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2013综艺节目“迸发”背后的“娱乐”根源     

  2013伊始,各大卫视的综艺节目便出现了一片繁荣的景象,回首刚刚出台一年的“限娱令”已显没落之态,我们不能反思,什么是“娱乐”?我们为什么需要娱乐?
  
  回答这些问题是需要有反思自身和批判社会的勇气的。尼尔波兹曼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无论是文化监狱或娱乐舞台,都不是中国电视人所乐见的。但我们的确正面临着中国社会文化精神枯萎的现在时,也许唯一方便苛责的就是电视上、网络中占据着中国人最多休闲时光的娱乐类节目。当我们在援引波兹曼的批评努力尝试为中国电视增添更为深刻的文化意义时,我们或许应该问一下自己:娱乐意味着什么?电视娱乐节目的涌现的深层动因又是什么?娱乐类节目的同质化泛滥与集体引进的文化经济学的力量是什么?
  
  审视:娱乐是什么?
  
  娱乐类节目的大量涌现是电视行业在市场的残酷竞争中的一种生存态度。娱乐是后工业化社会中集体的文化消费,是休闲文化中令人精神愉悦、心情放松的社会性存在,它界定了电视时代最为重要的一种文化生产意义。与此同时,电视前的观众聚合出强大的娱乐诉求,由收视率和排行榜来表达他们的喜好,决定着节目创作的走向。
  
  《超级女生》之后,我们每每谈及娱乐,似乎都带有一种文化的羞愧和恐慌,更令广播电视人迷乱。而现实,这一场恐慌和迷乱的纷争在“超女”之后从未停歇过,所谓娱乐的精神在纷纷出台的各大综艺类节目中被发扬光大,因为所有的电视从业者都必须面对市场机制下的行业法则。
  
  2000年的时候,喻国明对电视观众的收视倾向做研究的时候,娱乐已经位列电视收看的第一诉求。历年的研究也告诉我们,新闻节目与纪录片频道的国家性扶持,并不能瞬间改变中国的大部分观众。在益普索(IpsosMAC)2012年发布的中国36个城市电视节目收视习惯调查中,江苏卫视《非诚勿扰》在南京地区25个本地节目中以67.2%的收视比例名列收视榜首,湖南经济频道《越策越开心》、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在湖南地区位列前茅,远远超越民生、新闻、剧场和法制类节目,这一收视趋势在电视的小历史上,在中国媒体版图中都呈现出相似之处。
  
  这一全国性的、或称为国际性的趋势在提醒我们,当今天的我们再度界定电视的时候,是否应该为其“寓教于乐”的文化重担解绑。电视是否需要回归其娱乐工业的名录?我们是否应该以专业的娱乐工业规则制作电视、引导观众?
  
  娱乐创新的洋务派与山寨党
  
  在曾经的广电总局对婚恋交友、才艺竞技、游戏竞技、综艺娱乐、访谈脱口秀等节目播出总量的限制令下,在娱乐概念上刻意创新、寻求突破是不明智的,因此,这也推动了另一波已然蔓延了数年的同质化娱乐节目相互拷贝的浪潮。后超女时代的《女人如歌》与《快乐男声》、《非诚勿扰》前后的《我们约会吧》、《为爱向前冲》、《爱情来敲门》、《相亲才会赢》以及种种不胜枚举的娱乐山寨节目充斥荧屏和网络。
  
  事实上,当我们讨论文化产业创新的时候,必须要思索中国电视娱乐节目的创新。娱乐类节目的生产与创新与电视产业的自我规范与突破更是互为一体的,那当此之时,我们无法遏制本土山寨节目,更无法遏制娱乐节目的同质化的潮流。山寨节目究竟是一种文化创造的惰性、还是文化版权体制不规范下的产物,是值得认真探讨的。
  
