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从王菲、大众娱乐到互联网降维,“平面国”生存法则    

  互联网用其便利性和威力建立起了一个平面国,在其中,每个居民都渐渐习惯了平面化、一维化的生活方式乃至思维方式和世界观。一维化的世界里哪有容得下其他的真理,于是,就只有一个真理,而这个真理即是现实,即是存在本身。

  

7-1.jpg

  王菲最近那场演唱会上的表现足够糟糕吗?

  

  或许,比起玛丽亚·凯丽(Mariah Carey)的灾难性表现,女神王菲还能稍稍自我安慰。

  

  把王菲和玛丽亚·凯丽这两个同样出生在1969年的女歌手放一起对比,有趣的地方不是两个人如今都疲态尽显遗人笑柄、讽刺的也不是 Faye 的护卫队员们张牙舞爪恨不得将一切质疑批评者都“打翻在地”,更不是牛姐理直气壮地将过错推诿给主办方故意陷害她。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实际上在 Quora 和知乎这两个网站上。

  

7-2.jpg

  Quora上的讨论(左)和知乎上的讨论(右)

  

  乍见之下,数年之前还被批评为 C2C 模式(Copy to China)领军者像素级复制美国同行的知乎,如今在界面依然可以依稀看出 Quora 的影子,我要说的是——两个网站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对两位歌手“车祸现场”的讨论,只是中国的后来者已经在用户规模和流量上远远地美国的先行者抛在了身后。

  

  我们不妨将这看做是当代世界的一个隐喻。

  

  中国和美国的人民仿佛生活在平行世界一般,一方的行为就像另一方的镜像。在以往,这只不过是集体潜意识的神话,而现在,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这种镜像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深刻地出现。

  

  冰桶挑战跨洋而来(点击钛媒体文章《“冰桶挑战”火与冰,45亿与700万》回顾两年前席卷中国的冰桶挑战),《罪夜之奔》(The Night Of)、《辛普森:美国制造》(O.J.: Made in America) 在我国忽如一夜春风,《真探》(True Detective)和《西部世界》(Westworld)的形而上解读在 Reddit 和百度贴吧里相映成趣。

  

  总统大选的笑话和改图在 Imgur 和微博上互争瑜亮,加州的自由主义者为希拉里的败选哀痛不已,而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在朋友圈中宣布和特朗普的支持者绝交——当然,两国人民对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嘲讽和调侃更是如出一辙。

  

  互联网的魔力似乎真得可以跨越距离上的障碍,尽管在这个时代,横亘在中美两国之间的 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 等网站之间的距离较之太平洋及北冰洋更加隐秘更加无法逾越。

  

  全球化和互联网打破国界与意识形态的束缚,社交网络和移动智能设备又让前者更加深入人心。也就是说,世界正在变成一个平面国。

  

  让我们跳脱出物理上的疆域的限制,来看看其他的一些故事。

  

  在多年前,李云迪和朗朗在互联网上的风评犹如云泥,前者背靠着肖邦奖光环、故意制造的与某位男歌手的情愫成为广大人民群众中的钢琴偶像,而后者则因为其张扬的表演台风而受到绝大多数人的嘲笑。

  

  然而,时至今日,李云迪的数次“车祸现场”、被唱片公司解约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不胫而走,反倒是朗朗乃至朱晓玫、王羽佳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和尊重,成为真正在专业和大众领域都得到认可的钢琴艺术家。

  

  在若干年前,杨幂还备受外界的质疑和嘲讽,“臭脚”这种恶毒攻击性称号流传甚广,然而,随着她在互联网上的自黑和更多作品的问世,不少人已经对她黑转路人路人转粉。

  

  一个对比鲜明的反面案例则是郭敬明。即使对他抄袭、拜金主义和作品本身的质疑和批评早就风行,但是,这些声音之前并没有真正影响到他的商业化成功和目标受众,而今年,《爵迹》的惨败终于第一次让他见识到意识形态的可怕效果。

  

  互联网的力量和价值不仅仅在于建立起了一个平面化的王国,而在于,在这个王国里,物理上的距离缩短了,社会大众心理上的接受-排斥过程亦缩短了。

  

