),在执掌公司33年之后,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辞去CEO职务,仓促退休。在新的CEO任命之前的这段时间内,由Roberto Quarta担任集团执行董事长,彼时Mark Read 被升任WPP集团的联席首席运营官。而今随着他的履新,现任WPP执行董事长Roberto Quarta将重任非执行董事长(Non-Exec. Chairman),现任联席COO的Andrew Scott 将继续担任WPP的首席运营官。

苏铭天接班人终于要有眉目了?WPP可能要指定Mark Read为CEO

苏铭天接班人终于要有眉目了?WPP可能要指定Mark Read为CEO

Mark Read是WPP的资深高管,他在董事会待了10年的时间,目前还是WPP旗下数字代理商Wunderman(伟门广告)以及WPP Digital(WPP负责数字投资的机构)的CEO。自从苏铭天在今年4月份仓促离职之后,他就在和前欧洲首席运营官Andrew Scott一起担任联席CEO。

WPP要搬离30年的总部 和苏铭天时代进一步切割

WPP要搬离30年的总部 和苏铭天时代进一步切割

在“后苏铭天时代”,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WPP又有一项颇为惹人瞩目的举动——从伦敦30年来的总部搬离。8月14号,营销行业媒体campaign报道称,WPP决定搬离位于伦敦西区梅费尔法姆街27号的总部,这里的建筑小而古旧,却是伦敦寸土寸金的区域之一。WPP现在的总部有不少苏铭天的烙印。这里曾经是智威汤逊(J Walter Thompson)的欧洲总部,苏铭天在1987年将这家公司收购,一年后,他成了WPP的首席执行官。现在,WPP大概有30多名员工在总部工作,包括财务、法律、并购和通信等职位。但执掌33年之后,苏铭天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WPP。今年4月份苏铭天的仓促退休,被普遍认为和他之前遭受过的“个人不当行为调查”有关,尽管他本人坚决否认了各项指控,外界关于WPP和他本人的种种猜测和讨论仍未平息。

奥美从麦肯挖来John Dunleavy担任IBM业务组全球总裁

奥美从麦肯挖来John Dunleavy担任IBM业务组全球总裁

奥美(Ogilvy)昨日宣布任命了新的IBM业务组最高负责人—John Dunleavy。来自麦肯的John Dunleavy将担任IBM业务组品牌服务全球总裁(Global President, IBM Brand Services)。奥美与IBM的全球广告代理合作已经将近四分之一世纪,后者也是IBM目前最为重要的客户之一。John Dunleavy 接替的是Todd Krugman,后者将在明年1月在集团内担任某个全球性职务,具体职位目前尚未确定。加入奥美之前,John Dunleavy 从2014年起即担任埃培智旗下微软业务专项代理公司m:united//McCann 的全球总裁,服役已有4年半。今后将领导奥美在全球四大洲、六个办事处约400人的业务团队,为IBM这家科技巨擘提供全面整合的营销代理服务

苏铭天出走WPP后,广告业的100多个日夜

苏铭天出走WPP后,广告业的100多个日夜

数年后回望,苏铭天爵士离开自己一手缔造的WPP集团必然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事件节点。1985年,苏铭天辞去盛世长城CFO一职,与合伙人一道用67万美元买下了英国一家做购物车的上市企业Wire&Plastic Products(电线与塑料产品集团)。这个早年的WPP与现在人们所熟悉的广告业巨头形象相去甚远。此前10年,苏铭天亲历了盛世长城依靠不断兼并,先是吞下纽约康普顿集团36%的股份、成功上市,再是超越智威汤逊,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广告集团。 等到1989年,苏铭天成功收购奥美(Ogilvy & Mather)时,它的创始人、时年78岁的“广告教父”大卫·奥格威愤然给苏铭天赐了一个外号:“讨厌的小个子!苏铭天没有停下脚步,借WPP之壳、成功地靠“买买买”缔造出了一个广告帝国。直到2018年初的几个月,在股价重创、客户接连削减广告预算、同行竞争加剧的一连串打击下,苏铭天终于被宣布了离开WPP集团的消息。

Cheil杰尔广告赢得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代理业务

Cheil杰尔广告赢得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代理业务

2018年8月3日,北京——Cheil杰尔广告(Cheil China)宣布,公司正式成为东风英菲尼迪中国区年度策略及创意业务代理商。自2016年成为东风英菲尼迪数字整合营销业务代理商以来,Cheil杰尔广告为豪华汽车品牌英菲尼迪创作的“数字之上”、“一米换一米”、“超越双屏”、“唯敢 为爱翻转”等品牌传播案例多次引爆社交网络,取得杰出成效。在2017年,相关案例作品亦在釜山广告节AD Stars、大中华区艾菲奖、4A金印奖、中国广告长城奖互动创意奖&媒介营销奖等国内外广告奖项上获得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