  但是很显然,讨论电视节目的文化版权保护并不现实。国际上迄今也没有一个通行的电视节目版权保护法律,唯一一个欧洲电视节目版式版权协会虽于2001年4月在法国,而且该协会仅仅是一个民间性的版权纠纷协调机构,并不具有法律裁决的权力。
  
  另一方面,中国观众乐于观看版权引进类的娱乐节目,这也是各大传媒公司及电视台节目研发部门的重点工作。版权类节目本土繁衍的背后,是西方专业的娱乐产业运营的成功,更是媒介产业全球化的一个标志。在中国电视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完全照抄照搬国外电视模式一定会让自身的创造能力和本土特色泯灭,洋务派已在百年前失败过一次了。
  
  如果中国电视要走向国际电视产业的规范来进行产业运营的重新设计,在娱乐中重新定位自身、寻找文化创新和形式突破就是当务之急。虽然这已是老调重弹,但我们是可以看到其成功案例的,如2012年一枝独秀的《中国好声音》。
  
  《中国好声音》从其海外版《TheVoice》的全球性热播和标准的娱乐产于运作模式中找到了自信。在洽谈国内合作卫视的时候,它被东方卫视拒绝的经历,也说明了本土电视人对《好声音》的中国版并不是信心十足。但真正推动好声音成为2012电视娱乐类节目的一时风尚的,却是它极为低廉的网络同步播出价和铺天盖地的网络宣传。
  
  新娱乐平台的想象
  
  中国电视行业当下面对的是三种力量的角逐:政府、市场与新媒体,在这三角的力场下,中国电视行业的年度盘点和未来展望在冬去春回2013年的第一季度时匆匆展开。回顾与展望势在必行,并可以使我们从过去的错误中清醒过来,再投入新一波的利益追逐和收视率比拼中。
  
  中国电视行业与电视观众对于“娱乐”大旗下的节目生产与日常消费从未因限娱令而黯然沉寂。一方面是各大卫视改头换面从新界定娱乐节目的小手段层出不穷,另一方面是中国电视受众的网络化转型下,综艺娱乐节目的新阵地和新传播平台正在形成。优酷、爱奇艺、搜狐坦坦然地推出了视频娱乐频道,把港、台、韩等地的娱乐综艺节目与中国本土原创节目并列在一起,等待观众去决断。与此同时,新娱乐平台的出现,使得各大视频网站也纷纷加入了娱乐节目的竞争中。爱奇艺《娱乐猛回头》《浪漫满车》、《以德服人》,优酷的《晓说》和《娱乐真能扯》,腾讯的《爱呀,幸福女人》以及中国国家网络电视台的自办节目,如《网络春晚》等等都在竭尽全力分食收视率的蛋糕。
  
  2013年央视春晚收视率的严重下滑。央视索福瑞CSM45城快速监测数据数据显示,央视春晚在央视一套的收视率为11.362%,低于2012年的17.37%和2011年的18.344%,成为近年来收视率最低的一届。这一现象被学者们解读为以下两个原因:其一、央视多频道分流导致观众整体数量下滑;其二网络收视率明显增长。
  
  但在其背后江苏卫视(3.982%)和辽宁卫视(2.84%)春晚收视率上升,很明显向我们宣告了在目前的电视传播环境下,决定收视率的根本还是在娱乐内容的设计与制作。
  
  2013年的春天,韩国MBC电视台《我是歌手》的中国版开播,为湖南卫视“领SHOW2013”的开篇发力,腾讯是超清直播,引领了一时电视与网络收视的热潮;林志炫尚雯婕一场更是引出了网络热议,歌手们“被”登上搜索排行榜,微博网友发布“我心中的华语乐坛歌手唱功排行榜”,以颠覆性的点评纷纷表态。中国电视上的娱乐节目已然不是一种文化现象,而是一种社会现象。
  
  我们在批判电视娱乐的同时,或许更应批判的是盲目追求将文化产业化,将电视媒体市场化的潮流。2012是中国电视娱乐综艺节目创新的冬天,但2013的春天已然来临。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