  我们正在见识和经历这样一个时代,造神和祛魅、偶像和牺牲、爱与恶、接受和杯葛,如此这种,在这个时代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而其发生的频率和速度也不断加快。一方面,借助技术无远弗届的强力,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另一方面,历史以前所未有的态势进入一个加速化、快速化的过程之中。

  

  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两股强大力量的作用下,我们的世界和未来会朝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

  

7-3.jpg

7-4.jpg

  豆瓣评选的2016年度读书榜单

  

  让我们来看一个鲜活的例子。

  

  在豆瓣的阅读榜单中,商业经管图书类别中,书名带有“商业”的就有两本,两本是他人的传记,三本站在了“时代”、“心理学”和“主义”的宏大叙述主题之上,有两本书的标签中都有“思维”和“方法论”。

  

  而在科普博物类别中,评价最高的两本读物竟然都是关于“极简”历史和教程的,《万物解释者》的副标题还是“复杂事物的极简说明书”,《生命的跃升》关注的历史维度是“ 40亿年演化史”,《大历史》的内容则是“一段始于138亿年前的历史”。

  

  当互联网这个平面国的距离减小、历史本身加速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就会迎来这样的一个节点,人们开始不再在乎事物的本质,而只想着快速、近距离地了解它。

  

  执此之故,人们当然会倾向于选择宏大叙事的作品以缩短自己和主题之间的思维距离,同样的道理,人们选择“极简”读物和超长维度历史著作的原因只是,在历史快速化的当代,人们已经无法再容忍接受传统的线性历史叙事模式。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这样的倾向和态度有任何问题,我不是在指责现代社会的风气太过浮躁和追求快速消费化。

  

  怎样的时代培养怎样的群众,怎样的群众反哺怎样的时代。互联网用其便利性和威力建立起了一个平面国,在其中,每个居民都渐渐习惯了平面化、一维化的生活方式乃至思维方式和世界观。如果在这样的背景下观察所谓

  

  “罗辑思维”之类的产品的话,我们就丝毫不以之为怪了。

  

  用古训来说,这是“耳学”胜过“眼学”的时代,用当代的时髦话来说,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降维”。

  

  但是,让我们假想这样一种状况,当大家都这样习惯于互联网平面国的状态,习惯于距离缩短、历史加速的局面的话,那么,一种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就是,大家满足于对现象的表象和大维度阐释,对跨界和交叉的追捧渐渐超过对专业和细分的坚持,主动学习逐渐让位于大众传播和被动接受。

  

  在此一维的平面国里,人人都可以沉浸于自以为的大众消费情绪中,一方面以为自己是真理的化身,传播的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方面,普罗大众则对这些高谈阔论和所谓真理信以为真,于是,这个真理海纳百川无所不包,所有的现象及其解释都能借助真理完成。

  

  一维化的世界里哪有容得下其他的真理,于是,就只有一个真理,而这个真理即是现实,即是存在本身,自然而然,一维化的世界又怎么容得下多余的真理掌握者和宣传者,于是,真理到最后只有一人掌握和传播。

  

  在这个普遍真理下,没有多余的阐释、感受和审美的可能性。历史、现实的多样性和复杂性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化约成一个个简单易于识别理解的符号,在这样高度抽象而宏大的表述下,事物、现实和历史的本质逐渐都消退掉了。

  

  即使当你反应过来试图去寻找真相和本质的时候,你会发现,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那已经不重要而且对现实也已经无关紧要。自始至终,人们想要的都不是真理和真相,而是说服自己让自己接受相信的道理,在这个时代,人类的惰性只是被成百上千倍地扩大化了而已——其中既有个体自己的原因,亦有当局和大公司背后有意无意的操纵。

  

  这才是我们这个互联网时代最可怕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你说这是平面国也好,说它是美丽新世界也罢,甚至你也可以当它就是古拉格,事实就是,我们在其中享受、狂欢,而最后,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呢?

  

  或许,在不远的未来,在这个平面国里,最大的真理就是“无知即力量”(IGNORANCE IS STRENGTH)。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